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摘疑雲:彭敏當年被強行手術、迫害致死的背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武漢報導)武漢市法輪大法弟子彭敏,於二零零零年二月底三月初被中共警察綁架,在武漢市青菱看守所遭到殘酷折磨,導致全身癱瘓;後被警察強行送醫院手術。

彭敏
彭敏

手術後,彭敏的後腰無故被割出一個大洞。院方人員公然聲稱,彭敏一天不死就一天不能出院!彭敏於二零零一年四月六日晚去世,去世前一天被注射不明藥物。彭敏去世後,醫院不許做屍檢,並配合警方立即強行火化。這一切反常的舉措,都指向一個目標:活摘器官!

彭敏被迫害致死經過

彭敏被非法關押在青菱看守所期間,獄警因為他堅守對「真、善、忍」的信仰,堅持煉功,多次對他進行毒打。在所長熊繼華和獄警的直接指使下,犯人們變著法子折磨彭敏,如「放禮炮」──惡犯用雙手抓著彭敏的頭,使勁地撞牆,撞得要像放禮炮一樣響,人當時就痛昏過去,後腦勺被撞腫、撞出血泡;又如「五雷轟頂」──惡犯用拳頭照彭敏的頂門心狠狠打五下,每一下都要發出「轟」的聲音;還有「定心腳」──惡犯用腳照胸部用力踢七下,照背部用力踢八下,所謂前七後八定心腳;等等不一而足。看守所所長熊繼華還經常親自指使一群犯人毒打彭敏,拳打腳踢,往死裏暴打,根本不管死活。在獄警朱漢東的指使下,彭敏多次被十五、六個犯人按在木板床上,用塑料鞋底猛烈擊打臀部。

二零零零年八、九月份時,彭敏的臀部中央和左腿長了兩個直徑十三至十五釐米的膿包,看守所不但不給治療,反而暗示犯人藉機「教訓」他。於是十幾個犯人將彭敏按倒在木板床上,輪流擠壓他身上的膿包,致使他劇痛難忍,全身由於劇痛而抽搐,連續近一個月晚上無法入睡,只能蜷縮在門邊。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彭敏再一次遭受惡警與十幾個犯人整整一天的毒打與謾罵後,四肢和脊椎第五塊骨頭粉碎性骨折、頸椎壓縮骨折,人整個散了架,當時就昏死過去了,送往武漢市三醫院搶救後甦醒過來,但已全身癱瘓。

其母李瑩秀得知該消息後,將彭敏接回家中,通過學法煉功,彭敏漸漸能吃、能喝、能說話,就在彭敏的情況開始好轉時,武漢市市公安局防暴大隊派來三十餘名警察,強行將他綁架至武漢市第七醫院,直接送入手術室。

手術後,彭敏被隔離在住院部二樓骨外科走廊盡頭的一間小屋內,外面用屏風擋住,警察協同武漢市「610」不許他的母親、哥哥彭亮離開,名為看護,實為隔離軟禁,以免走漏風聲。同時將武漢市武昌區中南街派出所的警察安插在隔壁的房間內二十四小時監視,以防他們同外界接觸。在當年三月份,有三個朋友成功探望彭敏,親眼看見彭敏腰部有個大洞,李瑩秀對他們說:彭敏一到醫院就被強行送進手術室,出來後腰部就有了一個大洞,醫院並沒有治療,只是折磨,想把彭敏搞死。

彭敏腰部為甚麼會有一個大洞?這在醫學「治療」上並無必要。彭敏會不會被活摘了腎臟?當時一般人很難想像到中共會邪惡的活體摘取器官。

在「610辦公室」及武漢市公安局的指使下,武漢市第七醫院院方對彭敏犯下罪惡後的心虛,從其之後的態度、言行中也能看出些端倪:手術後的彭敏,頭部以下的身體已經完全失去知覺。而院方對危在旦夕的他不聞不問,並公然對彭敏家人宣稱,彭敏要想出院,除非等死後,彭敏一天不死就一天不能出院!

二零零一年四月五日上午,彭敏被強行注射了不明藥物。四月六日半夜一點多,彭敏停止了呼吸。彭敏一過世,遺體立即被轉移,家人立即被隔離。二零零一年四月七日上午十時左右,警察將彭敏遺體強行火化。不久彭母李瑩秀也突然離奇死亡。

參與迫害人員遭現世現報

武漢市第七醫院配合中共警方迫害致死彭敏後,還積極配合中共宣傳媒體錄製假新聞毒害世人。院方對本院醫務人員及外界媒體謊稱:彭敏是因煉功跳樓自殺被警方救起。第七醫院骨外科醫務人員被欺世謊言矇騙,在彭敏去世後,協助警方阻攔家屬,拒絕家屬要求屍檢的合理要求,非法剝奪家屬的正當權利,並配合將彭敏遺體強行火化。這些醫務人員充當了中共幫兇,迫害大法弟子,犯下滔天罪行,現在開始陸續遭到天懲報應,並累及家人。

武漢市第七醫院後來被武漢市亞洲心臟病醫院收購,改稱亞洲心臟病第七醫院,對原七醫院人員進行重組,取消原骨外科,將其合併到外科,原科室人員八個醫生,只有兩人留在外科,其他六人中,兩人讀研離開醫院,其中一人已患膀胱癌,其餘四人不是停崗留職就是不予重用;原骨外科主任金建平,在兩年半前已中風偏癱,退在家,現年才五十三歲左右,其獨子開公司做生意,損失慘重。而這僅僅是開始。

善惡有報是天理。人做甚麼壞事,老天都在看著呢。迫害修煉法輪佛法的好人,其罪大如山。希望世人及當事人都能明白真相,及時悔悟,將功贖罪,或許還能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