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鶴崗市於秀琴老人三次被綁架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年已七十的於秀琴老太太,家住黑龍江省鶴崗市東山區新一地區,她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走路悠悠的,比年輕人走的還快。她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先後三次遭綁架,其中有一次是在地裏播種土豆時遭綁架的。

於秀琴這一輩子吃了很多苦,她在外面和男人一樣勞動付出,一樣辛苦。一個女人幹男人的活,使她身體從裏到外都是病,又沒錢去醫院檢查、醫治,肝、胃等五臟六腑都有病,肚子疼時趴在炕上烙,頭疼起來像裂開一樣,每月都疼一兩回,一疼嘔吐兩、三天,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家裏窮,看不起病,吃藥都捨不得,能省就省,也不知得的是啥病。於秀琴從小就相信佛、道、神的存在,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她那一身的病都好了,平生第一次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喜悅。以前的老熟人看見了,都說她臉上氣色好了,都說她變了,精神了。孩子說:「我媽不學法,早沒了。」因為以前住平房時,在一趟房住的那幾位身體比她好的老鄰居都沒了,她卻健健康康的,十七、八年不用吃一片藥。

第一次遭綁架

二零零一年,於秀英在自己的家中,突然有兩人闖入民宅,將她綁架到東山區工人村派出所,綁架迫害她的兩名警察一個叫田大偉,另一名是高某。在工人村派出所,她和呂淼被銬在一副手銬上,呂淼被勞教迫害兩年,於秀琴被劫持到鶴崗拘留所迫害十五天。

這期間在拘留所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張振福、范鳳珍等五、六人,范鳳珍是被迫絕食多日後轉到看守所的。張振福是一位正直、善良的老人,據他本人生前自述,他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每逢元旦前都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公道話。有一次張大爺遇到一位有正義感的警察,這位警察聽了張大爺講的真相後,不但沒迫害他,還親自將他送上火車。沒有任何過錯的張大爺被綁架到看守所,沒有大吵大鬧,而是用絕食抗議惡警暴行,呼喚人們的正義和良知,可是在野蠻灌食時,這位善良的老人當場被活活灌死。

張振福被迫害死後,拘留所減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於秀琴被非法關押十五天後放回家,范鳳珍也回到自己家中。

兩次被非法勞教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末,派出所又來騷擾善良的於秀琴,他們自稱抓人有任務,還說:外面抓人,老太太可別哪兒走,好好在家待著。可沒幾天就變臉了,於秀琴正在地裏種土豆,手腳都是泥,鞋裏鞋外都是泥,她在自己家的菜地裏再次被田大偉和高某綁架到工人村派出所。

在派出所被非法關押一夜,第二天被劫持到鶴崗市第二看守所迫害,從早到晚碼坐,被犯人房丹等破口大罵。工人村派出所構陷於秀琴,非法勞教迫害她三年,因為被迫害的身體虛弱,勞教所拒收,在鶴崗第二看守所,於秀琴被迫害的出現生命危險才被放回家。她被綁架後,家中暖氣凍壞了,房子被低價賣了,善良的老人沒有了家,只好寄居在妹妹家。

不久,她又遭綁架,這次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四、五十人,向陽公安分局惡警參與了迫害,據說向陽區政法委的孟某也參與了迫害。於秀琴被劫持到佳木斯勞教所迫害,大兒子兩次去看望她,勞教所不讓母子相見。一年後於秀琴身體出現生命危險,東山區政法委逼迫家人拿三千元錢押金才放人。

妹妹一家被騷擾

於秀琴回來後工人村不給落戶口,她去找,後來把她戶口落在妹妹家,一有風吹草動片警就去妹妹家騷擾,妹妹擔驚受怕,沒有了安全感。於秀琴去要自己的身份證,派出所、分局和辦事處互相推諉,跑了一天也沒結果,第二天又去才要回來。

沒有房子,住在妹妹家,沒有生活的來源,她去東山區政法委要那三千元錢,跑了四五趟要回了二千五百元錢,還有五百元錢不給她。辦事處、社區不給複查領取退休金的正常手續,妹妹找了幾趟,新一地區工人村辦事處孫傑(女)都刁難,妹妹急得直哭。於秀琴也去找,才不刁難,她才辦理了正常手續,終於領取了自己應得的退休金。

於秀琴老人與世無爭,與人無求,她修煉法輪功只是為了祛病健身,做一個好人,卻一次次遭綁架,一次次蒙受千古奇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