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板撞扭腿未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今年六十五歲,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一路上全靠師父的看護。我由一字不識到能通讀《轉法輪》、師父的新經文及大法資料,對師父的話我是從來不打折扣的。

一天早晨,我背著小孫子沿著公路人行道向街上走去,一輛大貨車跟在我後面同向前行。上坡時,為躲避迎面來的大客車,貨車偏移車道,加速的朝我身邊直奔而來,我躲閃不及一下子被車撞飛了,肩上的孩子被甩出去了。在這一剎那間,我隨之喊道:師父!快救孩子呀!當我睜開眼睛,發現自己仰躺在公路邊上,距貨車一米多,孩子甩出去兩米多遠。我一下子站了起來,趕上前去抱起小孫子,發現孫子毛髮未損,只是也不哭,也不笑,呆呆的望著我,我拍了拍孫子的背心,他才回過神來衝我笑了。

司機跑過來,一把拉住我,說:「大媽,孩子沒事吧?走,我送你奶孫倆到醫院檢查去。」我忙說:「你看,孩子這不是好好的嗎?檢查甚麼哩?我是煉法輪功的,放心吧,沒事兒。」說完,我抱著孫子轉身向家中走去。司機站在那裏望著我,一臉的茫然。

我一跨進大門檻,感覺右腳脖子有些痛,是那種鑽心的疼痛。我忙坐下來,捲起褲腳,發現腳腕腫了,接近小腿處劃了一道三角形的小口子,我用手將皮按平,痛得我大汗都出來了。這時,幾位同修匆匆趕來了,進門就問:「怎麼樣?」我說:「沒事兒,就是腳脖子處劃了個口子」。同修甲用手輕輕的按摩了一會兒,說:「可能傷了骨頭,有師父法身看護著,沒問題。來,我給你包紮一下。」她將準備好了的硬紙殼夾著斷骨處,再用布帶纏好,將骨傷給固定。

這時,門外響起突突突的機車聲,接著貨車司機進門就說:「大媽,我還是要送你和小孩子到醫院檢查去。」我說:「不用檢查,一點事也沒有。」他嚴肅的說:「沒有事?你們看,車頭下的鋼板都撞扭了,還說沒有事?我知道你們煉功人不給人添麻煩,可我要對的住自己的良心呀!你們這一老一小,要是腿腳撞殘廢了怎麼辦?要是內臟,大腦裏摔的有內傷怎麼辦?大媽,再不能耽誤呀!」說完,一把將我抱到貨車上,還招呼同修把孩子也抱上車,突突突的開著車送我上醫院去了。

司機是個好人,他先給我辦了住院手續,住進病房,再用輪椅推著我和孫子,一個一個診室的進行診斷、化驗、透視、做CD、心電圖等檢查,當檢查到傷腿時,我再三的給他解釋,說撞傷我他不是有意的,撞斷骨頭是另有因緣關係的,我不會怪他的,更不會給他找麻煩。到醫院來做檢查是為了讓他放心,但必須答應我:不打針,不吃藥,不住院,已經對好了的斷骨頭不准人動。司機十分感動的說:「大媽,別急,還是等檢查結果出來了再說吧。」下午五點,所有的檢查結果都出來了,醫生診斷:小孩一切正常。我除了右腳脖子與小腿連接處粉碎性的骨折外,大腦、心臟、腸胃、血壓等一切正常,特別是血壓像青年人一樣好。這樣的檢查結果,太令人意外了。

司機握著我的手說:「大媽,你們法輪功太神了,我信了。不過,你不住院可以,你得先收下這些錢,我才送你回去,不然……」這時,我兒子和同修們都趕來了,我兒子抱起小孫子笑著說:「寶寶,沒事吧?有師尊保護著,不會有事的。」他見我們拉拉扯扯的爭持不下,忙解圍的說:「師傅,我知道我媽的脾氣,這錢她是絕不會收的。走吧,送我們回家!」說完,他將小孫子遞給同修,細心的抱起了我,司機忙開車門,說:「對,我們一起回家。」

兩個月後,我的腿徹底好了,人們都說我的腿是鋼板撞扭了也不殘的金剛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