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迫害法輪功者都是腐敗之徒說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七日】

甚麼是腐敗?

現在一提起中共,大家都說它腐敗;一提起腐敗,大家就會自然而然想到了中共。也就是說:在中國,腐敗就是中共的同義詞了。就連那些中共官員也動不動是這樣調侃的:咱們今天腐敗一下……

那麼甚麼是腐敗呢?《說文》中是這麼說的:腐,爛也。……敗,毀也。這樣說來,這個腐敗就是說已經壞透了,壞的不能再壞了;而且這個壞東西還會感染、敗壞和毀掉其它的好的東西,所以只有扔進歷史的垃圾堆了。於是我們說:腐敗就是不能要了,不管你花多大代價,壞果子能變成好果子嗎?

腐敗愈烈其滅亡愈速,如同乾柴在大風之中燃燒一樣無可挽救了。

迫害法輪功者大多是腐敗之徒

中共已是病入膏肓,這是舉世皆知的事情。而迫害法輪功者,都是腐敗之徒。

舉個例子,江澤民出生於漢奸之家卻做了一國之首;他不學無術,醜行種種,廣為人知,道德極為低下、心胸狹窄、腐敗治國,帶頭貪污、淫亂,草菅人命,卻一直是高高在上逍遙法外。

光說近年的。香港《動向》雜誌曾經披露,江澤民賣官的起步價是三千萬元人民幣。在江統治期間中共官場買官賣官是公然進行的,而且時至今日仍然愈演愈烈。二零零三年五月,海外電子雜誌《大參考》(總第1918期)上報導,江澤民在瑞士銀行有三億五千萬美金的秘密賬號;在印度尼西亞的峇裏島有一棟豪宅。(據悉此豪宅乃中共前外長唐家璇花一千萬美元購買後賄賂給江澤民的。)

香港《開放》雜誌又披露,國際結算銀行二零零二年十二月發現一筆二十多億美金的巨額中國外流資金無人認領。之後中國銀行香港總裁劉金寶在二零零五年因貪污罪被判死緩,他在獄中爆料,這筆錢是江澤民在中共十六大前夕,為自己準備後路而轉移出去的。

二零零七年十月,海外的一個新聞網站披露中共金融史上第一大醜聞──招沽權證案的黑幕。涉案金額高達一萬二千億元人民幣,涉案人員有:江澤民、賈慶林、黃菊、江綿恆(江的長子)、吳志明(江的外甥)等人。該案致使約五十多萬中國大陸股民傾家蕩產、血本無歸,直接損失二百二十八億元人民幣,間接損失五百多億元人民幣。

人們還會驚奇的發現:各地巨貪們都是積極迫害法輪功的積極分子。比如如上所述的江、賈、黃、薄、谷及「四大惡人」(江澤民,羅幹,劉京和周永康)之一的前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的周永康,就是中國石油系統的一個巨貪。其子周斌也因而攫取了二百億人民幣的個人財富。

重慶事件後,被捕的重慶南岸區區委書記夏德良供認,為了升任副市長,他給谷開來送了三千萬人民幣。初步調查顯示:在薄熙來被抓捕之前的兩年時間裏,薄谷二人收取賄賂達十億人民幣。日本《朝日新聞》曾報導,中共當局調查結果確認,薄谷夫婦向海外轉移的非法收入達六十億美元。

1999年8月10日至15日,江澤民借開會之機到了遼寧,他對薄熙來說:「你對待法輪功應表現強硬,才能有上升的資本。」投之以桃報之以李,於是,薄熙來馬上加大力度迫害大連的法輪功學員,江澤民的批示撥款,薄熙來擴建了很多監獄,全國各地無處遣送的法輪功學員都被運到了大連,包括後來薄熙來就任省長的遼寧省。

薄熙來為迫害法輪功而絞盡了腦汁,出了不少的陰招損招,比如為了阻止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下令在火車、汽車站入口處的地上,貼上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大幅照片,上車、下車的人都必須踩在照片的頭上才能通過,凡是不願踩的,就作為法輪功學員,當場抓捕。

薄熙來下令遼寧所有勞教所、監獄,「集中全部力量轉化法輪功」。在迫害法輪功的血雨腥風之中薄熙來的官運亨通扶搖直上。從1999年起到2002年短短三年薄熙來就爬上了遼寧省省長的位子。期間薄熙來在新建、擴建了瀋陽馬三家勞教所、龍山教養院、沈新勞教所等,於是遼寧省就成了迫害法輪功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最嚴重的災區。

沒有底線的邪惡

中共幾十年如一日的宣傳它掌權以前的社會是人吃人的舊社會,可是卻一直掩蓋著1959──1961年間真正人吃人的事實,掩蓋著諸如夾邊溝等地被關押的右派分子們吃掉自己伙伴的大量事實,掩蓋薄熙來等人的盜屍案,更是極力掩蓋著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邪惡至極的驚天罪行。

