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對香港同修的感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我是一個新弟子。在最近同修交流文章中了解到香港同修半年來被邪惡干擾的事,很難過,因為我的得法和香港同修的講真相是分不開的。我想把我得法的經過和香港的同修交流一下,也表達我對香港同修的感激。

第一次去香港的時候就看到法輪大法的真相點,當時我還是一個被邪惡欺騙的常人,很震驚,雖然沒有接觸到真相,但至少了解了法輪功在中國大陸以外是自由的。接下去的幾年,每次去香港都能看到大法的真相點,思想中逐漸對法輪功不排斥了。有一次看到大幅的真相海報上寫著「一億人三退(黨,團,隊)」,當時心裏產生了一個念頭:這麼多人是怎麼退的?又過了一年,在真相海報上看到一句「愛國不等於愛黨」,當時心裏深深贊同這句話,可不就是這樣麼!就是這一念的產生,在師父的安排下,我才能夠在八個月後得法。從第一次在香港看到大法真相點,到得法,前後一共三年時間,去香港八次。我無法想像在這三年中師父為我做了多少安排,才讓我這個在地獄中掙扎的人終於得到救度。如果沒有香港的大法弟子常年堅持在大街上掛橫幅和海報,派發真相報紙,師父安排我得法可能會更困難。感謝師父的救度,感謝香港的同修們!

因為我自身的因素和周圍環境的因素,至今都是一個人獨自修,偶爾可以和一位同修在郵件中交流體會,直接面對面接觸過的大法弟子就只有香港的幾位同修。在我的心中,香港同修的形像就是大法弟子的形像。他們的一言一行都對我這個剛得法的學員產生非常大的影響。有一次我幫助一位香港同修派發真相報紙,她派發報紙的時候,那些常人都繞開她走,她就探身把手伸的很遠去遞報紙給他們。有的同修一隻手拿著中文版的真相報紙,另一隻手拿著英文版的真相報紙,只要有人拿走,他們就彎腰去拿一份新的繼續發,如果外國人要拿中文版的真相報紙,他們是不給的,這些報紙都是用來救命的,也是大法的寶貴資源。在香港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他們看上去都是很普通的人,可是那種慈悲祥和的場與周圍的常人是不同的,這是我作為一個新弟子感受到的。

香港的同修不但對我這樣的新弟子來說代表了大法弟子的形像,對常人也代表了法輪功的形像。其實在派發報紙的時候,我觀察到的是:大約每四十個左右的人中有二十人會伸手接過報紙,這二十個人中大概有一到兩個人是很認真的接過報紙讀的。而那些繞開走的人,當同修探身去遞報紙時,大部份都會伸手接過去。對許多大陸的常人來說,香港是一個所謂物質天堂,香港社會中的任何一樣事物對他們來說接受起來都不那麼困難,有的甚至想多多了解,所以給他們報紙時他們會認真的閱讀。當我還未得法時,第一次去香港的時候是很興奮的,儘管那時不明白真相,但回來還是和身邊的人說:「香港真是一個開放的社會環境,我看到了很多人宣傳法輪功。」在無知的情況下,一個常人就把法輪功在大陸以外的情況帶回去了,至少說明除了大陸,法輪功在其他地區都是被允許的,連在中國特別行政區都是允許的。

香港同修的講真相對於大陸的眾生真的是非常重要!除了救度眾生外,師父還會安排像我這樣的有緣人不斷看到真相點,讓有緣人得法。如果香港的同修在派發報紙的過程中能更積極一些,救人的效果會不會更好一些呢?曾經當我看到「一億人三退(黨,團,隊)」產生疑問時,如果當時有一個大法弟子走過來問我:「請問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嗎?」我很可能就回答:「我想知道。」那麼也許我就順利三退了。當我看到「愛國不等於愛黨」這句話產生贊同的想法時,如果有大法弟子過來告訴我:「你知道嗎,在香港法輪功是自由的,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都是被允許的,只有在中國大陸被迫害,這是一個多麼反常的現象!」也許我就會提出一些疑問,最後我就了解了法輪功,說不定提早得法。眾生明白的一面急切的盼望著大法弟子的救度。

我悟到:就是因為香港地區的講真相對於大陸的眾生來講是那麼重要,所以邪惡才會想方設法的干擾。香港同修們更應該像一個整體一樣,不讓邪惡鑽空子。可是我曾經看到有的香港同修講話時有高人一等的態度,甚至有命令式的語氣對待別的同修。學法深入以後才知道,這是師父讓同修暴露出人心,從而修去。可是邪惡就是鑽這些有漏的地方從而干擾同修講真相救人。

香港同修們,作為一個曾經和現在受益於你們的同修,我感激你們!是你們這樣每年、每天風雨無阻的堅持講真相,為師父安排像我這樣的有緣人得法提供了方便。一幅幅真相海報,消除了一個被邪惡欺騙的人思想中對大法的誤解,進而得法。你們所做的事情產生的效果,真的比我們能夠想像到的要大的多啊!

謝謝你們!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