烏雲不能總蔽日

——台灣法輪功學員的香港日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三日】那一天,二零一二年十月二日的紅磡車站站前,真是一場震撼人心的教育。

我是台灣法輪功學員,因為朋友轉告香港法輪功學員被干擾的情況嚴峻,特地排出一個星期到港。

那天早上六點,煉完功,我們一行三個女性法輪功學員來到紅磡車站的法輪功真相展區準備煉功與學法、拿條幅、靜坐。

一開始來到展區,有一名大學生模樣、穿綠色衣服的「青年關愛協會」年輕男子,正在拿攻擊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和法輪功功法的布條,我上前去友善的跟他談了一會兒,跟他說法輪功是好的,請你們不要做這樣的事,還有法輪功學員都是有家有業的,就是為了香港人民,希望大家不要被中共謊言跟仇恨矇蔽,才特地請假的請假、挪時間的挪時間,匆匆來到香港。這個男子一開始只是別過臉去,並沒有說話。

接著我看到另一名有些胖胖的「青年關愛協會」的年輕女孩,張大眼震驚的看著我,她說:「你這麼年輕漂亮,也來這裏?」我拿著「法輪大法好」的橫幅,站到前排,笑笑的跟她說,「我已經三十一歲了,你們說看起來還像二十歲出頭,我也沒有用甚麼保養品,就是因為煉功呀!而且以前我的脾氣非常差。」

接著早上交談過的年輕男子過來了,這次他明顯脾氣很大,大罵法輪功,說這是政治。我沒有動怒,溫和地跟他說,所謂「搞政治」是要政權,法輪大法修煉者不要政權,只是要一個和平的煉功環境,這是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是基本人權。他不說話了。

但和平只持續不到一分鐘,兩人又開始高聲叫罵起來。見對方不理性,我就先離開到旁邊煉功。

一開始煉功,就有五到六個身穿綠色T恤的男女年輕人和約五十多歲的男女來到我面前。其中一名五十多歲瘦瘦的中年女子拿著平板電腦對著我猛拍照,其他人則是在我面前圍成一個半圓,大鬧、哄笑、嘲弄,我平靜的煉功,並沒有理會他們,只是在心底覺得難受,覺得他們為甚麼這麼糊塗呢?今天任何一個民主國家、文明社會,都不會有這種公開的、有組織性的針對特定群體的面對面侮辱與攻擊,他們做這樣的事情,只會辱沒了他們自己的人格。

下午,「青年關愛協會」成員用他們的布條蓋住了金色的「法輪大法是正法」的橫幅,見到金光閃閃的大橫幅被污辱性的字眼蓋住,我的心裏難過極了。再見到路過的人們都在看著仇恨的宣傳布條,我再也坐不住了,就起身向人們介紹法輪大法的美好,講述為甚麼我們來到這裏,希望人們不要仇視大法。令人欣慰的是,人們自有判斷是非的能力,許多路人都了解事實真相,也有香港的立法會議員特地發聲支持法輪功的和平訴求。

在和路人交談的過程中,一名瘦削的中年女性(似名「李雪」(音))拿著平板電腦對著我猛拍,總共可能按了不下百來次的快門,我覺得不妥,想和她說說不要這樣做,就輕拍了一下她的肩,想和她說話,這時她憤怒的高叫了起來:「你幹嘛呢!!幹嘛拍我!!!」我被這種高聲叫罵嚇了一跳,但覺得還是應該告訴她不要這樣做,就仍然耐心的和她說:「是想告訴你不要做這種事,這對你不好。」但對方仍然大罵不停,此時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出來安撫她,並叫我快走。

