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

新學員的故事

〔中國大陸來稿〕我的朋友剛進入法輪大法修煉,全家五口人都「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了,也請來了《轉法輪》與師父法像。每天出門的時候,他們在院子裏喊:「師父,我們出去了。」回來時喊:「師父,我們回來了。」他們告訴我:「你知道嗎,我們出門的時候喊師父就像告訴爹娘一樣,只有那樣才踏實。」

二零一一年臘月二十六,他們趕集開著「三馬」車賣小木床,三馬由東西路上往南北面拐上馬路,前輪上了馬路,後輪剛上,還沒往北面拐呢,北面急速來了一輛三馬,時速一百多公里。他們倆口還沒反應過來,駕駛室門就被來的三馬掛走了一扇,擋風玻璃全碎了,她和丈夫的脖子、衣服和鞋裏都是玻璃,但誰也沒受傷。這麼大的撞擊力,我朋友的車還在公路上停放著,自動熄火了。可是駕駛室報廢了。

原來對方司機急往家趕,疲勞開車。那輛三馬又跑出一百多米才停住。那車上的人也沒事,再一看,朋友家的三馬車門還在他那車上夾著呢,好幾個小伙子都拽不下來。按常理講,我朋友的車會翻,人不死也得重傷。

好多人都來看熱鬧,七嘴八舌說:怎麼這麼神奇,雙方沒傷亡,車也沒翻。朋友說:「謝謝師尊!我要好好修煉。」

奇石救弟子於危難

〔大陸大法弟子來稿〕大年初二,我開車上路,帶著一家人去鄉下給親戚們拜年。因為年前下了一場大雪,路面上結了很厚一層冰,到了一處鄉間小路,前面是個急拐彎,坡度也很陡,我嘗試了兩次,車子直打滑,根本上不去。我下來看一下路況,竟然連人站在上面都站不穩。

已經到半路了,回去也是不可能,沒辦法,我就再一次嘗試著加大油門,車子走到陡坡的一半的時候熄火了,眼看車子往下溜,我又不敢踩油門,孩子嚇的直哭,車子越溜越快,正在彎道處,旁邊也沒可以躲避的地方,外面是個十米高的山崖,我心想這下完了。

我緊握方向盤,眼一閉,突然腦子裏閃過師尊的法身,我趕緊默念:「法輪大法好!弟子誠心叩拜,懇請師尊保祐弟子。」突然車子速度降了下來,竟然被路旁的一個大石抵住,車子穩穩當當停住了。

原來路上並無這塊石頭呀。我下車一看,這塊石頭很奇特,是一個圓柱形,上面隱隱還有法輪圖案。我恍然大悟,原來是師尊用此石救弟子於危難。我趕緊把這塊石頭抱上車放好,拿回家珍藏起來。

以此文告訴同修們,師尊的法身無處不在,只要我們虔誠學法,做好三件事,師尊的法身會保祐每一位大法弟子的。

六旬老漢被車撞斷臂 七天痊癒

〔大陸大法弟子來稿〕我今年六十三歲。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二日(黃曆大年三十)傍晚五點左右,我騎自行車在村東頭小橋旁被一輛拐彎的三馬車(一種農用車)撞倒了,我被撞出兩三米遠,還沒等我爬起來,三馬車由於慣性沒剎住車,又把我和自行車推行幾米,當時我看到三馬車朝我軋過來,心裏喊:師父快救我!之後我就被壓在車下。只聽到有人說:「快救人,再不抬車人就死了。」

村民把三馬車抬起,將我送進北京醫院。當時我滿臉是血,醫生診斷是:「鼻樑、右手臂已斷,上嘴唇撕開。」因腦中有瘀血,醫生問家人我有沒有舊疾,家人說:「以前得過腦血栓。」醫生很驚訝,說:「要按這塊瘀血說,老人會癱瘓在床或者嚴重的後遺症,不會像他這樣不留後遺症。」家人把醫生的診斷告訴我,我說:「我沒事,我要回家,我相信大法,有師父保護我沒事。」當天我就從北京回來了。

由於對方強烈要求把我送到縣醫院住院。在縣醫院裏我的嘴縫了七針,還檢查出我有嚴重糖尿病,醫生說糖尿病人的傷口不好癒合。但七天時我就痊癒回家。對方又說:咱們得到北京醫院複查一下。結果北京醫院的醫生說:「沒甚麼大毛病,就是把鼻樑骨整一下型。」我不同意,對家人說:「我不做,我回家養著,我念法輪大法好,師父就管我。」

回家後,對方很感激要給我補養費,我們一家人都拒絕不要。我現在見人就說大法師父救了我,沒有師父救我,我就沒命了。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平安。在此我謝謝師父!謝謝師父!以後我會用一切機會洪揚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