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多次保護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日】得法十多年了。回想自己走過的每一步,都深切感受到,是師父的慈悲呵護,才有了弟子堅定走到今天的信心。每一次面對有被迫害的危險時。都是師父的點化或保護,使我有驚無險。

得法前救我

一九九四年的一天,我在家看電視劇《西遊記》。聽到悟空喊「師父」時,突然腦中閃出一念:師父是甚麼樣子呢?當天晚上,做了一個夢,看見師父的頭和整個天一般大。夢中我說到:原來師父就是天哦。

不久的一天,我和丈夫去鄉下辦事。我騎著單車走在丈夫前面,恍惚間覺得有異樣,回頭一看,一輛大卡車朝我迎面撞來。我急忙躲閃,就聽見一個慈悲的聲音大聲說:「站著別動。」我不由自主的呆著不動了,就在那一瞬間,大卡車在離我不到一尺的地方停住了。得法後才明白,那時師父就在保護我。

不坐直達車

因為我的孩子在外地,我經常要去幫孩子帶小孩。我便利用這機會到外地同修那接些真相資料。一天晚上,我夢見一位老師考我問題:從甲地去乙地,怎麼走最好?我說直達最好。老師給我打了個大叉。醒來後,也沒放在心上。

那天上午,我帶了滿滿兩箱《九評》,準備坐直達回家的車。上車時,我問售票員多少車費,售票員說出個比平時貴了很多的數字。我奇怪了,說:「我每次搭車只要二十八元。」那售票員惡狠狠的說:「那你不搭這趟車啊!」而旁邊去別地的車主卻熱情的說:「來上我們的車吧。再轉車,還不比他貴。」接著,他車上的售票員就下車幫我搬箱子。我一想,車費差不多,這個熱情,就搭這輛吧。

回家後,才知道,那輛直達的車上有監控,正在搜查真相資料。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

邪惡看不見我

一天下午,我打算去孩子家了,手裏還有些資料,想給本地同修送去。走到同修門口,一眼瞥見本地六一零的幾個人在,我馬上退出來,繼續往前走。惡人接著跟出來大聲問:「你找某某嗎?」我邊回答「不找」邊慢慢往前走,當時覺得這兩字不是我說的,非常冷靜的、像沒事人似的。我走了一百多米,才有條轉彎的道,我轉過彎便飛快的離開了。

後來聽那位同修說,六一零的跟著我出來,追問我,接著就看不到我了,自言自語的說:「奇怪了,明明剛看到來了一個人,怎麼眨眼就不見了呢?」

電話打不通

零八年奧運期間,邪黨對大法的迫害更加嚴重。本地的六一零也一直在找我地的真相資料點。開始懷疑我了。一天,我想給外地同修打電話,請他們寄點資料過來。奇怪的是剛剛還好好的電話,突然死機了,怎麼弄也開不了機。結果那天就沒辦成。不一會,邪惡來我家,開口就說:「你的電話怎麼老打不通?」我才知道,邪惡已監控了我的電話。要不是師父保護,我那天不光自己危險,還給外地同修帶來危險了。

細說起來,還有很多這樣神奇的經歷。是師父無微不至的關懷和呵護,才使弟子穩步的走到今天。感謝偉大的師尊!感謝偉大的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