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啥這倆年輕的協警會暴死

——從劉永昌和唐磊之死看因果報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四日】二零一二年三月上旬,山東平度市泰山路派出所年僅三十多歲的協警劉永昌,在應朋友之邀去喝酒的途中,摩托車竄上路邊石頭,劉永昌頭部摔成重傷,送醫院後做了開顱手術,也沒能保住性命,十多天後,撇下妻兒,撒手西去。

唐磊,19歲,平度市崔家集鎮張家官莊村人。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二日,唐磊在去苟頭村出警抓捕偷魚賊時,和同伴一起跳入水中,誰知他這一下去,就再也沒能上來,竟然溺水身亡了。唐磊到崔家集鎮派出所幹協警才僅僅幾個月的時間。

這兩個年輕的生命為甚麼暴斃身亡?為了讓類似的悲劇不再繼續重演,我們向您揭示造成這兩場悲劇背後的真相。

走近法輪功

要說清造成這兩場悲劇的原因,我們不能不提到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傳出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

法輪功以「真善忍」為根本指導,包含五套緩慢優美的功法動作。法輪功教人向善,要求修煉者從做好人做起,努力按照「真善忍」標準提升道德水平。

修煉法輪功不但能祛病健身,還能使人變得誠實,善良,寬容,平和。

一九九八年國家體育總局分別在北京、武漢、大連地區及廣東省組織進行了五次醫學調查,調查人數近三萬五千人。調查結果顯示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總有效率高達97.9%以上。

一九九八年下半年,部份人大離退休幹部對法輪功進行了數月的詳細調查後,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年底向中央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

法輪功從一九九二年五月傳出後,僅靠人傳人、心傳心,七年間修者超過一億,深受民眾喜愛。李洪志先生曾在一九九三年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上,獲「邊緣科學進步獎」和「受群眾歡迎氣功師」稱號。而今,雖歷經中共十三年迫害,法輪功卻弘傳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李洪志先生和法輪大法獲得各國政府各類褒獎、支持決議案和信函超過三千項。

十三年的中共迫害中,無論遭受了多大的痛苦,法輪功學員都秉持「真、善、忍」的原則,慈悲相待,無怨無恨。中共迫害這樣一群與世無爭、大善大忍的修煉人,其罪孽必定比傷害普通人更加重百倍,所以必將受到上天嚴厲的懲罰。

盲目追隨邪黨 惡報如影隨形

「善惡有報是天理,只爭來早與來遲。」然而當下許多中國人,被中共洗腦成無神論者,不相信神佛的存在,更不相信善惡報應,為追求眼前的一點蠅頭小利,恣意妄為,無惡不作,以致自釀惡果。

劉永昌到泰山路派出所幹協警已十年有餘,協警,即警察中的臨時工,是警察中收入不高、地位卑下、難有發展前途的一個特殊群體。劉永昌進入泰山路派出所後,盲目追隨邪黨迫害法輪功,把迫害法輪功看作是自己升遷的跳板。一段時間他因表現「突出」,還真「高升」了,成了一名警長。但終因他素質低下(在外面包養小三),工作能力有限,就又被降成協警。每次抓捕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劉永昌總是爭先恐後,異常積極。

二零一零年八月,開發區實驗學校優秀女教師馬芹被綁架後,曾給看守她的警察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以及自己修煉法輪功後身心的變化、道德的昇華。當馬芹勸劉永昌以後不要再參與迫害法輪功,以免遭報時,他卻狂妄地說:「我就親手抓了好幾個煉法輪功的,我怎麼就沒遭報?」並有些得意地講起了他親手抓捕法輪功學員的經歷。馬芹正念走脫後,泰山路派出所所長馬國春勃然大怒,勒令劉永昌寫了四次檢查。來自領導的壓力,摧毀了劉永昌最後的一點良知,後來他又多次去騷擾馬芹的家人,並對人懊喪地說:「當時看她是個女的,大意了,早知道把她銬到窗櫺上就好了。」然而,「善惡有報是天理,只爭來早與來遲。」今年三月上旬,不相信報應的劉永昌的慘死,給他的家人留下了無盡的傷痛。

唐磊年輕氣盛,更不相信善惡有報。他高聲謾罵大法師父,辱罵法輪功學員,損毀法輪功學員的物品,並將法輪功學員的物品揣自己兜裏,據為己有。法輪功學員多次給他講真相,講善惡有報,他不聽,還說自己吃著共產黨的飯,共產黨讓他幹甚麼他就幹甚麼,並當著法輪功學員的面給他的同學打電話說:「你村有沒有煉法輪功的?有的話告訴我,抓兩個我好升官。」法輪功學員又給唐磊的父親唐海波講真相,唐海波不但不聽,還縱容其子迫害法輪功學員。人想飛黃騰達,原本也無可厚非,但「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如果是想踏著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一心想著救人的修煉人的鮮血往上爬,上天豈能容忍?結果不但官兒沒當上,還賠上了自家性命,真是可憐又可悲啊!

