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與命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七日】學過生物學知識的都知道,人的遺傳DNA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人的性狀,並影響著人的將來身體健康狀況。

我不會算卦,但想從算卦的角度,探討一下,人身上所攜帶的信息如何影響甚至改變自己的命運。

從中國歷史人物故事中知道,中國算命的老祖宗大概是諸葛亮,留下了《馬前課》。最知名的還是唐代袁天罡、李淳風,給襁褓裏的武則天相過面。這師徒倆後來留下了傳世之作《推背圖》。五代末宋初的陳摶,看到挑在擔子裏的趙匡胤兄弟倆,說這兩人是將來的天子。陳摶隔了好幾代的一個弟子叫邵雍,一生不做官,與司馬光等人交好,當時看相算卦聞名於世,士大夫登門拜訪絡繹不絕。他預言北宋以何種方式滅亡都很準確。人們常說的「一日之際在於晨,一年之際在於春,一生之際在於勤」即出自邵雍。他留下了《梅花詩》,裏面對八十年代末的事及後來的大事都作了精準的預言。

明代助朱元璋得天下、功比張良的劉基(劉伯溫),留下了《燒餅歌》、《金陵塔碑文》。以上預言對後世影響很大。因為他們對各朝代興衰的預言比較一致,對現在時代的預言也相當一致。以上這幾個人物,給人算命是看人之相,給朝代算命則是看天象,當然也不止於此吧。

現在算命的人也很多,不過其中混飯的居多;也有一些人有時算得準、有時算不準。當然還有個別人能算得很準,這個比較少了,一般人很難碰到。

給人看相算命有三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看手相、掌紋,生命線,健康線,婚姻線之類的。第二個層次是看面相以及生辰八字的。第三個層次,水平就很高了,是看骨相。

手相、面相雖然一般也是穩定的,但除去年齡增長自然衰老的因素,還是會發生一些變化,舉個例子,有的人兩人結婚後,長相會變得有點相像,所謂的夫妻相,這就是面相發生了輕微的變化。曾國藩還說過,多讀聖賢書,人的面相也會變好。還有許多善惡有報的歷史故事講,多行善事,或多行惡事,都能使自己的面相變化,進而命運發生大變化。

但骨相成年之後,很難變化,用人的肉眼也很難看出骨相的全貌來,醫院能拍片子,但能拍片子的醫生不會看骨相。所以能看骨相的人,就是有本事的比較少的人了。

囉嗦了一堆,其實無論是手相、面相、生辰八字,還是骨相,說白了,不都是人自身所帶的信息嗎?打卦、抽籤、解字等等也都是對與人相關的信息進行解讀,解讀準確與否則是水平問題。人身所帶微觀層面的信息是DNA,顯像層面的信息大概就是手相、面相、骨相的東西吧。

所以無論從現代科學上,還是從中國古代預言和故事,都表明,一個人自身所帶的信息會影響自己的未來命運。我們還知道,人的悲傷或快樂的過去,淒慘或幸福的童年或甚麼經歷,也將影響他的性格和將來。其實人做甚麼事情,不論是好事還是壞事,都會給自己留下一個信息,進而影響到自己的將來。

不管我們是知天命順其自然也好,還是過正常的平淡生活也好,還是努力進取於事業利益也好,我們都希望自己和家人的工作與生活、身體狀況好一些,碰到甚麼溝溝坎坎,都希望自己或家人朋友能順利渡過。這是天經地義的,人都希望得到幸福或平安,躲避麻煩和災難。

那麼,我們就得在生活工作的同時,保持身心和諧,樂觀開朗,善良待人處事。如果你能從小到大、到老,能天天保持這樣的狀態,那麼你身上所帶的手相面相信息等都會非常好,你定會有一個非常好的現在和將來。但對大多數人來說做不到,不可能的。因為在複雜的人世生活中,一個人只要想讓自己活得好,為了慾望和利益,他的所言所行,就會傷害到別人。即使表面上沒有傷害別人,如果你勤苦操勞、過度用智,得到了很多,雖然也符合一分付出一分收穫的理,但因為你得到很多,在看不見的另外地方,也許把本屬於別人的機會和東西攏到你這裏了,這樣你也就會在無意中傷害到別人。不是還有個蝴蝶效應嗎?

所以我們身上所帶的信息肯定是有好有壞的,所以我們就會在生活中碰到如意好事,也會遇到老、病、死及其它各種麻煩。佛家講行善,儒家講仁義,那不也是客觀上使自己身體所帶信息越來越好嗎,只不過它不會在做事之後即刻就能看到後效應,所以現在就越來越不相信善惡有報。

還有重要的一點,人在重大事情上的看法、觀點、表態和選擇,都是信息,都會影響自己的將來。另外,中國人常講,做人不可以隨便承諾,更不可以隨便起誓的。人在承諾或發甚麼誓的時候,那就會帶上很強烈的信息,或遲或早總要去兌現。

一個人加入過甚麼組織,尤其是我們在書面或口頭上宣過甚麼誓,哪怕我們在中學時並不是真心加入某團的,哪怕我們在小學時是無知加入某隊的,那也會打上那個組織的烙印,那個「為它獻出一生,跟它走」的信息就帶到身上,必然對自己會有影響,我們自己判斷一下,這信息對自己的將來是好影響還是壞影響?「為它獻一生」,去哪裏?我們過去看多了國內戰爭片,有一句經典台詞,死後「地下見馬克思」,雖然是開玩笑,但怎麼就不說「天上見馬克思」呢?

