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一位親人的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2日】  

表妹:

世俗人生如同海水泛起的泡沫,隨起隨滅。人群生態與生存目地是一個複雜的課題,為了探求文化精髓,把握文明流變的程序,我曾「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我的選擇因之而充滿理性。

但人與人是不同的,一個人的人生經驗和心路歷程不能完全被別人理解。面對不同的對像,「詩無達詁」甚至根本無法詮釋,所在多有。何況,世人在權力話語系統有意的安排教育下,往往只顧眼前,不及長遠;並且偏執膚淺,疏於自省。

這常常形成一種尷尬的衝突,可鄙而又可悲。勞教所某管教,教師改行,研究生,被安排來「教育」我時開口就是:「我原搞自然科學,現轉向社會科學,知道的比你們多,甚麼問題都可給你解答。」狂妄源於無知,我理解他,但已失去了對話的可能性。共產黨御制的理論體系把它的知識分子灌輸成了真正的文盲,這位研究生侈談「科學」一通後仍把「辯證唯物主義」歸結為解決一切問題的萬能鑰匙。另一管教大隊長,大學生,叫囂:「法輪功算甚麼?誰說的有《共產黨宣言》那麼好,我就信他!」我當時想:「這還不用說法輪功的高深理論,只是初唐駱賓王的一篇《討武曌檄》,就足以將《共產黨宣言》變成手紙!」但這話沒有出口,因為涉及到傳統文化和黨文化的天淵之別,對牛彈琴,意義何在?

不說,但不能不想,不能不因想而感慨!中國人在數十年的愚民政策中已經被強勢「洗腦」,不知「黨」不等於「國」,不知「辯證唯物」之外還有其它哲學。從而順理成章的接受了他們的宣傳,認為我們被法輪功「洗腦」了,實在令人啼笑皆非!面對這種完全錯位甚至顛倒的指責,我理解了過去的佛為甚麼「不可說」。

當然,真有頭腦的人是「洗」不了的。有位作家說:「現代人常常低估了古人的智能,一些宣傳長期以來虛構和歪曲歷史,滿足現代人的自我虛榮。」可悲的是,在這種虛構和歪曲的宣傳下,缺乏思想的人真以為現在「形勢一片大好」,「比任何一個朝代都繁榮」!

這樣,粉飾太平者的目地即已達到。因為大家都沉浸在「革命成功,生活小康」的假象中,歌功頌德唯恐不及;即使看到了腐化墮落、危機重重,也表現麻木,失去傳統精神的極端自利思想,使其覺得就算社會崩潰了,那也是別人或後人的事,只要我沒事就行!

當權者要的就是這種麻木,有了人民群眾的這種麻木,不管腐敗到甚麼程度,它的政權都穩如泰山!

但我無法想像這樣一種邏輯會在一個正常人的思想上得以成立:「你社會要腐敗就腐敗,要完蛋就完蛋,不用我們去管!」難道你不是生活在這個社會上?不是社會的一員?社會完蛋了你還能置身事外?在這個社會完蛋的過程中你扮演甚麼角色?

造成這種自相矛盾的想法的原因其實很簡單,是他想像不出「社會完蛋」後是甚麼景象。以「無神論」為中心的「唯物主義」教育使人們對許多簡單問題失去了起碼的理解力和判斷力。在一個人的理智上,有無正信是完全不同的。一位詩人把當今主流文化稱為「沙漠文化」,當年我理解得不那麼深刻;後來因「自學考試」的需要而研讀所謂「馬克思主義」,才理解「沙漠」怎會與「文化」扯在一起,這種明明漏洞百出、狹隘愚昧的歪理邪說竟被奉為圭臬,並不斷地添油加醋「發展充實」,以之治國理民,能不禍國殃民嗎?那時,我便確定了共產黨是世間最大的邪教,即使暫時噹噹「走資派」而使「一部份人先富起來」,然「朱門洒肉臭,路有凍死骨」,生存和享樂既已無可選擇地成為兩種極端原則,社會整體道德的淪喪便勢所必然。多少人窮奢極欲、揮霍無度,又有多少人狗急跳牆、鋌而走險……。本質上的東西不變,問題只有越來越大,最終只有崩潰!

當然,如果僅僅生活在父兄營構好的溫室之中,對社會缺乏真正深入的體驗,感受是不那麼一樣。比如你嫂嫂,說我去坐牢後「見了世面」,一個本來連家鄉的歌廳酒吧裏妓女充斥都不知道也不相信的人,被共產黨一拳頭加一饅頭就甘願充當幫兇的人,我想不出她究竟見了多大的「世面」!

我們對政治、政權毫無興趣,也不想鼓動別人「搞政治」,只是涉及切身問題,遭到無理迫害,不能不說。人不治天治,這是天理,也是歷史的必然。你們是我的親人,這是緣份,是神定的,我對你們一無所圖,說甚麼都是為你們好!伯伯、伯娘當初反對大法,反對造就宇宙一切生命因素(包括所有人自己)的根本法理,神佛對他們進行了警戒,這一點,他們在一開始遭難時即已醒悟。

你認為我們的行為給你們帶來痛苦。首先,你們的痛苦不是我們帶來的,是共產黨的暴政強加給你們的;其次,你們再痛苦也無法和我們在監獄、勞教所承受的痛苦相比!而這難道僅僅是為了我們自己嗎?

我不久前做了個夢,說你哥承受不住來自親人的壓力,估計已被「轉化」。他過去是有走極端的傾向,不能方方面面的圓容,有些問題處理不善。但在本質上,他是按照神的標準不斷淨化自己的好人,在本來已夠殘酷的迫害中,任何要他「轉化」而施加的壓力都是助紂為虐、雪上加霜!他「轉化」了,你們暫時「輕鬆」了,可是你知道對他來說「轉化」意味著甚麼?將來神會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你和你嫂上次對我說的話都是共產黨教給你們的,我在勞教所早已聽得耳朵起老繭。你認為我回答不出吧?其實你根本沒想聽我回答,你們把場子包了,不允許我插話,這樣做對你們也有害無益。但我捫心自問,由於個人精力有限和生活道路的自然分歧,我對你們是關心不夠的,沒有盡到兄長的責任,加大了誤解與隔膜,表妹,你能原諒我麼?

代問全家好!

表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