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在香港瘋狂破壞大法眼看就一年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三日】邪惡在香港瘋狂破壞大法眼看就一年了,以前看到這樣的報導心裏義憤,但自己沒有比明慧網上學員交流文章更多的認識,僅此而已。近期明慧網上一些學員文章促使我思考一些問題。

修煉中重讀明慧編輯部《杜絕盜法破壞法行為》,認真思考自己從修煉開始到現在如何認識盜法的?如何對待自己在法中認識到的、得到的等等許多問題,對照師父、大法的要求看到自己在內心很深很深的地方並沒有擺正自己與師父、大法的關係,沒有用一個作為徒弟的感恩、恭敬、珍惜敬師的心,嚴肅、恭敬對待自己修煉時從法中認識的、得到的,思想中、言行上更沒有在這方面長期嚴肅的修煉自己。

過去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堅定、堅信、尊師敬法的,在魔難中不動搖,學法時很用心,對外在物化的涉及到師父、大法的內容事物等等很重視,師父要求的「三件事」自認也用心、努力去做了,自我要求還挺嚴格的,只去明慧網和動態網上幾個主要的學員辦的網站,從不傳播明慧網以外的東西,偶然中看到奇人甲連載的文章,覺的其認識很有限,再後來沒碰到就拉倒了,所以我從不認為自己存在心擺不正的問題,所以當初看明慧編輯部《杜絕盜法破壞法行為》時,我表面上說對,想了一下自己,結論是自己沒問題、說的不是我,不了了之。但是對於奇人甲的盜法行為我卻認識不到,更沒有認真重視自己為甚麼認識不到?

現在我清楚看到:過去即使引用大法時說明了是師父的話,但感覺上是很麻煩、囉嗦,根本沒有為徒應有的感恩、恭敬、珍惜敬師之心。表面做的再漂亮,對師父講給我們的大法法理的態度不才是本質嗎?自己到底心擺的正不正不就清楚擺在眼前嗎?自己執「我」理智不清看不明,宇宙中神佛看的見,舊宇宙不好的生命也看的見。尤其我不是新學員,而是修煉十多年自認為挺不錯的老學員,卻長期根本沒有認真想想自己過去的這一切,習慣的延續著。

還有,修煉時間長了,認識多了,經歷多了,真是好像膽氣壯了,學法時,專揀師父講的正確的狀態往自己身上聯繫,說起話來理直氣壯的「我們大法弟子如何如何,作為大法弟子如何如何」。當然,做一個心很正的大法弟子那是很自豪。但自己是經歷多了、認識多了、膽氣壯了就自然的「自認、自封」我就是大法弟子。現在體會,想要做一個大法弟子不錯,但作為學員只有不斷的用大法來衡量自己、要求自己去達到大法在不同層次對自己的要求標準。

還有在多年的修煉中,魔難中靠著對師父、大法的正信堅定走過來,其中有很多很「自豪」的,平常環境中再想起來就是回味欣賞「我當時如何如何」,想不起師父、大法;遇到對大法不公,自己常常是氣憤爭執的常人狀態,等等等等。客觀說有些問題平時並非完全沒有意識到,只是怎麼修感覺只是成度不同而已,根本上沒有突破。現在我知道自己心都沒擺正,根本上「心」的問題沒解決怎麼修都不可能有根本上突破。

師父講法中把這些問題講的多清楚,如果我珍惜了師父、大法,真修自己了,如果當時我嚴肅對待了明慧編輯部嚴肅提出的讓所有看到的學員認真思考的一系列問題和整篇文章,真正去看自己的心正不正,應該不會拖到今天才明白。

所以我覺的無論是奇人甲,還是邪惡在香港的瘋狂,邪惡網站,或者是假經文,等等等等,都不是孤立的,只對那一件事去談解決那件事是不夠的,我覺的這些破壞法的事情的根源都是學員擺不正自己和大法和師父的關係,「標新立異、證實自己、好奇獵奇、歡喜心、顯示心等等,這些人心總是不去,宇宙中不好的生命就會利用來干擾、滋事,干擾師父正法救人,心擺不正到時候被毀壞的往往不僅僅是自己。 」[1]

我深深體會到,我們學大法的人都該把心擺正,把師尊講法都非常明確、清楚的記在心裏,時時對照大法認真看自己心性,同時可參考明慧編輯部《杜絕盜法破壞法行為》提出的問題,真正的想想自己,用大法從根本上歸正自己,這可能也是從根本上徹底清除包括香港的邪惡、邪惡網站、等等改頭換面、不同形式表現的邪惡破壞法,需要我們所有學員每一個人去重視、做到的。

自己在大法修煉中的有限認識,大法有更大的內涵,深感自己心性、境界有限。我會把心擺正不斷學法,在大法中修煉自己,同時敬請同修指出不當之處。

註﹕
[1]《杜絕盜法破壞法行為》 明慧編輯部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一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