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師尊再造了我的身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今年七十一歲了,從前我身體特別不好,不但有肝炎、氣管炎、心臟病、風濕病,還有很嚴重的神經性頭疼。自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以後,這些病症統統的離我遠去了。

無病一身輕的感覺讓我更深切的體會了大法的殊勝美好和師父的慈悲偉大,我的老伴也一度走進了修煉。可自從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大法以後,老伴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活生生的身邊的例子不相信,卻聽信邪黨的造謠誣陷,他不允許我煉功,也不聽我講真相,我當然不能放棄。多少年來,他不但多次毀了我所有的書籍,更因為修煉的事兒常常打我。

惡黨是非常邪惡的,它把這個國家搞得黑白顛倒是非混淆,又在對大法的迫害中,拉著許多無辜的生靈走上不歸路,我看著親屬不明真相又不聽真相,真是痛心疾首,卻束手無策。這讓我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

然而一段不尋常的經歷讓我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和師父的慈悲,也讓我從新審視自己的修煉道路。懷著無比感恩的心情,寫下這段往事,望與各位同修共勉。

二零一零年五月三日上午十點左右,我正準備去食堂買飯。過馬路時,突然有一輛公交車違章闖紅燈,衝過來把我撞倒了。我當場就失去了知覺。

昏迷中,我感覺自己去了好多地方。印象較深的是在某一個空間裏有一座非常大的房子,房間大廳的桌子上有個圓圓的東西不停的轉啊轉啊,我看到有很多人飛著過來看。這個空間裏看不見土,地上卻長了很多掃帚狀的植物,大概一米多高,上面結著五彩斑斕的果實,非常漂亮。

另一個清楚記得的,也是我醒來之前去的最後一個空間就是北京中南海的東門外,那裏聚集了許多人,正陸續順著東門往裏走,好像都是過去共產邪黨的一些領導人,就連周某也在其中。這時有個「人」對我說,「走吧,一起進去吧!」我一看,不對啊,這些都是死去的人啊!我擺擺手表示不能跟他們一起走。就這麼一想,我竟然醒了。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六月中旬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哪裏,女兒說我已經昏迷一個半月了,她說我被撞的非常嚴重,全身多處骨折,頭蓋骨也碎了,一半重一半輕,腦袋裏全都是血,左腦的頭骨已經沒辦法修復了,就連腦袋裏的東西也是醫生清洗後又放回去的。在那樣的情況下,沒人相信我還能活過來。

不知道為甚麼我的手被捆在床上。女兒告訴我,手術期間,最多每天要打三十二種藥,生命一直是靠點滴在維繫。可是在昏迷的狀態下,我總下意識的去拔針,弄得床上到處都是血和藥水。後來醫生就把我的雙手給捆起來了。

女兒看我醒來了特別興奮,她對我說,昏迷超過半個月能活過來的都很少,而您都在這兒躺了一個半月了。我突然下意識的去摸小腹,那一刻,我感覺到了法輪的旋轉,於是鬆了一口氣。昏昏沉沉的又睡了不知道多長時間。再醒來時,我隱約記起平時每天都會看一本書。閉上眼睛,果然有一本書顯現在我的眼前,可是書的名字卻被遮住了。

再看看周圍的人,丈夫和女兒,他們的名字我都想不起來了,感覺整個腦袋都是空的。我當時就出現了這樣的念頭:這些常人的事兒我記不起來沒有關係,但修煉的事兒我必須得想起來!我拼命地想,過了大概一個星期,我的腦海裏出現四個清晰的字:「苦其心志」[1]。

「苦其心志」!這是我甦醒以來第一個明確的概念。我繼續絞盡腦汁的想,用了十天左右的時間,我終於把整首經文想起來了。而此刻我也明白了這是師父又給了我一次生命,我一定要好好珍惜。

「在人心的考驗當中,對於一個修煉的人來講,在人和神兩種概念的認識中、互相的碰撞中,就會出現這個狀態。人的思想佔了上風,那他就會走向人;神的思想與人的正念佔了上風,他就會走向神。」[2]

在我醒來十幾天後,制訂了一個新的治療方法,用車子推我去一個大樓,房間很大人很多,我不知道要幹甚麼,他們拿兩個耳機扣住我耳朵,我覺得震的很難受。第二天,我不願意去,硬是把我推去。第三天又把我推去了,我當時說話困難,說不出來,心想:「我是大法修煉的人,不能這麼治啊。」我大哭起來,女兒只好把我推回了房間,這時就感覺肚子裏的法輪轉動的很厲害,我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從此以後,我的身體明顯的好轉,頭腦清醒度也在好轉,血壓也恢復正常了。

陸陸續續又想起來《洪吟》中的幾篇經文和《轉法輪》的〈論語〉部份,在出院的時候,我已經能夠背誦〈論語〉前三段了。

在這中間,我又恢復了一個記憶,就是打坐。經過大概一週的努力,我才第一次勉強坐起來,可一下子又感覺天旋地轉,昏了過去。堅持了十多天,我終於可以打坐了。雖然在常人看來我承受了極大的痛苦,不過說實話我在整個事件過程中都沒有疼痛感,我知道師父為我承受了很多。

八月十七日,我出院了。出院那天,醫治我的醫生豎著大拇指說:「你年齡這麼大,傷的這麼重,能恢復的這麼快,真是奇蹟!」

回家之後第一件事是看看我放大法書的抽屜,卻發現我所有的書、資料,包括裝有老師講法的MP3都沒了,我就掉淚了,這時候的我也想不起來煉功動作……我當時就生出一念,我要儘快恢復走路,於是我每天努力練習走路,這中間的辛苦就不說了,因為有信念在支撐我,我想去找同修,那裏有大法書!

十月份,我就能下樓了,同樓的老人們都很驚奇。有一個八十歲的老大姐,十年前我給她講過真相,當時她女兒知道後,大罵我,還要到派出所告我,結果不久後,她女兒就得病死了。這一次她看見我出了這麼大的事,身體卻能迅速的恢復,就若有所思的說:「你說的可能是對的!」我也再次告訴她讓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一回,她聽了我的話,等我再看見她時,她臉色恢復正常,她說自己也受益了,身上沒有過去那些病了!

到十月下旬的時候,我能走的遠點了,我就趕快去同修家講了我的經歷,同修送我一本小本《轉法輪》,我一看,哎呦,因禍得福了,我這眼睛,原來看大本的《轉法輪》都得戴花鏡,現在看小本的字都能看得清,可是,我再一看,忍不住又想哭啊,很多字都不認識了啊。回家,我就對著字典一個一個字的查……逐漸的,師父的書我也都湊全了,在大法的指引下,我很快恢復了更多的記憶。包括好多書上的字和五套煉功動作。

師父慈悲啊,再造了我的身體。身體恢復的非常好。剛出院那會兒,我就是皮包骨,出院後,我就開始長肉,從體重秤上看我只長了八斤,可我知道,身上的肉很多呢,絕對不只這幾斤啊,我想大概不是這個空間的物質。

距那次出事一年半的時間了,我現在走在街上,不知道的人根本看不出來我像經歷過這麼個大劫的人。現在,我又可以出去講真相了呢!

通過這事,我也真正體悟到:「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3]

只有堅信師父堅信法,奇蹟才會在你身上出現!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