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被折磨癱瘓後離世 妹妹戶口被惡警私自遷除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省報導)鶴崗市法輪功學員譚延軍,三次被非法關押迫害,受盡各種酷刑折磨,致使全身癱瘓、生命垂危,於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中旬保外就醫,於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七日含冤離世,身後留下二個未成年的孩子。此前,其父譚國義在惡警的屢次迫害騷擾中於二零零四年七月三日含冤離世。而譚延軍的妹妹譚延偉戶口被惡警私自遷沒了,幾年不給解決。

譚延軍被折磨癱瘓後含冤離世

二零零二年一月九日早七點多,鶴崗市工農區法輪功學員譚延軍在家中被工農公安分局新南派出所惡警張軍、劉兵、姜金升綁架到新南派出所,惡警還非法抄家。工農公安分局副局長李樹江等用酷刑非法刑訊逼供,在鶴崗第一看守所對譚延軍進行各種慘烈迫害,手段之殘忍、毒辣,和歷史上殘害忠良的酷吏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一次李樹江提審譚延軍時,獄醫告訴李樹江:「不能再打譚延軍了,他去過市醫院鑑定了,譚延軍已經耳膜穿孔,又得心臟病。」李樹江沒有聽獄醫的勸告,還是打了譚延軍一天,給譚延軍使用大刑進行逼供,李樹江惡狠狠地說:「你不說就把你二百零六塊骨頭一塊一塊查著打,打死有名額,打不死留口氣就行。」打昏過去後給按手印,李樹江自己填寫一些「莫須有」罪名。

二零零二年五月五日國保科李恩厚提審譚延軍時說:「張興福市委書記說了拿法輪功當刑事犯整,打死有名額,打不死留口氣就行,出了事上面領導給擔著。」說著便給譚延軍用刑進行逼供,都得按照他們說的去承認。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譚延軍被打出心臟病、耳膜被打穿孔(有鶴崗市人民醫院鑑定),並且全身癱瘓不能動,只能躺在看守所的地鋪上,生活不能自理。鶴崗市公安局法醫鑑定:譚延軍被打得耳膜穿孔,打出心臟病,強直性脊椎炎,全身關節不能動,生活不能自理。獄醫讓譚家人去公安局上訪給譚延軍辦理保外就醫。

譚家人去公安局上訪,公安局法制科科長戴多華以譚延軍是法輪功學員為藉口,不秉公執法、不給辦理保外就醫,使譚延軍失去被救助的機會,直到被李樹江等惡警迫害的奄奄一息才放回家,譚延軍回家沒幾天就含冤離世。此前,譚延軍的父親譚國義在惡警的屢次迫害騷擾中於二零零四年七月三日含冤離世。東山公安分局新一派出所惡警肖春泉、楊茂林、王才參經常夜裏去譚國義家搗亂,家人不給開門惡警就用槍威脅。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流氓集團發動這場滅絕人性的迫害開始,黑龍江省鶴崗市的法輪功學員經常被騷擾、恐嚇、威脅,甚至被綁架、殘害致死。原鶴崗市市委書記大貪官張興福、原公安局副局長張春青等緊跟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戴多華擔任鶴崗市公安局法制科科長、直屬分局局長後,親自批捕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鶴崗市法輪功學員在有線電視插播《天安門自焚》真相,告訴世人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騙老百姓的。中共宣揚假、惡、鬥,不許老百姓說真話,不許揭穿騙人的黑幕。在張興福操控、指使下,鶴崗市公安局及所有派出所在全市掀起紅色恐怖,七天七夜大批綁架法輪功學員,上百人被非法勞教或含冤入獄,一個個溫馨幸福的家庭被迫害的妻離子散。

譚延軍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品行高尚,被折磨離世後,上蒼給了惡警李樹江嚴厲的警示和懲罰,李樹江不但沒有繼續升官,而且惡行並禍及家人:李樹江原有的糖尿病加重,有時走路都困難,他的妻子得癌症在痛苦中離開人世。

妹妹譚延偉戶口被惡警私自遷除

心地善良的譚延軍被惡警毒打死後,留下一雙年幼的兒女和一天天年邁的母親飽嘗世態炎涼。他的親人還不斷的被惡警騷擾、迫害。

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譚延軍的妹妹、法輪功學員譚延偉在家中被東山公安分局新一派出所惡警張祖林綁架到派出所。在新一派出所,張祖林強迫譚延偉在勞動教養書上簽姓名。張祖林威脅譚延偉說:「如果你不在勞動教養書上簽姓名,我就把你送到勞教所裏教養,如果你在勞動教養書上簽名,就監外執行。」譚延偉在勞動教養書籤了姓名,也沒給譚延偉勞動教養書。張祖林領新一派出所孟令軍等惡警去譚延偉家進行非法抄家。惡警把譚國義老人的遺物一件件翻遍沒有找到法輪功資料作為證據,把譚延偉手機扣押在張祖林那裏兩個多月仍沒有證據。張祖林又去譚延偉家騙譚延偉母親,以給譚延偉母親辦低保為名,騙譚延偉母親哪天去新一派出所找張祖林把譚延偉戶口遷出給譚延偉母親辦理低保。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日,譚延偉母親到東山公安分局新一派出所去取照好的身份證時,張祖林從譚延偉母親手中騙取戶口,在新一派出所戶籍張麗莉那裏拿印章,私自在譚延偉戶口那頁印上遷出字樣。

