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務員在利益面前不動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四日】我是一個業務員,經常給批發商送貨,和送貨的司機還有單位的同事關係相處的也比較溶洽,他們也都知道我修煉法輪功,也都知道好,因為平時沒事時我經常和他們講一些《轉法輪》中師父講的法,我平時做事時他們也都看到了。

一、不重小利

一次在我出門剛剛回來的第二天,我們一起去送貨,他們就在我背後小聲的說話,我也沒有太在意,我還以為他們在說一些自己的事,不想讓我知道,我也沒有多想,送完貨後,車裏面還有一些多餘的,他們就和我說:「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們把剩下的這些貨賣給零售商,可以多賣點錢,往上面報賬時可以按照正常的報,剩下的我們去吃飯。」

聽到這裏我才明白他們一直在我背後說甚麼。因為我是管業務的,送貨的錢得我去收,每天都得往財會報賬。他們一直在想怎麼樣才能說服我,讓我不要把這事說出去,還得把多賣的錢合情合理的放到自己的口袋裏面。我就想我是修煉法輪功的,這不義之財我是不會要的,他們這麼做對他們來說也不是在做好事。就善意的勸他們不要這樣做,我說:你們以前做了也就做了,這事我不知道也就算了,但現在我知道了,我站在為你們好的角度去講這事,你們不要再這樣做了,我師父講:「常人有各種不好的心,為了個人利益,做了各種不好的事情,會得到這種黑色物質──業力。」「如果這種黑色物質要多的時候,它在人體周圍就形成一個場,把人包圍起來。」「有病了你要難受,生老病死的,就是讓你在這個苦中還業」[1]。我說:你們這樣做對你們自己一點好處也沒有,你們要得這不義之財,你們得給人家多少德,不失不得,換回來的是一身的病和魔難,一生做的壞事,你得遭多少罪才能還得了,對你自己和家人都不好。

他們一見我這麼說,也都知道是為他們好,也明白了失與得的關係,就說:「那我們怎麼辦?我們都把貨賣了?」我說:「這沒有關係,我報賬時把錢按照零售的報就可以了,只要我們不動這錢就行了。」他們都很感激的說了聲謝謝。我說:「你們要謝就謝謝我的師父吧,是我師父讓我這樣做的。」他們又學我做手勢(雙手合十)說:「謝謝師父」。

我們在回家的路上又聊了很多。

二、不做假賬

一次送貨時,不小心忘記收錢了。我平時是不會這樣的,因為那天是父親過世的第五個星期,和姐姐們說好了,下班時一起去看父親。從小父親就很疼愛我,父親的突然離世給我的打擊很大。這天原本應該和經理請假,但是一想到我要是請了假,車就得在家停一天,當時也找不到臨時幫送貨的人,這樣對公司的損失很大。我強忍心中的悲痛,一路送貨時司機不時的提醒我要把錢收好,可是就在送最後兩家貨時,突然跑出來一個臨時買貨的人,他跑到我們車旁一邊說他要一箱水,一邊抱起一箱純淨水就往對麵店裏跑去,還一直大喊讓我到他的店裏去取錢,我們把三十箱純淨水送到批發部,正要收錢時,我一下想起了還有那一箱純淨水沒有收錢,我就把貨單給了批發部,忘記了收錢,就去那家把這一箱純淨水的錢收回來,上車就往家趕,當時司機還一直問我錢收了沒有,我說收了,我當時認為司機問的是那一箱水錢,沒想到他問的是那三十箱的純淨水錢,在回家的路上我一點錢,數沒對上,正好是三十箱的水錢,六百七十五元,我這才想起來沒有收那批發商三十箱純淨水的錢,我們按原路返回到批發部,在返回的路上司機就和我說這家人的人品,是有名的賴帳,這錢是不好要,讓我想辦法把錢要回來。

我們下車到了批發部,我和批發部的人說忘記收錢了,他們卻說錢給我了,我就把當時發生的事說了一遍,他們就說錢早就給我了,讓我不要再和她說了,我要是再說這事,她就要犯心臟病了,還說前兩天就有人說欠錢沒還,反正無論你怎麼說,她就是說把錢給了,說多了她就要犯病,我一看她是鐵了心的不想把這錢還給我。我也無力再和她講下去了,就和司機說:「我們還是回去吧。」

在路上我想了很多,通常我們在做帳時,會遇到這種事,錢要不回來,我們就會做假賬,把錢堵上,這樣自己不會掏腰包。那時我一個月才掙五百元工資,算上提成也掙不了多少錢。當時我就想:「我是一個修煉的人,是我心不在焉才造成這種後果,怎麼能想到要去做假賬來掩蓋自己所犯下的錯呢?無論我和批發部的人有甚麼樣的因緣關係,看上去是她沒給我錢,也許在哪一世是我欠了她的呢,用這種方式還了。」第二天我取了六百七十五元錢,把錢還給公司了,心裏踏實多了。我這個人從小就沒有欠人錢的習慣,要是欠了人家的馬上就得還上,要不連睡覺都睡不好,現在修煉了就更得嚴格要求自己了。

在此感謝師父、感謝大法讓我有了正確的選擇,知道了人生的路怎麼走正,人類社會這個大洪流,大染缸,有幾個人不隨波逐流,不被污染。只有法輪功這裏才是一塊淨土,讓人道德回升。法輪功對國家對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