其實早在1962年中共中央軍委就命令,省級政府有權在所轄軍區的監管下,設立重刑犯的資源再回收機構,這政策一直沿襲至今。1984年補充規定,重刑犯的器官可以被移植。1992年後,死屍甚至活人都可以成為「生產原料」。這一切都在證明,中共一直以來就是一個吃人的惡魔。時至今日「中共中央已同意將法輪功學員作為『階級敵人』,法輪功學員不再被當作人類而是被當作生產原料,成為商品。」(引自2006年3月30日,來自軍醫系統的證人的指證。)

比如,1999年薄熙來在大連擔任市長和市委書記時,還批准發明生物塑化技術的德國人馮•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在大連建立了名為生物塑化廠實為屍體標本工廠。(佔地近三萬平方米。)哈根斯曾得意地向中外記者宣稱:之所以選在大連建這樣的工廠,理由非常簡單:政府支持、政策優惠、優秀的勞動力、低廉的工資以及充足的屍體來源(「屍體來源」之「充足」意味著甚麼?)

《新京報》的報導稱,哈根斯的網店於2010年11月開張。在這裏,一具完整的人體標本賣到了69615歐元(約合人民幣70 萬元),人體軀幹標價為5.8 萬歐元(約合人民幣58萬元)起,腦部約2.3 萬歐元(約合人民幣23 萬元)……

該「工廠」還出品各種姿勢的千奇百怪的「產品」,比如有一位年輕的母親和腹中胎兒的屍體標本。這樣的「人體世界」(Body Worlds)展在世界各大城市巡迴,到2004年,累計觀眾逾一千四百萬人次。

人們不禁要問:這麼多的屍體,而且是完整的屍體都是從何而來的呢?

迫於國際社會的壓力,參與展覽的BODIES……The Exhibition(身體展覽)美國第一展覽公司(Premier Exhibitions)在其網站上發表了「免責聲明」說:「……本展覽展出的完整屍體以及人體各部位、器官、胎兒和胚胎來自於中國公民或居民的屍體。」

2012 年8月,薄熙來的另一個盜屍案合夥人隋鴻錦在接受《南方都市報》記者採訪時也承認說「目前我們的人體塑化標本沒有一具來自捐獻」(《南方都市報》2012年8月22日)。那麼屍體從何而來?美國第一展覽公司網站上的「免責聲明」上說:「本展覽展出的中國公民或居民的遺骸來自中國警方。」

還有震驚中外的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驚天大案則更是發聾振聵匪夷所思。

我遇到過許多這樣的朋友,他們根本不相信還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這太殘忍了太超出我們人的想像了。但是朋友們又無從解釋我們本地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失蹤多年渺無音訊的事實。

中共到底幹沒幹這樣的「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罪惡」呢?

2006 年3月8日,《大紀元時報》報導了對證人之一皮特(PETER)的採訪,指稱蘇家屯有一秘密集中營,關押有6000多名法輪功成員,他們遭到殺害,眼角膜、內臟器官包括骨髓被用作活體摘取後出售,就連他們的頭髮也被做成假頭套,皮膚、脂肪等被買賣。

皮特說,「這是一個龐大的多集團、多單位的共同參與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惡行,它這裏面有勞教所的管教,有做手術的主刀醫生,有護士、政府衛生系統,有公安部系統的官員,甚至有北京中央一級的官員、販賣黑市器官的中間商、海外幫助招攬病人的中間商,完全是一個我們無法想像的超級犯罪。」

2006年3月17日,《大紀元時報》報導,證人安妮(ANNI)出面指證,此秘密集中營就設在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的「地下醫療設施」裏。她的前夫就是蘇家屯集中營活體器官摘除的主刀醫生之一。他是腦外科醫生,主要從事眼角膜摘取。他們是在法輪功學員仍活著情況下摘取器官的,他們逃離醫院時,6000名被關押者只剩2000名。

2006年3月30日,來自軍醫系統的證人還指證:蘇家屯醫院僅是全國36個類似集中營的一部份,目前全國最大的關押法輪功的地區主要是黑龍江、吉林和遼寧,僅在吉林九台地區的中國第五大法輪功集中關押地就有超過1.4萬人;最大的法輪功關押地代號672-S,關押人數超過12萬;蘇家屯地區醫院地下集中營在2005年初的確曾關押超過1萬多人……」

