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的經歷看中共的謊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八日】現在的中國人幾乎人人都罵共產邪黨,但是對它的邪惡不一定了解的很清楚。尤其對中共的人權迫害,這一點不親身經歷往往沒有明顯感受。在此,我作為國內數千萬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的一員,講述自己的親身經歷,幫助讀者了解中共邪黨的邪惡。

有些人聽信中共的污衊,認為法輪功有組織、有甚麼局外人不知道的「機密」,所以非常好奇,想知道法輪功內部是怎麼樣一個「運作機制」。我要告訴您,根本不是那樣。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前,那時候各地都有公開的煉功場地,大家在一起煉功,稱為「煉功點」。誰願意去誰去,去與不去全憑自願,沒有記名冊、沒有任何組織形式。學法也全憑自願,想學就學,不想學隨時可以不學。這些情況很多常人也知道。因為從修煉角度說,修煉憑的是心裏想修。如果真心修煉,即使一個人在深山老林也一樣起作用,不需要組織。

與宗教不同,法輪功不分部、派、門、宗,學員不分年齡大小、入門先後,不管國外還是國內,都是弟子,沒有上下級的關係。大法的師父只有一位,除了師父外誰也代表不了大法。每個學員都按照師父講的大法來指導自己的修煉。就單個學員來講,不論國內國外,每個學員只代表自己,不能代表其他任何一位學員。

以我自己的經歷來說明,我開始修煉時年齡還比較小,有一次偶然看到了大法書,感覺非常好,然後馬上就開始學,一直到現在。那時候迫害還沒有發生,有煉功點。不過由於我喜歡安靜和獨立思考,所以我沒有去過煉功點,始終都是自己學法、自己煉功,以至於我所在的地區沒有幾個學員見過和認識我,而我知道姓名的學員也屈指可數。

也就是說,學法輪功完全自由,根本不是中共宣傳的那樣,有甚麼精神控制等。中共是賊喊捉賊!幾十年用各種暴力手段搞強制洗腦和精神控制的恰恰是它。

迫害發生後,我開始揭露中共的邪惡迫害。我散發過很多真相資料,有時候也面對面講真相、勸退。有的人有疑問,不知道我們的資料是怎麼做的,哪來的資金。其實這也是被中共謊言矇蔽的表現,我這裏簡單以個人經歷介紹一下:

迫害發生後,我一般只和一位學員聯繫,他出於熱心,主動的給附近幾個學員的真相冊子和資料。而資料的印製和設備的購買都是學員用自己的錢做的。有些人問過我,你們這麼做,圖甚麼呢?我說這就是為了讓人了解真相,了解法輪功受迫害的冤屈。這有甚麼不可理解呢?就像有的人做善事,向災區捐款,不也是用自己的錢嗎!道理是相似的。

還有的人問,你們不是提倡忍嗎?那為甚麼還這麼做?我想,這也是受了中共謊言宣傳的影響。我對他說:這不是不忍,忍不是冷漠,更不是見死不救!而且這也不是忍不忍的問題,因為我們的一切做法都是和平、理智的,沒有用任何暴力,我們只是講道理、澄清事實。舉個例子說,如果你本來是個好人,而有人污衊你是流氓、是殺人犯、是小偷,你澄清一下,別人就說你不忍,這對嗎?這是歪理啊!

中共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對法輪功學員施行了殘酷迫害,很多學員被非法關押、經濟迫害、肉體迫害,甚至失去生命。我就遇到過一些人問我真相資料上報導的迫害是真的麼?我說是好是壞不能聽信它的片面之詞,你得看我們的言行。平心而論,你認為我們是好人還是壞人?我們講的是正理還是歪理?(對方也承認我們是好人,我們講的對。)我說既然是好人為甚麼對我們搞信息封鎖?這本身不就是有大問題嗎?說明它心虛,心裏有鬼!它是撒了謊怕被揭穿,所以才用封鎖信息和迫害來維持謊言。

正因為中共邪黨的惡毒,隨意迫害老百姓,所以注意安全成為必要。很多時候揭露中共是有風險有壓力的,特別是迫害之初的幾年,壓力更大。散發真相資料需要注意安全自不必說了,除了散發資料和講真相外,我還曾經在國內論壇轉帖過幾篇文章和傳播一些翻牆軟件和方法。發帖也好,寫文章也好,這些則完全是我自己獨立做的,我在網上做過甚麼從來沒有跟任何人說過,包括我的家人。也就是說,別人不知道我的文章是誰寫的、帖子是誰發的,就像我不知道別人的一樣。

說以上這些是希望讀者能夠從我個人的情況了解到,法輪功學員就是平民百姓,有各自的生活、工作。除了修煉部份外,表面上和普通人狀態沒有區別。這裏只是一群人在做好人、講真相揭露迫害,就這麼簡單。法輪功學員無任何機密可言,一切都是公開的。

所以,這裏我作為一個親歷者告訴讀者:千萬不能聽信中共的謊言宣傳,要認真想一想它說話的動機。中共撒謊的同時就不斷用新的謊言和恐嚇來維持,這是它一貫的做法。僅從它污衊和迫害法輪功這件事就能看出它是個甚麼東西,可見它過去幾十年中對中國人民撒過多少彌天大謊,犯下過多少滔天罪惡!

希望至今還沒有聲明退黨、退團、退隊的讀者趕緊聲明退出中共組織,迎接美好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