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沒有兒童的家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今年的六月一日,在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螃蟹甲紫金村,像往常一樣,許多家庭的爸爸媽媽帶著孩子早早出門,經過一個裝有藍色卷閘門的家庭,來到螃蟹甲車站候車。孩子們身上穿著節日的盛裝,爸爸媽媽們包裏準備好了照相機和更多的鈔票。當孩子們在幼兒園或小學裏的「文藝匯演」上歡樂歌舞時,爸爸媽媽們會調好相機的焦距,鎖定自家的孩子,從座位上微微站起,幸福的「啪啪」拍個不停。

可是,有誰知道,在紫金村兒童的川流中,本來應該有著彭惟聖和李瑩秀夫婦倆的幾個孫子或孫女的。如今走到彭惟聖的家門口,所能見到的只是一道緊閉的破舊的藍色卷閘門。紫金村的兒童在藍色卷閘門邊嬉戲玩耍或跑來跑去,追逐著童年的歡樂,根本不會去想:這戶人家怎麼沒有一個兒童?

武昌螃蟹甲紫金村90號:彭惟聖的家門
武昌螃蟹甲紫金村90號:彭惟聖的家門

當視線落在藍色卷閘門上的時候,一個十二年前的清晨的畫面會自然浮現:晨光熹微,兩個小伙子拉起卷閘門,一對四五十歲的夫婦和他們的一個大姑娘,正精神抖擻的從門裏走出來;他們一家五口要前往附近的湖北中醫藥大學校園去參加法輪功的晨煉,手提袋裏放著五個圓圓的坐墊。

這夫婦倆就是彭惟聖和李瑩秀;這兩個小伙子便是彭亮和彭敏,彭惟聖家的老大和老二;這個大姑娘便是彭燕,這家的老三。

彭惟聖和李瑩秀,原是上個世紀六十年代遠赴新疆的武漢知青,由於二十多年來的辛苦勞作,李瑩秀身患重病:嚴重的支氣管哮喘、肺氣腫、寒癆病,使她無法繼續呆在新疆,彭惟聖一家就在一九八七年搬回了武漢。可是由於沒有很多的錢治病,李瑩秀的病情日漸加重。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一九九七年,這時彭亮和彭敏都從學校裏出來了,有了自己的工作,彭亮會做水電工程,彭敏就職於一家物流公司。一個偶然的機會,彭惟聖得到一本《轉法輪》,他看後覺得很好,決定要學法輪功,同時也動員全家人都來學,就這樣,彭惟聖一家五口在一九九七年先後開始了法輪功的修煉。在修煉後不長時間,李瑩秀的身體就開始好轉,心情也舒暢了。

彭燕回憶起了一九九七年到一九九九年這兩年間藍色卷閘門後的幸福:

「那時的我們,每天早上早早去煉功,每天晚上到煉功點去學法,回到家,我們一家五口還齊聚一堂,互相分享、交流在修煉上的體會,我們沐浴在大法修煉的幸福中,遠離了世間煩惱,真正感受到生活的輕鬆和快樂,心裏充滿了無邊的喜悅,對未來也充滿了希望。」

彭惟聖一家:彭敏、彭惟聖、彭亮、李瑩秀和彭燕
彭惟聖一家:彭敏、彭惟聖、彭亮、李瑩秀和彭燕

一九九八年以喬石為首的部份人大離退休老幹部,對法輪功進行了數月的詳細調查研究,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可以想見,當時彭惟聖一家聽到這個好消息時,感到是多麼的必然。

但是,中共江澤民一夥還是容忍不了人數上億的中國人擁有自己的獨立的信仰。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了對法輪功的迫害。

彭敏遭虐殺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六日,彭敏被中共非法關在武昌青菱看守所,將近一年時間,看守所的「牢霸」在所長熊繼華和管教的直接指使下,變著法子殘酷折磨彭敏。酷刑有:「放禮炮」──犯人雙手抱著他的頭,使勁用力地撞牆,撞得要像放禮炮一樣響,人當時就要痛昏,後腦勺被撞腫或撞出血泡;「五雷轟頂」──犯人用拳頭照他的頭頂頂門心用力打五下,每下都要發出「轟」的聲音;「前七後八定心腳」──犯人用腳照他的胸部用力踢七下,照背部用力踢八下;這期間彭敏更是常常被十五、六個惡徒按在木板床上,用塑料的鞋底猛烈抽打臀部。

二零零零年八、九月份,由於遭受虐待,彭敏左腿和身上分別長出了兩個直徑約十三到十五釐米的膿包。惡警朱漢東暗示十幾個犯人輪流擠壓他身上的膿包,致使他身體抽搐,劇痛難忍,連續一個月晚上無法入睡。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彭敏被惡警與惡徒毒打一整天後,脊椎第五塊骨頭粉碎性骨折、頸椎壓縮骨折,人整個散了架,當時就昏死過去了,送武漢三醫院搶救後醒來,但已全身癱瘓。後被母親李瑩秀接回家中。

