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師正法 有師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一九九九年初,有一位兒時的伙伴兒遇見我,問我現在幹甚麼?我說:能幹甚麼?在家裏幹農活。她說:我現在在修煉法輪功,法輪功有祛病健身的功效,打坐非常舒服。我聽說後,四處打聽,打聽到本村有修煉法輪功的,在正月初八那天,我正式參加了師父講法錄像班。

大法讓我放下失子之痛

一九九九年三月份,家裏遭遇一大劫難。二兒子在給對像家送彩禮的路上,出了車禍,一去不返。這麼大的事出現,能是偶然的嗎?我通過學習師父的講法:「自心生魔還有其它情況:看見過世親人干擾,哭哭啼啼,叫你做這個事、那個事,甚麼事都出現。你能不動這個心?你就溺愛你這孩子,你愛你的父母。你的父母已經去世了,它告訴你幹甚麼……都是那種不能幹的事情,你幹了就壞了,煉功人就這樣難。」 「你不想一想,這不是魔你來了嗎?用這種形式叫你過不好日子。」(《轉法輪》)這一段講法使我逐漸放下這失子之痛。

我記住:「心一定要正」(《轉法輪》)

七月份,我和本村的兩位同修去石家莊為大法上訪。當時天旱,地裏的莊稼都旱倒了,我本準備第二天澆地,這到底去還是不去?我用法來衡量,大法重?還是家裏重?毅然決然的和同修一塊兒到石家莊上訪。

當我們到省委大院門時,有好多同修已到院裏。馬路旁停好幾輛大轎車。在這種情況下,和我同去的兩位同修說:咱們回去吧,要不然,趕不上回去的車。我說:「咱來這是證實法來了,還沒有證實法就回去?你回去告訴我的孩子,法正不過來,就不回去。」他們倆就走了。傍晚時分,許多同修從大院門口跑出來,其中一位說:「快撤,要抓人。」

我回家後,和我同去但回來的兩位同修卻沒回去,被公安抓住。通過這件事,使我明白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修煉可是極其艱苦的,非常嚴肅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來,毀於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

十二月份,我去北京上訪,當時,家裏才打下五千斤玉米,非常潮濕,還沒有晾曬;大兒媳婦生孩子,還沒有出百天,家裏就我和大兒子,丈夫已去世多年。我們村一共去了八位同修,在半路,回去了二位,上車時,就我自己(其他五人乘車走了)。

在火車上,我躺在座位上,眼前浮現著《法輪大法義解》上師父穿皮夾克像,一直陪伴我到下車。晚十一點鐘,我在北京西客站下車,約定的同修來接,也沒有接到我。當時,我身上帶的資金只三百元,決定不住旅館,隨便倚地蹲一宿,天明再說。

剛走不遠,往路旁一瞅,有一拆遷的破屋,走到裏面一看,有個座位可坐兩人,地中間有三根椽子剛點著火。我來到座位坐下,開始烤火,一直到天明五點鐘,我來到西客站公廁。剛走進去的一位五十多歲的婦女問我借衛生紙用。出來後,我找位置坐下,扭頭一看,借紙用的婦女離我不遠,我就靠近她坐下,知道她也是同修。

我往外一看,哪裏有甚麼拆遷破屋?這時,我的心裏感覺到師父的無量慈悲和萬般呵護。更加體會了師父在《轉法輪》第三講中講的「講到老師給些甚麼,我就給大家這些東西。我的法身一直要保護到你能夠自己保護你自己為止」。

然後,我和這位同修來到天安門,剛打開橫幅,邪黨人員就把我撲倒在地,塞進一輛車裏,抓住我的頭髮往車上撞。同車的一位同修喊:別打大姐,再打,就把大姐打死了。惡警把我們送到某派出所,問詢我的地址,我說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惡警把手銬、腳鐐、電棍往地上一扔,說:你別不要好,再不說實話,你經得住這些刑具嗎?我說:你們動手吧,把我打死,往路旁一扔,也沒人找你們麻煩。在這期間,我心裏默念《洪吟》〈威德〉:「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

第二天早晨,來了兩警察,用腳踢了踢我說:「把她放了。」就這樣,我又回到正法的洪勢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