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警陳慶武長期施迫害 彭惟聖父子又被非法勞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八日,武漢武昌公安分局「六一零」惡警陳慶武帶人綁架了大法弟子彭惟聖、彭亮父子,後將彭惟聖、彭亮分別非法勞教一年和一年半、關押在武漢市何灣勞教所。

惡警陳慶武,自1999年至今,一直參與對彭惟聖一家人的迫害。

彭家是五口之家,父親彭惟聖、母親李瑩秀、哥哥彭亮、弟弟彭敏、還有妹妹彭燕,一家人全都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雖家庭經濟不寬裕,但家庭和睦,安於淡泊的生活。然而在中共邪黨對法輪功持續九年滅絕人性的迫害中,彭家慘遭迫害,全家五人曾同時被綁架,一個月之內竟有兩位親人被迫害致死。以下彭惟聖一家被迫害的詳細情況。

彭惟聖被迫害事實

1999年秋,彭惟聖因二次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關在武漢市何灣勞教所二大隊。本應於2001年7月22日到期,武昌惡警陳慶武一夥害怕被彭惟聖曝光其親人被他們迫害致死的真相,將彭惟聖延期關押半年,到期後仍不放人,再延期三個月。到2002年,陳慶武一夥將彭惟聖直接從勞教所轉至武昌區610洗腦班迫害,隨後又轉至看守所,然後再轉至洗腦班;後來彭惟聖從洗腦班走脫,輾轉到新疆;陳慶武一夥花費大量人力物力竄到新疆,將彭惟聖綁架回武漢,非法關押在洗腦班,直到2003年6月底。至此,彭惟聖被非法關押迫害長達三年八個月。現在彭惟聖又被惡警陳慶武一夥非法勞教一年。

李瑩秀被迫害致死

李瑩秀1999年到北京上訪,被非法關進看守所,後於2001年4月29日被迫害致死。

在2001年4月6日,彭敏被迫害致死時,陳慶武夥同其他惡警為封鎖消息,綁架了李瑩秀和彭亮,關押在武昌區紅霞洗腦班,單獨看守。李瑩秀痛斥惡警迫害致死兒子彭敏,並表示要記下他們的罪行進行控告,招致惡警滅口,被惡警瘋狂毒打,當場打得腦袋破裂,送到第七醫院後不治身亡,死亡時間為2001年4月29日。當彭惟聖戴著手銬被械押從何灣勞教所到醫院看李瑩秀遺體時,發現李瑩秀的頭髮被剃光,頭部有創傷,鼻子和口中有瘀血,衣服上還有血跡。彭惟聖質問惡警:「李瑩秀到底是怎麼死的?」一個警察說:「李瑩秀的死因是她在兒子死後講話太多了。」

彭亮被迫害事實

彭亮進京上訪,於2000年3月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武昌區紅霞洗腦班。後因弟弟彭敏被迫害致死一事,於2001年4月再次被抓捕關押在武昌區紅霞洗腦班,在兩位親人被迫害致死後從洗腦班回家。2001年7月,彭亮通過互聯網,委託國外代理起訴湖北省公安廳長,招致邪黨報復,於2001年8月再次被綁架關押,輾轉關押於武漢市第二看守所(專門關押重刑犯、死刑犯的地方)、武昌青菱看守所、湖北省610洗腦班、武昌區610洗腦班。非法關押期間,邪黨惡警為逼迫他放棄控訴,揚言要把他妹妹彭燕送往臭名昭著的湖北沙洋農場,要整死她,同時對他實施種種酷刑,導致彭亮兩次出現生命危險送醫搶救。現在彭亮又被惡警陳慶武一夥非法勞教一年半。

彭敏被迫害致死

彭敏2000年3月到北京上訪,被非法抓捕,被惡警作為「骨幹人物」關進武漢青菱看守所。後於2001年4月6日被迫害致死。

彭敏在青菱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管教朱漢東多次唆使犯人毒打他。2001年1月9日管教再次毒打彭敏,造成脊椎第五塊骨頭粉碎性骨折,頸椎壓縮骨折,致使頭部以下全身癱瘓。

彭敏回家不到一週,惡警陳慶武一夥三十多名警察強行將他綁架至武漢市第七醫院,單獨關押在最裏面一個房間內,外面房間都是警察看守,其實根本沒有給予治療。這時的彭敏頭部以下的身體已完全失去知覺,其背部有一個大洞。

惡警公然對彭敏家人宣稱:要想出院,除非等彭敏死後,彭敏一天不死就一天不能出院。

2001年4月5日,從未給彭敏治療的第七醫院給他注射了一針不明藥物,致使彭敏於2001年4月6日凌晨含冤而死。

在無任何家人在場和簽字的情況下,彭敏遺體在2001年4月7日上午十時左右,被惡警陳慶武一夥強行秘密火化。此時彭家其他幾位親人,都被非法關押著。

彭燕被迫害事實

小妹彭燕於2000年3月被非法關進武漢市第一看守所,期間被釘在「死人床」上39天,被釘著不能動彈時,看守所長朱梅玲親自動手、並唆使犯人毒打彭燕。後來,彭燕還被上刑具長達4個多月:吊銬、反銬,經常不讓睡覺……

在2001年4月29日母親李瑩秀被迫害致死的當天,惡警說放彭燕一個人在家不放心,給她找個地方,於是非法判她三年徒刑,關押至2001年8月7日,轉到武漢女子監獄噴織中隊。在武漢女子監獄,彭燕遭受了更厲害的殘害,每天被強迫站立20個小時,只能睡2個小時,有時完全不讓睡覺,整晚被反吊銬在鐵柵欄上,腳不能全部著地,上身向下傾斜,身體重量集中在手腕銬子處。就這樣每天惡警指使犯人毆打她,不許她睡覺,後來乾脆把整個接見樓空出來,將她關進去,不分晝夜的折磨,至此她的身體遭到極其嚴重的摧殘。

彭惟聖全家人在被關押期間,都遭受了嚴酷的迫害,如冬天被潑冷水、灌冷水,用鞋底抽打,上刑具,吊銬等等。


惡人電話:
武昌區610頭目:陳傳全、鄺培勇
武昌分局610頭目:陳慶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