2006 年4月14 日,一位在濟南醫療系統工作長達20多年、因對罪惡保持沉默而良心備受煎熬的知情人投書海外媒體,披露了其所知道的事實:位於濟南市的山東省千佛山醫院、山東省警官總醫院、山東省監獄、山東省女子監獄(對外高掛「山東省興業發展有限公司」的牌子)及更多的監獄、勞教所共同勾結,形成了從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活體器官庫的建立維持、器官移植市場及中介,到活體器官摘除、移植、實驗及利益分贓等環節的完整的「一條龍殺人產業」。這兩家醫院都直接得到中央一級的明確指示,由院方全力組織直接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活體器官移植採用了「流水」作業。山東省警官總醫院分為內外兩個院,外院向社會開放,一般人和警察可以看病。內院設在兩道鐵門之後,實質上是一所監獄,內院的規章制度按照監獄執行,只是多了大量的醫生和醫療設備,器官摘取多在這裏進行,這裏是殘害法輪功群眾的人間地獄中共的樂園。

中共之邪惡、之藐視生命、之貪婪、之沒有道德底線、之惡毒之至表現得是那麼的淋漓盡致。數盡古今之所有絕對沒有第二個這樣的政府、這樣的政黨、這樣的當權者、這樣的公安機關行如此非人類所為之事,哪怕他是殷紂王、是秦始皇、是希特勒都沒有能敗壞到這個程度上來。

相信共產黨的存在不僅是空前的也是絕後的──將來的人類再也不允許這樣的極端怪胎出現的。

覆巢之下

有句古語說:「覆巢之下復有完卵乎?」誰都知道:在共產黨的天下裏,你不貪,你就沒有官;你當官不貪,你就馬上下課。因為中共這個社會是一個十惡俱全的官本位社會──你沒官你就沒有權,沒權你就沒錢,你沒官沒錢哪有社會地位呢?誰願意永遠生活在隨時都會被「維穩」掉的社會底層呢?君不聞「人的心都是朝上的」民間俗語嗎?那麼你想當官?拿錢來,沒錢就沒門,而且錢少了也靠邊站。那麼錢從何來?你不昧良心、不騙不搶不貪、不違法亂紀錢能從天上掉下來嗎?在中共這裏通過正常的渠道你能掙到多少錢呢?能維持生活就不錯了。試問:以你正常的收入如何能填得滿這樣的無底欲壑?以你正常的心態怎麼能夠使那些大大小小的江澤民薄熙來們滿意呢?所以中共的社會要想撈大錢非假貨假藥偽劣產品不可。正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逼良為娼,挾善從惡者是也。這樣的社會能好嗎?能有公平可言嗎?能容得下好人嗎?

大家都明白:在中共這裏,一個當官的人,由民到官,或者由小官到大官,都是非銅不化非錢莫屬的。同時你還要付出你的人格尊嚴靈魂道德方可升官發財。你越來越壞你才能平步青雲才能財源滾滾。所以貪污腐敗就自然而然無所不在而且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我們中華民族是一個擁有悠久歷史與優秀傳統的民族,是勤勞智慧之國禮儀之邦。不是人人都想貪污、人人都要腐敗的。我們的民族不乏憂國憂民之士,不乏高瞻遠矚真知灼見之人,但這正是中共這個邪教體系所絕對不能容的。不是嗎?「反右派運動」打倒的都是誰?「六四」屠城殺害的都是誰?迫害法輪功迫害的都是甚麼人呢?

在中共體制之內的官員們:中共要迫害百姓的時候你就得衝鋒在前,中共要欺騙輿論收買人心的時候搞不好還要你的項上人頭來替罪了。遠的不說,光說最近的:二零一三年一月九日,山西省公安廳副廳長被免職;一月十五日,原湖北省委常委兼政法委書記、公安廳長吳永文被中紀委調查;一月十六日,汕尾市政法委書記陳增新被雙開,並移送司法機關立案調查……這些世界上最可憐的人們,所謂的既得利益者,享受共產黨所給予的種種特權者,你們應當清楚:沒有免費的午餐,也沒有不散的宴席。說不定你會被告發被「雙規」成了腐敗的替罪羊,說不定你因為中共社會難以解開的死結而與他人結怨被報復橫屍街頭而無人過問,說不定你碰上了防不勝防的甚麼視頻甚麼敲詐甚麼恐嚇之類的麻煩事給弄的焦頭爛額無臉見人,說不定你緊跟中共幹下了傷天害理的壞事而遭了惡報貽害子孫。卸磨殺驢、兔死狗烹、請君入甕的故事不知上演過多少次了,甚麼和諧社會、依靠組織、革命友誼、階級友愛本來就是騙局。劉少奇和毛澤東不是幾十年的老戰友老同志嗎?相信在歷次政治運動中被打倒過的中共幹部們對此也是心知肚明終生難忘的。

