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

——對香港真相點受干擾的一點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香港的法輪大法真相點從今年六月底至今,已經遭到中共在港的邪惡團體攻擊近半年的時間了。我們作為香港大法弟子也在這場正邪之戰中經歷著我們修煉中重大的一個考驗。如何看待邪惡對真相點的干擾,如何維護我們講真相的環境,同修們的認識都有所不同。甚至我們每一個人,在這段期間也經歷了心性和認識不斷的變化。但是,如何做才是一個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我想談一談我個人的一點認識。

當邪惡在我們真相點上鋪天蓋地的把辱罵大法,辱罵師尊的橫幅兩層,三層,一條街,兩條街的懸掛起來,瘋狂的遮擋我們講真相的橫幅和展板時,那時同修們都在難過。大家說,我們決不能承認它,不能讓它們這樣侮辱我們偉大的師尊,不能讓他們這樣散播謊言毒害眾生。但是如何做,同修們的認識各有不同。

有的同修就說,無論邪惡怎麼擋,我們也要把橫幅拉出來,我們不能認可和承認它們的惡行。有的同修就認為,橫幅拉來拉去是爭鬥心,我們不要和他們爭。我們要善,他們擋住我們,我們不理他們,我們就發正念,發真相資料,該做甚麼就做甚麼。

六個月過去了,同修們用我們最大的善念跟那些行惡之徒講真相,讓他們不要再助紂為虐,不要變成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幫兇。但是邪惡之徒不僅不聽勸告,還在這段時間做了數不清的壞事。他們不僅用極盡污穢的言語侮辱師尊和大法弟子,還耍無賴上法庭誣告同修,甚至用印滿了師尊名字的橫幅圍住同修,企圖逼迫同修踩在師尊的名字上走出重圍。最罪大惡極的是,他們還把師尊的法像掛出來,在心臟的位置挖出一個洞,把手從裏面伸過去轉來轉去。他們做的壞事真是罄竹難書。

向內找,對我們大法弟子來說,這場席捲全港的對法的破壞難道就只是考驗我們大法弟子要在邪惡的干擾中不懈的講真相嗎?沒有這邪惡的破壞時,我們這麼多年不也在堅持講真相嗎?這真正的考驗到底是甚麼?

當然,大法修煉中我們每個人都是在自己認識的層次上證實大法。那有同修就說,我們要善,要圓容我們的場。因此在真相點上,開始和邪惡幫兇有說有笑。這些邪惡之徒就開始離間我們的同修,說:「我覺得你最善了,某某(堅持拉橫幅擋住邪惡橫幅的同修)最壞,我們就針對他。」當邪惡針對我們拉橫幅的同修時,其他同修就在一旁看著。更甚者,還同意邪惡的協商,你掛兩面旗,我掛兩面旗,各佔一半。看到這些,我的心真的非常難受。這些同修從看到邪惡橫幅流淚到變得麻木,到和邪惡其樂融融,我們的善難道是沒有原則,沒有威嚴的嗎?師父說:「法是慈悲眾生的,但是威嚴同在。法也是有標準的,對眾生是不變不破的,是不能夠被隨便的左右的。」[1]對毒害世人的邪惡,我們就是堅決的否認,鏟除邪惡,窒息邪惡,甚麼時候開始要圓容邪惡,配合邪惡?

隨著願意支持我們的市民和團體慢慢增多,有做媒體的同修帶回一些常人和團體的反饋,建議我們扮成弱者,減少橫幅和展板,常人一看我們被欺負成這樣,人的心理自然就會站在弱者一方。還有團體建議我們暫時避一下,等他們搞定了邪惡那方,我們再掛出我們的橫幅。在這裏我想交流一下我對掛橫幅和這些建議的認識。

我們大法弟子雖然被中共迫害,但是我們不是弱者,我們也不用把自己扮成弱者。我們憑著堅不可摧的正念走過了這殘酷的十三年迫害的歲月。多少世人是看到我們對真理的堅持,看到我們在受迫害中還在救度眾生,從我們手中接過了真相的傳單,認清了邪黨的謊言從而被救度。我們作為一個大法修煉弟子,我們不採取常人的圓滑手段,利用常人的甚麼心理,我們就是坦坦蕩蕩,正念正行。