十月三日,同樣來到紅磡站前。

這一天,情況仍然沒有改善。在煉功時,「關愛協會」的成員來了約十個,他們圍成一圈污衊法輪功創始人,並用下流的語言攻擊我們,尤其對年輕女性進行極下流的言語污辱。

下午,昨天交談過的年輕胖胖女孩帶著六、七人氣勢洶洶地在幾位法輪功學員面前,然後開始用他們的布條把學員整個人蓋起來!我跑到學員旁邊用手機把這一幕照了起來。被蓋住的這位學員也是位三十多歲的年輕女性,她閉著眼睛,堅忍的承受一切。隨後,旁邊的學員趕緊為她拿下了蓋在臉上的仇恨布條。是怎樣的仇恨,讓這些年輕人做出這樣的事情……

傍晚,來來往往的人潮越來越多,注視著發生在車站廣場前的一切。幾位長駐中國的西方人來了,我向他們解釋為甚麼法輪功學員要在這兒,還有「關愛協會」成員的行為。一位西方年輕人跟我談了許久,之後他開始拿起攝影機拍攝整個真相展點的情況。就在這時,另一名怒氣沖沖的五十多歲、體型較胖的女子走了過來,她帶著「關愛協會」的污衊性布條把法輪大法的真相橫幅蓋上,然後怒氣沖沖的邊走邊罵人,這位西方年輕人把這一幕完整收錄下來,臉色凝重的對我說:「我明白了,你們的表現真是截然相反……剛剛那個女人的臉上表情充滿了仇恨。」他最後表示,會把這段錄影放在網上,讓更多人了解真相。

十月八日,我們來到落馬洲,另一個被「關愛協會」襲擊的景點。

朋友給我看了她錄下十月二日「關愛協會」成員在落馬洲攻擊法輪功學員的情況。「關愛協會」的人拿著大布條把法輪功學員團團圍住,更令人吃驚的是,同樣是一名「關愛協會」中年較胖的女性,竟然追著法輪功學員的展板拍打,展板下就是法輪功學員,明顯也被打到了。另一個錄影檔案是稍早前的七月四日,「關愛協會」成員竟然在落馬洲拿出鋸刀,恐嚇在場的法輪功學員和採訪記者,而現場警員卻袖手不作為!

到了落馬洲,一開始跟大陸遊客團體打招呼、話家常,說明法輪功真相。三名身穿綠衣的「關愛協會」女子就上前來到我們身旁,其中的二名女性都戴著大大的墨鏡,並用帽沿把整個頸部都遮起來。當看著她們時,她們都不願與我們對視,馬上轉頭,或眼神飄忽不定;另一名身穿黑衣,貌似「指揮」的男子,我們一看他,他馬上把頭低下,同時把報紙拿高,再看他,他好像無處可躲,索性把頭整個埋進報紙裏去。哎!做虧心事,想逃又逃不了,何苦呢!

來到巴士站前廣場,一團一團的大陸遊客們好奇的望著我們,我很開心,三步併作兩步地走上前和大家介紹法輪大法是甚麼、「天安門自焚案」是造假新聞,還有「三退」的消息。幾個男大學生模樣的年輕人圍著我一直問問題,其中一位還早就知道「自焚案」是假的,看著大陸朋友們越來越明白真相,心裏真是欣慰!

同時,我們也注意幫助導遊傳播注意事項──「請大家把隨身行李放在身邊,大型行李放進車箱……」導遊們笑了,遊客也一臉開懷。

在我們與大陸朋友們聊天時,「關愛協會」的成員「一對一」的盯上了我們,拿著大聲公(大喇叭)放誣蔑法輪大法的話。此時,一位香港女士衝了過來,用粵語大聲對「關愛協會」的人說:「這是香港!你們怎麼做這種事情!」接著又生氣的講了一會兒才離開;同時導遊也說話了,讓「關愛協會」的人不要發出噪音影響旅遊團。這讓我們倍感鼓舞,能明辨是非的人越來越多了!

看著那麼多被中共封鎖消息的可貴的人們,他們臉上想要了解外界真相的那種渴望的表情,我著急,也更意識到我們的責任重大。從台灣來到香港,我深刻體認到迫害再也持續不久了。不久的以後,法輪大法的美好將為人們所讚頌,神州大地上一定會再次洋溢「真、善、忍」溫暖的光輝,佛光將普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