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業軍人被從內蒙古勞教所劫持到黑龍江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轉業軍人蘇清賀,在當今社會,蘇清賀是百裏挑一的好人。可他與妻子新婚一個星期,就被迫分離,這些年來,夫妻離多聚少,特別是這兩年,他的妻子一邊打工一邊撫養年幼的孩子,還要牽掛被劫持在內蒙古勞教所的丈夫。如今勞教所解體,蘇清賀本該獲得自由回到家中,但卻被黑龍江鶴崗市東山區610劫持到洗腦班繼續迫害。

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發動的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禍國殃民,給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家庭以及他們的親人造成很大的傷害,給他們物質利益方面造成了很大損失。十幾年來,蘇清賀和妻子承受著不該承受的痛苦,雖然夫妻多次被迫天各一方,但無論遇到多少魔難、委屈、艱難困苦,這對夫妻忠貞不渝,保住了兩顆善良的心。

蘇清賀今年四十一歲,他參軍那三年正趕上一九九七年發大洪水。從部隊回來後,到鶴崗市糧食局八糧庫保衛科工作。蘇清賀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道德水準不斷昇華。無論在哪裏,遇到矛盾,他都向內找自己的不足,多看別人的長處。他不貪、不賭、不嫖、不吸煙、不酗酒,為人正直、寬容、誠實、善良。他在單位工作時盡職盡責,品行好;在家中孝順老人。

可他結婚一個星期就被關進鶴崗第二看守所,在牢籠內被從頭頂澆涼水迫害三天,當時正值二零零一年元旦前後,外面天寒地凍,牢房門上結霜,冷風呼呼從門縫往裏灌,冰冷的水從頭頂澆下來,他全身打冷顫,那種折磨讓旁觀的人都不寒而慄。

蘇清賀被迫害了一個多月,被勒索三千七百多元錢才放回家,但不久又和妻子一同被東山區公、檢、法構陷,雙雙被冤判四年。蘇清賀被關進佳木斯監獄迫害,被逼做奴工;他的妻子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哈爾濱女子監獄七監區迫害。蘇清賀的妻子心地善良,寬容忍讓,從不與人斤斤計較,許多犯人都稱讚她,可在車間做奴工時,卻被一名姓雷的女幹事搧耳光。

飽受四年鐵窗之苦,這對善良的夫妻終於和親人團聚。為了維持生活,蘇清賀去北京打工,二零一一年六月在北京朝陽區遭綁架、勞教迫害,惡警沒有給家屬通知單。蘇清賀沒有任何罪過,他被勞教是惡警在製造迫害。蘇清賀被劫持到內蒙古自治區少年勞教所,把一個成年人關進少年勞教所聽起來有些荒唐,可更荒唐、更違法的事還在後面呢!勞教書上的時間是從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八日至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

內蒙古自治區少年勞教所到期不放人,非法超期關押蘇清賀,一直超期關押到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七日。中共勞教制度本身就違法,在國際社會的長期譴責下,各地勞教所近期紛紛解體,所有被關在裏面的人員全部釋放回家。可蘇清賀並沒有回家,東山區610主任和工作人員視法律如兒戲,將蘇清賀劫持到鶴崗洗腦班繼續非法關押,那裏打著「法制學校」的幌子,幹的都是觸犯國家法律和傷天害理的事。

鶴崗洗腦班對被關在裏面的法輪功學員十分殘忍,採取毒打、電擊、酷刑、不許睡覺等流氓手段迫害法輪功民眾。洗腦班頭目(所謂的「校長」)叫艾洪武,是鶴崗市610辦公室副頭目,經常大聲說:共產黨對法輪功不講法律!所謂的「副校長」張子龍叫囂:這裏沒有法律!張子龍電擊一名女法輪功學員的陰部,還扒光一名男法輪功學員衣服,電擊全身和陰莖,他還和霍廣民等給一名女法輪功學員實施秦瓊背劍的酷刑。

了解洗腦班裏發生的一切這麼慘無人道,蘇清賀的親人日夜為他擔憂,不知他在那裏是否被惡人折磨?自從蘇清賀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後,他的家人四處奔走,東山區610主任和一名工作人員推諉,說上級讓綁架蘇清賀的。

鶴崗市東山區610主任和工作人員為虎作倀、助紂為虐,迫害轄區內的善良居民。當家人質問他們依據哪個文件、哪條法律綁架蘇清賀時,他們又推諉,也拿不出文件和法律條款。其實,東山區610與鶴崗洗腦班是在違法犯罪,他們已經觸犯《刑法》和《公務員法》,構成綁架罪和非法拘禁罪。他們非法關押蘇清賀不通知家人,無任何法律手續,無理剝奪家人探視權。

懇請還有良知的政府工作相關人員,幫助蘇清賀回家與親人團聚,也是在為你們自己和子孫做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