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裏的攝像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二日】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六日報導,廣西師範大學青年教師王湘林,因在課堂上講述各國共產黨在歷史上的種種暴政,並預言實行同樣制度的中共也必將走向滅亡,被該校黨委安排的學生特務對王湘林老師的上課內容進行錄音錄影,作為迫害的所謂證據,被師大保衛處夥同桂林市國保綁架,罪名是宣傳《九評共產黨》及法輪功,被非法勞教一年半。看完這篇報導,十年前響徹教室的那陣掌聲,又迴響在我的耳邊。

那是一九九九年冬天,正在帶畢業班的我因為修煉大法,被非法關押達幾個月之久。從看守所回到單位的第一天,我到教室上課,剛走上講台,講台下頓時響起了一陣熱烈的掌聲。那陣掌聲,像一陣驅逐邪魔的爆竹,清脆悅耳,振奮人心。我看到不少女學生的眼裏流下熱淚,男學生們則竭力抑制著激動的心情。學生們用水一樣明淨的眼神告訴我:不管烏雲多麼黑暗,真理的光輝永遠照耀在每個人的心田;不管中共怎樣誹謗,信仰「真善忍」的老師是學生們真心喜歡的老師!

那陣熱烈的掌聲,在全國鋪天蓋地的誣陷和誹謗中,是那樣珍貴難得。孩子是純真善良的,絲毫沒有沾染政治的血腥和利益的銅臭,他們用自己的真心去看待生活。所以,他們就能夠像安徒生童話《皇帝的新裝》裏的那個孩子,敢於在一片謊言中一語道破真相。

「天道無親,常與善人。」學生們的善良結出了善果。經過我們全體師生的共同努力,在幾個月後的升學考試中,我班的升學率在全校名列前茅,狀元也出自我們班。後來,有兩個學生還考取了國外著名大學的全額獎學金,在我們這個小城這是難得一聞的喜訊。

念及此,我不由替給王湘林老師偷偷錄像的那個學生感到悲哀。古人講:「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可是,在中共的教唆和指使下,身為學生,在聆聽老師的教誨時不僅沒有心懷感恩,反而私下操縱著攝像機,偷偷錄下老師的言行以作為迫害老師的證據。在事前,學生本人或許沒有想到後果有多麼嚴重,也沒有把自己放在道德的天平上加以衡量。否則,或許他就不會輕易聽從中共的指使了吧。真如此,學生現在肯定正在遭受著不能言傳的良心上的煎熬。不過,中共歷來擅長欺騙、煽動青年學生,利用青年學生的「愛國熱情」,誘之以利益,為己所用。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個學生偷偷給王老師錄像,就是故意出賣老師以邀功請賞了,其心地之陰暗之惡毒,想想都令人不寒而慄。

不管屬於那種情況,這個學生現在的境況都是可悲的,而這一切全由中共的欺騙教唆所造成。在以往的「政治運動」中,中共多次把教師作為迫害對像。「1966年8月5日,北京師範大學女子附屬中學卞仲耘老師被女學生們戴高帽子、往身上潑黑墨、敲簸箕遊街、掛黑牌子、強迫下跪、用帶釘子的木棍打、用開水燙等等方法活活打死。北京師範大學女子附屬中學的女校長被學生強迫敲著一個破臉盆喊「我是牛鬼蛇神」,頭髮亂七八糟被剪光,頭打出了血,推倒在地上爬。」(《九評共產黨》)

被迫害的教師命運是悲慘的,可是,充當中共打手的學生,其命運不也同樣悲慘嗎?中共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為了維持其統治,今天打倒的明天就可以平反,可是,那些在中共的「政治運動」中埋沒良知、幹出了傷天害理的事情的學生們,又將如何面對難以挽回的錯誤,如何面對良心的拷問,如何承擔法律的責任?

眼睛是心靈的攝像機。其實,站在講台上,老師的一舉一動,學生都看在眼裏,記在心裏,自有公論。王湘林老師給學生講述的都是真相,沒有甚麼可隱瞞的。只有中共敢以竊國之暴虐,強迫學生用它的「政治」攝像機代替心靈的攝像機,用它的「聽黨的話跟黨走」,代替中國傳統文化的「尊敬師長」、「與人為善」。中共所迫害的,不僅僅是修煉法輪功的王老師、張老師、趙老師,更是那些被欺騙被利用的學生們,它迫害的是中華民族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