而這一切恰恰都是黨的需要。毛澤東有言在先:「共產黨的哲學就是鬥爭的哲學。」黨整人是「每隔七八年再來一次」的。何況你在入黨團隊的時候,早已一再發出毒誓要為共產黨貢獻生命的。黨是讓你貪污了,甚至讓你欠下了命債也可以逍遙法外的,但是當黨需要你的時候,你就應該心甘情願的拿命來。黨殺害了你的父母你寧肯相信是父母有罪而黨永遠是正確的,當黨挑動群眾鬥群眾,「戶戶鬥爭,村村流血」(陶鑄語)的時候,你就得你死我活的「階級鬥爭」……這是追隨中共之必然。而中共永遠是高高在上的欣賞者、是領導者。黨害死了你不要緊,黨會給你平反的;黨冤枉了你不要緊,黨會撥亂反正的;而黨永遠是「偉光正」的。這就是中共的謊言。

在對法輪功的無端迫害中,中共把挑動仇恨挑動鬥爭的把戲運用到了爐火純青的程度:中共利用了最先進的欺騙工具,顛覆了所有的正常觀念,編造了無數的欺世謊言(以「天安門自焚」為最。),用盡了所有的卑鄙伎倆,動員了所有的力量和資源,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韙挑動中國人鬥中國人,中國人害中國人,甚至活摘同胞的器官賣錢。好端端的中國被中共禍害成你死我活、獸性橫流的人間地獄。致使公安與民眾對立,官與民之間、上下級之間、鄰里之間、親人之間、朋友之間、同事同學同行之間隔閡種種對立尖銳。這時中國的司法不是國家的執法機構而是江澤民私人的蓋世太保,他們的職責就是為江澤民迫害善良而鳴鑼開道、維持秩序、幫腔助陣的。比如在四川省五馬坪監獄的「政治學習」課上有如此經典的訓詞:「不管甚麼原因,你們既然到了監獄,共產黨的法律告訴我們,對你們是絕對管理、任意處理,甚麼講人權啊,到西方國家去講,你們只能絕對無條件的服從,你們只不過是一群雞、一群豬、一群羊,是可以隨意宰割的,這就是你們的身份,這是你們思想改造、勞動改造的基礎……」二零一二年八月三十一日,正義律師王全璋到黑龍江東寧縣看守所為法輪功學員苗福處理上訴事宜,誰知東寧縣法院法官王傳發竟衝上來扇王全璋律師的耳光,還公然的宣稱自己就是「土匪」、「就是不知道怎麼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而且還辱罵律師是「狗」,叫囂「就是讓你見不到苗福」,甚至無所顧忌地承認:「苗福的上訴狀讓我給撕了!」還坦然告知王全璋律師:被他誣陷的八名法輪功學員都是臨沂人,我王傳發法官的老鄉。「我是流氓我怕誰」不是嗎?

於是,中共領導下的中國經濟不是解決國計民生而是在揮金如土的迫害民眾的「物質基礎」,於是中共的教育不是為了提高國民素質培養人才而是從小學就開始強行灌輸進化論、無神論、「天安門自焚」之類欺世大謊的「教育產業」,全中國的所有官員都要表示甚至直接參與對法輪功的批判誣蔑和迫害才是合格的共產黨員。於是中共多少年來一直鼓動:造假、告密、恐嚇、出賣、造謠、誣蔑、撒謊、欺騙、利誘、脅迫、跟蹤、製造仇恨、挑動鬥爭、甚至敲詐、搶劫、強姦、酷刑、殺人害命……

禽獸之變詐為人類所不齒,於是在當今世界出現了這樣的奇觀:所有的國家和地區,只有共產黨一家在迫害法輪功;於是截至目前,各國政府對法輪大法的褒獎和支持議案超過了3000項……這一切還不足以發人深思催人猛醒嗎?

於是,在中國,不管你是中共官員還是平民百姓,只要追隨中共,你就是在追隨災難奔向危險;不管你是迫害他人者還是被迫害者,只要你還在相信中共你就是相信了惡魔,你就沒有了未來。文革剛剛結束北京市公安局局長的劉傳新就立刻自殺?為甚麼?最近廣州公安局副局長祁曉林為甚麼要上吊?甘肅武威市涼州區法院副院長張萬雄為甚麼要跳樓?究其萬惡之源就是中共這個邪教。慶父不死魯難未已啊。

朋友,您退了嗎?

在共產黨這裏,沒有道義沒有標準,只有殺害;無論親仇無論敵友無論過去還是現在,共產黨的目標明確:「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共產黨宣言》)直截了當地說,共產黨來到世間就是來殺人害命來的。

古人云:良禽擇木而棲,良臣擇主而事。古人又云: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所以,我們有十萬條理由退出中共組織,並且幫助更多的人逃離中共狼窩。

因為,大江東去,百川歸海;佛法無邊,普度眾生。讓我們所有的同胞都退出中共、告別腐敗、告別那無邊的巨難吧。

因此,請允許我向所有看到此文的朋友們說出我發自內心的真誠的問候:朋友,您退了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