這只是平度半年內發生的兩個行惡事遭惡報的案例,其實自從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以來,像這樣的惡報案例真是太多了。就拿平度公安局現任邪教科科長趙洪武來說吧,趙洪武曾在某鄉鎮派出所當所長期間,與某女勾搭成奸後,回家要休了糟糠妻,其妻不允,並到公安局找領導大鬧一場,趙洪武婚沒離成,他在外面養女人、經常毆打妻子的醜行卻成了公安內部茶餘飯後的笑料。後來趙洪武被調到偏遠、貧窮的祝溝派出所當所長,沒有紮實的背景卻又日思夜想高升的趙洪武,認定要通過迫害法輪功,達到他的目的。於是,陰險的趙洪武就在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一日設下奸計,借他人之手綁架勞教了祝溝的張月梅、李吉花、隋廣花三位老年婦女,並以此向平度「六一零」邀功請賞,終於如願以償地在同年秋調進市局當上了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反邪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科長。這幾年他一直作惡不斷,在對平度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幾乎每次都少不了他。

然而,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趙洪武在得意升遷的同時,惡報就很快且屢次殃及了自己的孩子,二零零七年冬,正在平度一中讀高二的女兒格格突發急症後變成了半傻子;二零一零年趙妻好不容易懷了孕,至七個月時又小產了,其妻從此不孕,再也無法忍受的妻子於二零一一年跟趙洪武離了婚,趙洪武成了名符其實的孤家寡人。

再如蘭底鎮派出所的萬明超(男,五十多歲),一九九九年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他一直積極追隨邪黨迫害法輪功,多次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初,經檢查,已經是癌症晚期,到過幾家大醫院治療,花了不少錢,也沒能保住自己的性命,於二零一零年底痛苦地死去。

再舉兩個外地的例子:河北省涿州市東城坊鎮派出所警察何雪健,曾公然當著同事的面強姦了兩名被他非法抓捕的、與他母親年齡相仿的法輪功女學員。他被判刑八年後得了陰莖癌,做了兩次手術,其陰莖和睪丸被全部切除,他曾三次自殺均未遂,每天承受著生不如死的痛苦。

安徽省阜陽市穎南派出所的警察尹某,將多名法輪功學員送進看守所、勞教所和監獄。二零零三年正月十六這一天,尹某回家過節,因知道自己平時做壞事太多,怕遭惡報,他不敢開車回家而改坐公共汽車。在去車站的路上,他不敢走馬路,也不敢走人行道,而是走在遠離人行道兩米的地方。這時,一輛大貨車開過來,不知甚麼原因,主車和拖車脫鉤分離。按常理講,拖車與主車分離後,與主車連接的三腳架應立即落地,如拖車不停就會翻車。可奇怪的是三腳架不但不落地,而且和原來一樣帶著拖車左右擺動前行,像是在尋找目標。當拖車漸漸來到尹某身後十多米遠處,突然改變方向,越過綠化帶,越過人行道,又越過一個拉架子車的人,一下子翻過去,狠狠地砸在尹某身上,尹某當即倒地,七竅流血,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而那個拉架子車的人卻安然無恙。知情的人都說:這是天意,這是報應。

誰是害死他們的兇手

十三年來,因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死亡的大有人在,這些人大多不相信報應之說,在無知中葬送了自己寶貴的生命。那麼誰才是害死他們的罪魁禍首呢?是做出迫害法輪功的邪惡決定並要求堅決貫徹執行的中共及其黨魁江××。中共奪權六十多年來,給廣大民眾洗腦,大肆宣揚「無神論」,使一些人喪失了理性,不計後果地參與所謂的運動中,才使得江××得以成功地利用宣傳媒體誣蔑法輪功,用利益誘惑基層警察迫害一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惹得天怒人怨,導致他們頻頻遭報。江賊和惡黨不僅害死了數以千計的法輪功學員,也害死了眾多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警察。中共一向擅長「卸磨殺驢」的把戲,中共發動的無數次政治運動,都是利用一些人去整另一些人,一旦黨要自保時,被利用的人就會成為替罪羊。不要說一個小小的警察,再權高位重的人,追隨中共,也難逃替罪羊的命運。

原重慶市公安局局長、重慶市副市長王立軍被捕的例子充份說明了這一點,雖然他天天為他的黨媽媽賣命,但當他遇到難時,他卻沒有去找他的黨媽媽,而是夜奔美領館告洋狀,因為他知道,他的黨媽媽不會為他排憂解難,他已經被黨媽媽無情地拋棄,淪為階下囚了。

無數事實證明,在法輪功問題上,誰只要和中共、江××保持一致,積極參與迫害,最後就會連自己的小命也要搭進去,甚至還會禍及自己的親人。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警察都那麼糊塗,警察中的聰明人也大有人在。有的警察說:「上面接到舉報叫我去抓人,可是沒規定我必須得抓到啊,我去轉一圈就回來了,彙報說人早走了。」還有的警察說:「一次狂追法輪功學員,我積極的跑在最前面,快追到時,我有意突然跌了個嘴啃泥,人沒追上,上面還表揚我積極。」

現在越來越多明智的世人,包括眾多公安系統的人,他們看清了共產黨難逃土崩瓦解的可恥下場,都在為自己留後路,或抵制邪惡的迫害政策,或利用職務之便保護大法弟子。他們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做出了明智的選擇,為自己的未來選擇了一條光明之路。

我們真誠地希望平度公檢法系統、各機關幹部,能夠在這大是大非面前,在這歷史的關鍵時刻能做出正確的選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