一語成讖。雖是玩笑,可能卻說出了真實的結局。

某組織登上舞台以來,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文革,某年開足全部馬力抹黑打壓學生,某年又開足馬力狂風暴雨抹黑某修心向善的功法,製造天安門假自焚,以恐嚇善良人視聽,綁縛民眾敵視某修煉功法,從而使打壓升級。每一次都是殺人害人整人,以不斷刷新百姓的恐懼感,使人人都自設底線,不敢有失。直到現在已經淪落為一個貪污結隊、腐敗成群的利益集團。大家想想,這樣一個老百姓既怕又罵的組織,是不是一個邪惡組織?在其治下,造假製毒遍地、苟且迷亂處處、視傷袖手,見危不救,德風敗壞,天災頻發,事故頻仍,上天何以觀?家有規,國有法,天有天理。每一次天災都是示警,每一次人禍都是信訊,老天能不治它嗎?老天治它那一天到來時,加入它各類組織而帶上其印跡和信息的一份子,會不會受到牽連呢?

所以最好的保全自己萬無一失的方式,就是退出那個組織,讓那個宣過的誓作廢,抹掉那個不好的信息。有人說,我們年齡過了,自動退了。那不算數的,過去人退出某江湖組織的時候,還要進行個「金盆洗手」的形式。自己不作同意退出的形式表態,當初宣過的誓言和信息仍然存在,上天不會給你抹去的。

所以只有自己同意退出來,才會抹掉它,改變身上的信息,就會改變自己的將來。一般的信息影響命運,大的信息決定命運。這是我們生命中的大信息,改變這個大信息,從而改變命運的未來走向,從而讓自己在未來的各種意外中順利生存下來。

人在面對難以擺脫的意外打擊或災難時,大多會下意識的喊「老天啊」「神哪」或「媽呀」,沒人會喊「某組織救我吧」。在那種境地中,親人也幫不了我們,只有上天眷顧我們,我們才能從災難中脫身。可是上天會在關鍵時刻幫助「無天無神」論組織的一份子嗎?我們中有些人可能信神佛或信耶穌,也有人雖然不怎麼信,但到名勝旅遊時,進廟也會隨著眾人燒香拜佛許個願,那麼是不是只有當你退出那個「無神論」組織,你所信的神才會感到欣慰,才會真正的保祐你呢?

有人想了,這是在反對誰搞政治。舉個例子,當有人勸我們遠離某心術不正欺騙成性之人時,並不是在反對這個人,只是為了使我們免受其害。當有人勸我們從某個傳銷公司脫身時,並不是在反對這個傳銷公司,只是為了使我們免受其騙;當有人勸我們從某黑社會脫身時,並不是要對抗該黑社會,只是為了使我們免受其害。而脫離某黨各類組織,恰恰是脫離那不乾淨的政治,而不是搞政治。那些老頭子老太太,即使搞來了所謂政治,能享用得上嗎?真的是用不上。在現代的中國,「搞政治」被有目的變異成了一頂扣人的帽子,一根打人的棍子;讓人談之色變,避之不及。

作為炎黃子孫,在包括其發源之地和壯大之地在內的全世界都唾棄那個理論的今天,為甚麼我們還要把自己和一個曾經「在歐洲上空徘徊」的西來幽靈捆綁在一起呢?為何還要讓那種不好的「跟它走」的信息在自己體內存留呢?不論它去哪裏,我們都不應跟它走,應當自己主宰自己。

從得失的角度來說,我們從加入它起到現在直至以後,並沒有也不會得到甚麼好處,而我們脫身而出(用真名、化名、小名都可以退),沒有甚麼損失,也沒有甚麼風險,相反卻使自己擺脫了那個誓言的束縛。何樂而不為呢?

我們大多已近不惑,也經歷了風雨。人這一輩子的過程,是甚麼?大家都知道的。就是選擇,在一件一件事情上的一次次的選擇,使我們走到了今天這個狀態。在這個重大問題上,我們要不要抹掉那個誓言和信息,也是一個選擇。

從我們已有的生活經歷看,我們在過去人生道路上的每個選擇看似簡單和隨意,其實都不簡單,對後來的生活境遇影響都非常大。今天在這個問題上的選擇,也一樣,看似無關,看似像在搞甚麼沒用的東西或搞「政治」,看似「無稽之談」;當歷史走過去時,就知道其對於我們生命平安的意義。

數葉已落,當知天下秋。危牆之下不可久立,危樓之內不可久居。改變信息,改變命運,保住平安。

大家都是人中翹楚。有時我想,怎樣才算真正有智慧的人?一個人在重大事情上,既不偏聽偏信,也不是甚麼都不聽不信,也不是讓感情和喜好左右自己的判斷;而是在客觀事實面前,用做人的良知和理智,作出分析和判斷,那才是一個真正有智慧的人。那才會得到天助,從而在各種境遇中保全自己。

其實,不論這裏如何解釋,幾十年來,由於某組織有意的混淆它與中華民族關係的潛移默化的長期宣傳,對在這種教育、運動、宣傳和媒體環境中浸染和長大的人來說,最大的敏感和困惑,還是覺得這像在搞政治,總感到這是禁區。為自保計,為安全想,應該躲避這個話題。也許這就是這個時代給我們所設的迷局和門檻,誰能走出這個迷來呢?誰能踏過這門檻?也許還是有難度的。

結語:

上面的一番話,如果對你有一點點壞處,那就不是甚麼良言。如果對你沒有壞處,卻很可能對你有益,或者很可能會給你帶來(你不大相信的、現在看不到的)將來的益處,那我想就應該算作忠言吧。說這些,只是為了讓你抹去那個信息,真正的保全自己,走向未來。其實真的有很多人在退了之後,身體、睡眠、生活、學習和工作都有了好的改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