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師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大法給予修煉人的好處太多了,無法形容,我想把我自己修大法的一點體會寫出來,以謝師恩。

身體的改變

原來我是一個滿身是病的人,比如,心臟病、肩周炎、風濕性關節炎,最嚴重的是腰間盤突出,因為這個病,我休假半年。因為病情太嚴重,高聲說句話不行,甚至打個哈欠、喝水口張大了都會疼的不行,躺下起不來,起來躺不下去,走路十分艱難,而且身體不能打彎似的,僵得像一根棍子。因為這個病,大小醫院去了多處,中醫、西醫、針灸、按摩、推拿、電針療法都看遍了,也沒看好。幾次想死算了,可是女兒十五、兒子十歲都沒成人,我死了孩子怎麼辦?咬牙活著吧。

九八年五月底的那天,是我最無法忘懷的日子,也是扭轉我人生的日子。這一天,女兒回家遞給我一本書,說是她科室的一位大姐給的,告訴她:「讓阿姨看看這本書,再加上煉功,身體就會好的。」

我接過來一看,書名是《法輪功》。我一看這本書,從心裏喜歡。女兒單位的這位大姐我也認識,她還告訴女兒,晚上還有法輪功煉功點,大家一起學法、教功,想去的話,她可以幫忙。我一聽更高興了,抓緊看書,自己就先按照書上的要領開始練動作。當天晚上同修帶我去了煉功點。我開始參加集體學法煉功。

得法後的心情真是激動。我如飢似渴的學法煉功。雖然剛得法,但是每天早上四點鐘起床與大家一起在戶外煉功從不遲到。上午學法,中午一杯水一個饅頭,下午與同修到處洪法,晚上再去煉功點集體學法。這時的家,女兒已出嫁,兒子在外地念書,丈夫因有外遇不回家來。所以這段時間,三天兩天通讀一遍《轉法輪》。一個月通讀一遍所有的大法經書。這段時間的大量學法,為以後大法遭到非難時,我能走出去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六月中旬,我們學法點開始播放師父的《大連講法》錄像。當看第二天的講法時,已經斷了兩年半的月經又來了,我心裏非常煩,與好友悄悄的埋怨了一句,功友聽到卻高興的說:這可是大好事啊!經她一提醒,我方明白:這是師父把自己的身體淨化之後,把我往年輕的方向推啊,真是太感謝師父了!

功友接著說:你看看你的腿走路還瘸不?她不說我還真沒注意,她這一說,我才發現自己的變化:身上所有的病的症狀全都不見了,啥病也沒有了,從上到下一身輕,腰間盤突出都好了,騎車像有人推,走路像一陣風,好像每天都有喜事似的樂在眉梢。

女兒驚嘆:不可思議,簡直不可思議,這大法太神奇了!媽的身體好了,精神面貌改變了,原來天天愁眉不展,以淚洗面;現在笑逐顏開,精神飽滿。等單位忙過這一陣,我也要學大法。

心靈的改變

我在魯省的一座海濱城市長大,與一名海軍軍官結婚。婚後有了一女一子,那時候國家對轉業軍人的政策是:哪來哪去。這就是說我要離開父母,跟他回原籍。我二話沒說,忍著離開父母的痛苦,帶著一雙兒女隨他回了故鄉。回來後,相夫教子,夫唱婦隨,雖然由一個海濱城市來到縣鎮,生活環境諸多的不便,但是一家四口到也其樂融融,是鄰居羨慕的家庭,自己也樂在其中。

可是好景不長。他單位的一個有夫之婦看上他,倆人相好。常言說:這種苟且之事妻子最後一個知道。這話不假,等我知道的時候,確實已經晚了,左勸右勸,從古至今的例子都說到了,也不管用。從小就不會高聲說話的我,更別說撒潑打架了,只有哭的份兒。離娘家遠,孩子又小,又怕人知道笑話,見到鄰居還得強裝笑臉(其實別人早知道了)。這不是天塌了一樣嗎?真是呼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真是一天一天的熬著過。有多少次自己半夜出去,在農田的機井邊坐著,下不了決心,天一濛濛亮,又回家來了,就這樣,心在痛苦中煎熬著。

得法後,知道了人來在世上的目地,人為甚麼活著;人與人之間講緣份,知道了人活在世上所經歷的一切,都是生生世世自己造下的業力所致,都是有原因的;還知道了人活著得講德,有德在世有幸福,沒德要飯都要不來,等等等等。知道明白了這一切,心胸開闊了,不鑽牛角尖了,精神也開朗了,更重要的是,知道法輪功是佛法修煉,也為自己能走入佛法修煉而慶幸與高興。

得法修煉神奇事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一那天,我騎著自行車被一位騎摩托的姑娘把我撞了,撞的夠狠的,把我從自行車上撞翻了一個個摔到自行車的前輪前邊去了,摔出去有三米遠,當時就休克了。不知過了多長時間,醒過來了,睜眼一看,周圍圍了密密的一圈人,都離我有四、五步遠,我想這麼多人圍著我,我得洪法。我慢慢爬起來又坐起來,先招呼撞我的姑娘:姑娘,我是修法輪功的,我師父告訴我們要做一個為別人著想的人,咱們沒仇沒怨,你肯定不會故意撞我,我也不會訛你,你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時從圍觀的人群中走出來一位四十歲左右的男子,拍著我的肩頭說:老太太,是不是摔糊塗了,可別瞎說,公安要來了,可不是鬧著玩的。摔的怎樣?我有「摩的」車,去醫院看看吧。

我說:我確實是煉法輪功的,我有師父管,沒事。到家後,也沒耽誤做飯,中午孩子們下班回來一看我不對勁,問我咋的,我就簡單的講了講過程,他們非要我去醫院拍片子檢查,我說沒事,不用拍片子,怎麼說也不行,那就去吧。

修煉前,由於腰間盤突出拍過一次片子,發現自己還患「尾管狹窄」,且長滿骨刺。這次拍片子一看不但尾管不狹窄了,兩根脊椎骨筆直,一點骨刺也沒有,腰間盤突出也不存在了。檢查結果竟然是這樣的。

可是當天晚上煉功時出現了問題:煉第二套功法時,胳膊舉不上去,胳膊一上舉下巴與鎖骨就挨上了。我不管它,能舉到甚麼程度就到甚麼程度。可肚子硬硬的,不能吃東西。我想:我有師父管,我是修煉人,甚麼問題也沒有。就這樣,天天學法、煉功、做飯、做家務,甚麼也不耽誤,該幹啥幹啥。

第三天洗碗時,就聽到肚子裏由一開始的小動到後來的咕嚕咕嚕翻江倒海似的響個沒完。哦,我明白了,肚子裏的零件是因為上次摔了一跤摔的錯位了,現在要歸位了,謝謝師父!第四天晚上再煉功時,胳膊也能舉過頭頂了,鎖骨也歸位了,我的眼淚也控制不住了,謝謝師父!

第五天一早一位同修來看我,我說:看看後背,是否摔青了?怎麼有點彆扭。同修掀起衣服,咂著舌說:老太太,一點青也沒有,連點紅都沒有,就是滿後背的小坑,如同大個的花生米,肯定是路上的石子硌的。我們倆異口同聲的說:謝謝師父!這不第五天我又滿世界跑去了。

結束語

我希望世人從我的經歷中看到大法的美好與神奇。法輪大法是佛法,大法是救人的,大法與師父是慈悲的,完全是為人得度得救的。

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它殺害了我們八千萬同胞,血債累累,不要聽信它的騙人鬼話,相信它、跟著它走只能走向無邊的深淵。

修煉中有很多不足,以後我會做的更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