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的經歷見證法輪大法的美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五年修煉大法的,多年來,在師父的慈悲救度與呵護下,在經歷了許多風雨和魔難中,走到了今天。

為了證實大法,讓世人了解大法,我要把我自己的部份親身經歷與大法在我身上所能見證的超常神跡寫出來,向偉大的師尊彙報,與全世界各位同修分享,讓世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

修煉法輪大法前,我不但身患嚴重的血液病,還是一個體質過敏的人。只要去醫院檢查血常規,醫生就讓住院治療。記的有一次在二一一醫院三樓住院,醫生囑咐連二樓都不要下,說甚麼隨時隨地都會有生命危險。當時,我聽後,覺的可笑,因為我心裏知道,今天活著,也許明天就死去,還在乎這些下樓不下樓幹甚麼?這麼重的病,想活也活不起。因此,我的性格變的孤傲、冷漠、煩躁,對人世間的一切看的很淡,病重時,無論在任何場合下,有時就暈倒,當甦醒過來後,我還是我,對一切都不屑一顧。

修煉大法 身心健康

當我第一次翻開大法書時,看到一個黃色的小法輪在書頁上轉,當時看到後,我很激動,覺的有點不可思議,還有點害怕,心裏想,怎麼會這樣呢?現在想起來很慚愧,從內心深處感到對不起師父的苦心救度。

得法後,在我剛走入修煉的第六天,也就是在我還沒有完全學會五套功法的情況下,師尊給我調整淨化了身體,以前患血液病時的症狀不翼而飛,是師父的慈悲救度和巨大付出,使我的身體才奇蹟般的從根本上發生著超常的變化。我不再像過去那樣,上半層樓梯就需要歇一會,走路走一會就需歇一會,修煉後,心情舒暢走路生風,一股勁能上到六樓也不覺的累,我不再是過去的我,我不再無視一切。

儘管身體變化這麼大,我還是到各大醫院去化驗血常規,結果幾個大醫院的化驗結果全部正常,我徹底相信了,只有師父能救我,只有大法能救我。也就是從我走入修煉的第六天開始,我再也沒有住過院,我再也沒有輸過血,我再也沒有打過針,我再也沒有吃過藥。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大法給了我新的人生,我要寫出來,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是一個最幸運的生命!

我手腕酸痛多年因修煉消失

得法後,我天天堅持到煉功點煉功,看到煉功場周圍的綠色草坪上,站著好多二尺高,方形腦袋,像石膏像一樣的小白人在看我們煉功,看到師父在弟子之間來回往返糾正煉功動作。因我握筆時間較多,右手腕一直酸痛,重東西拿不了。在煉第二套功法頭前抱輪時,師父走到我跟前,師父用他的大拇指和中指,輕輕的捏住我的右手腕轉了三下,我當時只覺的一股熱流通透全身,也就是從那一刻起,我疼了幾十年的右手腕再也沒有痛過,恢復如新。當時師父那種慈祥、慈悲、溫暖的笑容讓我終生難忘。

信師信法,沒有過不去的難

那是二零零一年的秋末初冬的季節,我拿著兩大包真相資料往同修家送,在去的路上,不小心踩在冰水上滑倒,正好摔在室外兩個台階的角上,腰椎骨折了,我想站起來,但動不了。我很清醒,心裏想:有師在不怕。我再看資料包的背帶還在胳膊上挎著,我就說:「師父,快救我,我必須站起來,請師父幫我。」就這樣,在師父的加持、呵護下,我把裝有資料包的背帶扶好(因我如果站起來,再不能彎腰去挎包),一隻手捂著已經骨折的腰椎站起來了,當我站起來的一瞬間,那些高大的樓房都變的很低、很小。當時我想必須找打電話的地方,找同修幫助我(因為當時家人外出不在家),我就這樣一步一步走了一百多米,找到了公用電話,同修接到電話後很快就到了,把包接過去,我這時就可以兩隻手捂著腰椎回到七樓家裏,進屋躺在床上就起不來了。但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在床上躺著時,我看到金色的龍在我躺著的上空飄著,眼睛有鴨蛋那麼大,一眨一眨的看著甚麼,原來龍也長著兩隻耳朵,一上午也沒離開,還有綠色的、紅色的大法輪在牆上慢慢向上移動,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讓我站起來。

當同修幫我發正念時,我坐不起來,在同修的幫助下,費了好大勁靠在一位同修的後背上,支撐著坐了起來。在發正念時,我感到有四根針立著,一根挨著一根距離很近,每根針有一寸長,就是這四根神針連起來,從我的尾骨一直穿到頸椎就停止了。當時我覺的坐著不那麼難受了。沒幾天,我就能下地走路了,家人和接觸我的人都很感動。

沒有師父,沒有大法,我下半生註定就是下肢不能動。在修煉的路上我能走到今天,都與師父的巨大付出和辛苦呵護是分不開的,感謝師尊的救度之恩。

我一定不辜負恩師的期望,從「七﹒二零」大法遭到邪惡迫害後,我一直在默默無聞的做著大法的事情,我認為,這是我的責任,是我的使命,我無須去表白、去張揚,圓容師父所要的,學好法,做好三件事。我非常珍惜這一切,跟師父回家,這是我最大的心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