就在彭敏在家中能吃能喝,能說話,漸漸好轉時,卻又被武漢市「六一零」夥同武昌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強行綁架至武漢市七醫院,被隔離監視在走廊盡頭的一間小房裏。三月份,有三人朋友去醫院探望彭敏。當時李瑩秀照顧彭敏翻身,側了下身,只見彭敏腰部有個大洞,李瑩秀從病房裏出來,對三個朋友說:彭敏一到醫院就被強行被送進了手術室,從手術室出來腰部就有一個大洞了;在這裏,並沒有好好治療,只是折磨,想把彭敏搞死。

二零零一年四月五日上午,彭敏被強行注射了不知甚麼藥,四月六日半夜一點多,彭敏停止了呼吸,當日上午十時左右彭敏遺體就被秘密轉移強行火化。

李瑩秀遭不測

中共殺害了彭敏後,為了封口,又把李瑩秀和彭亮關進「楊園洗腦班」。李瑩秀痛失愛子,幾日粒米未沾,出現發燒症狀,後又遭四名警察一陣暴打,強行架走。李瑩秀說要記下他們的罪行,隨即被警察將腦袋打破,送武漢市第七醫院後不治而亡。這一天,是彭敏過世的第二十二天(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九日夜)。頭髮被剃光了、頭部有創面、口裏還有膿血、腦袋上斑斑血跡──這是李瑩秀留給親人的最後印象。

當彭惟聖看到妻子最後一眼時,他剛從武漢何灣勞教所押來、雙手戴著手銬,他激動的一再追問死因,在場的公安無意中透露:因為彭敏死後,她講的話太多了。

彭惟聖因不放棄法輪功的信仰,先後被中共綁架五次,被強行非法關押洗腦八次,被非法勞教兩次,第二次非法勞教期間,在武漢市何灣勞教所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二零一零年年末又被非法關押在楊園洗腦班,出來後,不知寄居何方。

一陣喧嚷聲,讓人從追憶裏醒過來,抬眼看到一家麥當勞餐廳前面:一群兒童飛出餐廳,列隊開始了慶「六一」的舞蹈,他們的每個細胞沉浸在歡樂的世界裏。

如果此時此刻彭惟聖看到這樣的情景,他也許會駐足凝望片刻,發出感歎:「啊,小孩子們!要不是十二年前的那場風暴……」

中共就此住手了嗎?

那場風暴依然還在,彭亮和彭燕依然身處風暴的中心。

修煉法輪功使彭亮身體健康,道德高尚。但中共的反應卻是:無休無止的迫害。就在今年六一兒童節的前一天,中共武漢市洪山區法院非法開庭審理彭亮的案件。這是中共第七次對彭亮橫加迫害,原因是彭亮噴寫「法輪大法好」的標語。法庭上有律師做了無罪辯護,律師聲稱:中國憲法保護信仰自由。此前,中共以莫須有的罪名,對彭亮實施過六次迫害了。其中有三次彭亮被迫害得差點死去。二零零一年底那次被綁架和迫害,送到同濟醫院才搶救過來;二零零二年被劫持到楊園洗腦班期間,也被折磨的生不如死;二零零八年在武漢何灣勞教所也差點被摧殘得死去。

雖然彭燕是個柔弱的女子,但也長期經歷著中共最邪惡的迫害。二零零零年,她被武漢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惡警曾兩次強迫她睡「死人床」,折磨時間長達三十九天。就在母親李瑩秀被迫害死後一個月,彭燕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武漢女子監獄受盡酷刑折磨。出獄後,由於父親和大哥經常被綁架,她營救親人腳步從來就沒有停歇過。去年年末,當他得知父親和大哥又被綁架到楊園洗腦班後,就從千里之外趕回武漢,四處奔波,營救父兄。不久父親彭惟聖獲釋回家,已呈精神失常狀態。就在彭亮將被非法開庭的前兩天,彭燕請好律師並打算親往法院做辯護的時候,遭武昌區糧道街派出所綁架。

於今,彭亮已經四十歲左右了,彭燕也三十大幾歲了。在中共揚言「三個月除掉法輪功」並開始大肆迫害的那年,彭亮和彭燕才二十來歲。

於今,正值李瑩秀和彭敏遇難十週年,彭亮身陷囹圄無法祭奠,而彭燕剛在今年四月份,通過筆墨第十次表達了對逝去親人的追思,在五月底就被中共綁架。兄妹倆都沒有兒女,「樹欲靜而風不止」,哪有養兒育女的功夫。

藍色的卷閘門靜默著,似乎有所訴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