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婪的愚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呂洞賓成仙時,想找一個不貪心的徒弟傳授他的仙術,於是變成一個賣湯圓的老人。並在攤子上貼一張紙「湯圓一文錢吃一個,兩文錢吃到飽。」從早到晚許多人都跑來吃湯圓,竟然沒有一個人是吃一文錢的。黃昏已近,來了一個青年付了一文錢,吃一個湯圓便走了。呂仙人大喜過望,急忙追上去問,「你怎麼不用兩文錢吃到飽呢?」那人無奈地說:「可恨我身上只剩一文錢。」呂洞賓長嘆一聲縱身飛入天際,終身沒有收徒弟。

現實生活中,人每天都在為生存奔忙,為生活奮鬥,來不及感受與琢磨眾多的為甚麼。人的一生就是由慾望支撐著、操控著,而慾望的具體表現又附著在「名、利」之上,名是虛的,為滿足虛榮心;利是實的,為滿足身體各個器官飢渴的需求。人以私利為中心,以虛名為半徑畫圓,不斷地畫下去,由小至大,使自己的慾望起來越膨脹,膨脹到理智不清、來者不拒、「多多益善」了。

漢語中有個成語叫「利令智昏」,人們在看到兩文錢就能飽餐一頓,可能會在心裏恥笑老闆不會做生意,竊笑自己佔到便宜的時候,他們永遠也想不到多佔這一文錢的便宜、這一文錢的貪婪使他們失去的是甚麼?得到仙術就能成仙,成仙不但能擺脫生老病死,而且神仙住的地方都是樓宇巍峨、寶物琳瑯滿目的地方,一碗元宵豈能比得了?!只重視眼前的既得利益,讓人只能在愚見裏,為蠅頭小利而喜而憂而奔波而拼搏而勾心鬥角甚至圖財害命,從而忽視了失去的是甚麼,這不是「利令智昏」又是甚麼?況且人世間的東西即便是得到了也不會長久,也就是所謂的「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這個故事讓我聯想到在長達十四年的對法輪功及其學員的迫害當中,被中共邪黨利用來對法輪功及學員實施迫害的人,他們受邪黨「無神論」的毒害,不聽勸善之言,不相信「善惡有報」天理,為了自己的一點私利、為了自己撈取政治資本死心塌地跟著邪黨作惡,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實施各種滅絕人性的迫害,很多這樣的人已遭惡報,這樣的例子在中國大陸大量發生,僅明慧網報導的就有近萬例。他們的悲劇不僅僅是因小失大,而是付出生命去承受作惡的後果。

一、「多活一秒鐘都是煎熬」的惡果。

中央電視台社會專題部副主任、原新聞評論部副主任陳虻,製作了天安門自焚偽案的假新聞,為江澤民一夥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大開殺戒鋪路。二零零八年因胃癌死亡,死前被折磨得死去活來,痛不欲生,自己哀求醫生不要搶救了,說多活一秒鐘都是煎熬。

上海寶山區公安分局國保處警察魏志耘積極迫害法輪功,被提為科長,年薪十多萬。二零零七年初,對向她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口出狂言:我才不相信甚麼因果,共產黨給我現在的一切,我就為它辦事,人總要死的,無所謂。隨後又惡言詆毀法輪大法師父,並狂妄的說「看誰活得過誰」。二十多天後,在單位上午開會前,魏正撥打手機,突然倒地不省人事,大小便失禁,暴亡。身體變形膨大,五官扭曲腫脹,二目大睜,死相極其恐怖,年僅四十二歲。

二、迫害元凶們面臨整肅的開始。

二零一二年,重慶副市長王立軍突闖成都美國領事館,震驚國內外。薄某把王立軍一手拉到重慶身邊,轟轟烈烈地「唱紅」、「打黑」,一朝反目,這種以利益為紐帶互相利用的人立刻生死相搏。王立軍提供給美國人的機密材料中,有兩個極為關鍵的訊息:一個是薄某在遼寧主政期間,為討好江××,發明了秘密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販賣牟利,並在羅幹、周永康等江系流氓集團的支持下,竟然作為經驗推廣到全國。另一個就是利用政法委控制的武警部隊伺機政變。從而開啟了一年來,中共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內鬥傾軋。

從二零一二年年末至今,政法委體系不斷得到整肅。有人在習近平上任三個多月的時候統計,各級政法委高官被雙規、逮捕人數就已高達四百五十三人,其中屬於公安系統的三百九十二人,佔總人數近九成。另有十二名政法高官自殺身亡。近日中共中紀委通報,正在調查中石油副總經理兼大慶油田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王永春;八月二十七日又有三名中石油高管被通報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調查。周永康曾擔任正部級高官並掌管石油系統十三年,這四個人恰恰是週的忠實馬仔,矛頭指向何人,昭然若揭。

以上這些人都聽到過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明白法輪功是被誣陷的,迫害法輪功才是犯法,但是他們自認聰明,認為自己最重現實,當他們失去最寶貴的生命的時候,他們所貪得的錢財、官職還值一文錢嗎?「前車之覆,後車之鑑。」那些還在昧著良心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你們想一想你們所貪得的一切,比起你們的生命是不是一文不值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