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悍婦的妒嫉想到江氏的下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八日】從前有一個山東臨朐人,名叫李九常。曾經在荒郊野外喝酒,看見一陣旋風發出「蓬蓬」的聲音而來,以為是鬼神,就洒酒於地,用以祭奠。

後來因為到其它地方辦事,李某路過一個寬廣的府第,宮殿樓閣十分宏偉壯麗。一個青衣人從裏面出來,邀請李某入內,李某連忙推辭。青衣人就非常殷勤的邀請他,李某說:「我從來不認識您,您是不是認錯人了?」青衣人說:「沒錯。」於是就把李某的姓字說出來了。李問:「這是誰的家啊?」青衣人答曰:「進去就知道了。」於是就跟著進去了。

進了一層門,看到一個女子手和腳都釘在門扇上,近前一看,原來是自己的嫂子,大驚。李某有個嫂子,胳膊上生了惡瘡,一年多無法起床行動。看到這種情況,怎麼也想不到嫂子怎麼會變成這樣,轉念一想,來人邀請是不是也不懷好意啊,心裏不免畏懼害怕,不敢前行了。禁不住青衣人一再催促,才繼續進入大殿。

到了殿下,見上面有一個人,穿衣戴帽猶如王者,氣派非凡,十分威猛。李某下跪匍伏地上,不敢仰視。王者命令僕人把李某扶起來,安慰他說:「別害怕,我因為以前叨擾您的杯酌,喝過您的酒,想見見您表示感謝,並沒有其它的緣故。」李某聽他這麼說,心裏才踏實了,然而終究不知道甚麼時候請他喝過酒。王者又說:「你不記得在田野中祭奠鬼神的事了嗎?」李某頓時明白過來,知道王者是閻王,就拜請閻王說:「剛才看到我家嫂子,受到嚴厲的酷刑,看到親人這樣,實在讓人難過。祈求大王饒恕她吧。」閻王說:「此人非常兇悍妒嫉,應該得到這樣的懲罰。三年前,你兄長的妾生產時肚腸露出來,她暗地裏用針刺在肚腸上,使得人家的腹部經常疼痛。這還有人倫了嗎!」李某苦苦的哀求閻王。見李如此堅持,閻王才說:「看在你的面上饒恕她了。你回去之後要勸悍婦改正行為,糾正錯誤。」

李某感謝閻王離去,出來時看到門扇上已經沒有人了。回家看望嫂子,嫂子躺臥在床上,生瘡流出的血把席子染成了赤黑色。因為小妾做事違逆了她的意思,正在辱罵小妾呢。李某連忙勸止說:「嫂子別再這麼做了!今天的受苦得重病,都是平常妒嫉導致的啊。」嫂子生氣地說:「小叔子真是好男人啊,你房中的娘子真是比孟姑姑還賢淑,任憑你東家眠,西家宿,也不敢說一聲,看來是小叔子乾綱嚴厲,還要代替哥哥教訓我這個老婆子啊!」李微微臉紅說:「嫂子別生氣,如果我說出原因來,恐怕您哭都來不及了。」李嫂子答道:「我又不曾偷了王母籮中的線頭,也沒有與玉皇大帝香案的神吏眉目傳情,恪守婦道,從未有淫邪之念,胸懷坦蕩,有甚麼可哭的呢!」李某小聲對嫂說:「用針刺人的肚腸,應該是甚麼罪啊?」嫂子聽他這麼一說,頓時變了臉色。李某就把在地府看到的情景告訴了嫂子,嫂子戰戰兢兢,驚恐不已,鼻涕眼淚交流,哀傷地哭叫著說:「我不敢了啊!」哭哭啼啼著眼淚還沒幹,感覺疼痛立刻消失了,十天的功夫疾病就痊癒了。

從此李嫂痛改前非,大家都稱讚她賢良淑德。後來小妾又生產,肚腸又暴露出來,腸上的針還在,拔掉後,腸痛的毛病才消失。

異史氏評論道:「有人說天下的兇悍妒嫉如李嫂者,還有很多,只可惜陰間的法網漏掉的太多了。要我說,不是這樣的,幽冥陰間的處罰,未必沒有比釘門扇的刑罰更嚴重的,只是沒有回信給陽間罷了。」

由李嫂的妒嫉,我想到了中共的黨魁--江氏,因為看到法輪功信徒眾多,連政治局常委的家屬都煉了起來,自己的老婆也開始學法輪功,頓時感到自己失去了威望,對法輪功創始人妒嫉之極,認為法輪功是在和中共爭奪群眾,必欲除之而後快。於是不顧六個常委的反對,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動用國家的全部專政機器,軍,警,特務,外交,媒體,廣播等等,全國從上到下的鎮壓法輪功。因為一個人的妒嫉而發動全國性的政治運動,也只有共產國家才能搞的出來。可是十年過去了,法輪功依然沒有被打倒,相反,鎮壓者卻失去民望,病入膏肓,中共的統治已經遭到全國人民的反對,6千萬人退出中共邪黨,中共正如臥病在床的李嫂,在另外的空間遭受懲罰,而那些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人也是一樣,都要受到神的審判。

李嫂還有改正罪行,從新做人的機會,可是對於中共,神已經判了它死刑,貴州平塘藏字石上刻「中國共產黨亡」即是明證。據一些有功能的人看到,江氏已經在陰間地府承受無盡無休的懲罰呢,其痛苦非人間語言可形容萬一。那些口口聲聲說「江××給我錢,我就為它賣命」的人,你們可想到自己的未來了嗎,你們活的幸福嗎,你們希望遭受江氏一樣的懲罰嗎?如今,「天滅中共」的事實已經擺在眼前,要想有未來,只有退出中共邪黨,不要再為其賣命,不再迫害法輪功,才能有新的人生,才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