師父在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回答弟子提問時告訴我們:「證實法、講真相是大法弟子做的,不是常人做的,他沒有那威德,再大的公司也不行。」[2]在最近的經文中師父又再次的告訴弟子們:「正法的原則不會因為人的形勢而改變。修煉與救人是大法弟子的偉大使命。」[3] 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常人和社會團體來支持我們,那當然好,越多越好。但是我們要分清,這是他們在被救度。他們能夠採取任何幫助我們的行為,那是他們明白真相後的善念善行。但是整個正法的形勢是把握在我們大法弟子的手上。如果我們像他們說的,我們自己拿掉自己的展板,撤掉我們的橫幅,甚至我們乾脆避開了,那時根本不需要正義市民和團體來幫我們做甚麼,邪惡自己就會把他們的東西都收了,因為它們已經達到了讓法輪功消失的目地。等我們再出來,邪惡還是一樣會再來干擾。

在真相點上,邪惡放著高音喇叭散布謊言,同修們拿著傳單一個一個的給遊客,給行人講真相,勸三退,真的了不起。但是對那些堅持要用我們的真相橫幅擋住邪惡橫幅的同修,很多同修就不理解,認為他們是爭鬥心。有同意了邪惡提議各自一半掛橫幅的同修就說:「你擋來擋去,到底能出來幾條橫幅呢?我們現在最起碼可以保證有兩條橫幅掛出來。」看到這些我就在想,師父要的到底是甚麼?我們作為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到底甚麼才是我們的正念正行?

邪惡的橫幅之所以要擋住我們的真相橫幅,不就是為了要阻擋世人得救嗎。邪惡之徒都說,「你們去派報紙,去練功啊。掛『天滅中共』就不行。」為甚麼不行?中共迫害法輪功,天理不容,天要滅它,世人看到都會趕快退出它保平安。都會來了解法輪功的真相。這就是中共最怕的。我們的同修把我們的真相橫幅拿出來,不讓邪惡的橫幅向世人散毒,這怎麼會是爭鬥之心呢?他們人多勢眾,我們同修把橫幅拿出來,他們就再擋住,我們就再拿出來。其實最後放棄的都是邪惡。惡徒有時用邪惡橫幅把同修包在裏面,同修就大聲對走過的遊客說,「請大家來了解一下他們極力想要掩蓋的真相是甚麼。」很多人本來拒絕接報紙的會接過真相報紙,還有人會繞過邪惡的橫幅來看我們的橫幅。世人看到了我們對邪惡的抵制,他們對同修堅持要把邪惡遮擋的真相橫幅拿出來,都非常欽佩。他們都對我們說,請你們一定要堅持到底。

在這個過程中哪怕同一時間我們只有一條橫幅能夠被掛出來,但是我們是徹底否定邪惡的。如果跟邪惡協商,哪怕它們只掛出一條邪惡橫幅,但那就是我們大法弟子承認的,那就是我們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恥辱。

師父說:「這個神呢,他不會像人一樣。比如說有的學員被抓進去了,在嚴刑拷打中承受不了,就寫了悔過書。可是呢,他心裏想:我這都是騙他們的,出來之後我還煉,我還出去正法,還上天安門。可是這是不行的。因為這種觀念在人這兒也都是敗壞了以後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會這樣,他沒有這樣的思想,他認準的路一定會走下去。」[4]

同修們,我們助師正法的路不是已經認準了嗎?那就讓我們堅定的走下去,帶著大法弟子的榮耀走下去。我們不在法中為自己的顧慮心,懶惰心,怕心等各種執著找師父的法來掩蓋。師父說:「神的路不再遠了。」[3]讓我們堂堂正正走好我們最後的路。

個人修煉體會與同修交流,不當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3]李洪志師父經文:《保持清醒》
[4]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