二零一二年三月譚延偉去東山公安分局新一派出所辦理戶口,新一派出所戶籍盧豔說:「沒有譚延偉戶口,沒有查到戶口信息檔案。」譚延偉給張祖林打電話問戶口的事,張祖林破口大罵譚延偉後說:「我不在那兒還找我。」譚延偉對張祖林說:「你把我戶口信息檔案遷沒有了,還罵我,我投訴你。」張祖林放下電話後,一會兒又給譚延偉打電話說:「你給新一派出所戶籍盧豔錢,給你辦理戶口。」

譚延偉母親去東山分局新一派出所找所長常期智。常期智讓譚延偉拿身份證去新一派出所辦理戶口,譚延偉戶口上,沒有出生地,沒有籍貫,在何時何地遷入本市欄裏打上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黑龍江省勞動教養刑滿釋放字樣,偽造假戶口。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日,譚家人向黑龍江省人民廣播電台新聞台省公安廳上線行風熱線投訴鶴崗市公安局東山分局新一派出所惡警張祖林私自遷沒譚延偉戶口信息檔案事件。鶴崗市公安局把事件轉發東山公安分局解決,東山公安分局紀檢委政治處主任閆守川,東山公安分局戶政局長張立東、姚偉東、高洪家給譚延偉編寫製造造假材料,以譚延偉修煉法輪功勞動教養為藉口,不給正常解決戶口問題。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鶴崗市公安局東山公安分局紀檢委政治處主任閆守川、東山公安分局戶政局長張立東、姚偉東、高洪家和東山公安分局新一派出所魏學忠、曹務申去譚延偉家以核實事實為名,去譚延偉家錄像、錄音,給譚延偉母親編寫偽造假材料來否定譚家人上訪的一切事實。然後,東山分局閆守川、張立東、姚偉東、高洪家和新一派出所魏學忠、曹務申進行非法抄家,從譚延偉母親手中搶走法輪功書籍和私人物品錄音機。

譚家人上訪公安局紀檢委綜合控申科,朗紹輝聽信東山公安分局紀檢委政治處閆守川編寫製造的造假材料,不主持公正,他們串通一氣,以譚延偉修煉法輪功勞動教養為藉口進行刁難,不給解決戶口問題。譚家人上訪公安局紀檢委綜合申控科朗紹輝,要求見公安局紀檢委書記劉仁全,劉不接見。公安局看門的不許進,譚家人給劉仁全寫上訪信反映冤情,劉仁全不接見也不給解決譚延偉戶口問題。

譚家人上訪公安局戶政支隊長王志軍,王志軍聽信公安局紀檢委綜合控申科朗紹輝編寫偽造的假材料,不給解決戶口問題。譚家人上訪公安局法制信訪蔣桂雲,蔣不實事求是,聽信公安局紀檢委綜合控申科朗紹輝編寫偽造造假材料,也不給解決戶口問題。

譚家人上訪鶴崗市公安局法制科科長、直屬分局局長戴多華,戴讓法制信訪蔣桂雲解決,蔣桂雲推諉,不負責任,不但不接待百姓上訪,還多次阻止上訪。譚家人去市公安局紀檢委控申科上訪,控申科讓去找東山公安分局政委羅殿成,羅不作為,拒絕接待。幾次找戶政支隊王志軍均被拒絕。譚家人幾次找戴多華,戴不給解決譚延偉戶口問題,不接待,一次譚家人進了戴多華辦公室,戴多華讓譚家人出去,譚家人問戴,警察迫害老百姓把戶口遷沒了,戶口問題公安局不管誰管?戴多華說開聽證會解決都到場。

在公安局接待上訪人員聽證會上,譚家人講述譚延偉被東山公安分局張祖林迫害和把譚延偉戶口信息檔案遷沒有了的全部經過時,戴多華說:別說沒用的。譚家人問戴多華解決問題不聽事情經過怎麼解決?譚家人講述完提出訴求,戴多華讓東山分局紀檢委政治處主任閆守川、公安局紀檢委綜合申控科朗紹輝、公安局法制信訪辦蔣桂雲、公安局戶政支隊長王志軍幾人宣讀編寫偽造好的造假材料。每當譚家人提出疑問,戴多華不讓譚家人提問,譚家人提出疑問不給解答,譚家人問戴多華:您給解答問題為甚麼不讓我問,我提出疑問為甚麼不給解答。戴多華說:「今天就解答這一次以後別再找我解決。」譚家人說:「今天的事不算完事,早晚還是事兒,你們材料都是造假,為甚麼不解決我提出問題?」戴多華回答不上來說:「今天就到這,問題解決完了。」說著往外走,草草收場,譚家人問戴多華:你不給解決問題,你叫甚麼名字,問三遍,戴多華不回答急忙往辦公室走了。

譚延偉是合法公民,她的戶口是應該受法律保護的,可是,幾年過去了,她的戶口問題不給解決,投訴無門,有冤無處訴。光天化日之下,哥哥被公安人員活活折磨而死,妹妹戶口被惡警私自遷沒。難怪在老百姓中流傳著這樣一句話:過去的土匪在深山,現在的土匪在公安。

惡警李興文遭惡報喪命。此惡徒任鶴崗市公安局局長期間,充當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工具,鶴崗市發生多起綁架、騷擾、跟蹤、利用手機偷聽等干擾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給法輪功學員本人和家庭造成極大傷害。他的惡行釀下苦酒,當局長沒等到退休就得癌症,在北京住院醫治也沒挽回可悲的下場。他在痛苦的煎熬中自食苦果,最後於二零一三年七月下旬死亡,成為江澤民流氓集團的犧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