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了我的孩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八月二日】事情發生在去年,我打算將孩子送至父母處玩耍兩天。車行至父母樓下,我付錢,孩子蹦蹦跳跳過馬路,父親就在路對面。突然聽見家人大叫,小心車!等我馬上抬頭去看時,只見一輛車「嗖」的從我眼前開過,接著聽見一聲巨響,隨之而來剎車的聲音。所有這一切,都在一瞬間。

當時家人像瘋了一樣的喊叫,我當時只有一個念頭,我是法輪大法弟子,我要處理好這件事,要照師父在《轉法輪》書中講的那樣去做,同時否定舊勢力強加的一切安排。孩子神智清醒,頭上有些血,哭著想從地上爬起來,不知道傷的怎樣。我過去抱起孩子,接著坐上車去醫院。

去醫院的路上,我告訴孩子,只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切就會過去。我念一遍,孩子念一遍,直到醫院。檢查結果出來了,主治醫生說非常幸運,頭部顱骨雖然骨折,但沒有顱內出血,只需要觀察幾天,如不出血回家靜養即可。孩子住院第二天就開始下地玩耍,同病房的老人都說這孩子是撿了一條命,事後家人說車將孩子撞出去十幾米才停下。當時我心裏感慨萬千,非常清楚是師父又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承受了痛苦,幫我承受了這大災。因為車出現的非常突然,誰都沒有看到,而且車速很快,如果孩子不過去,家人就會過來,或者我就會抱著孩子一起過去,種種可能,無法想像後果。今天李洪志師父為我們承受了這巨大的痛苦,一場大難化於無形。如果孩子出了甚麼事,我想,我的家庭、父母的家庭都將徹底陷入崩潰的邊緣,父母已近高齡,後果不堪想像。

所以我真的無法用言語表達,師父救了我們全家!我也再一次見證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傳奇!

一場嚴重的車禍,就這樣從孩子奇蹟般的順利恢復中淡去了它的陰影。本以為事情就這樣過去,哪知道波折又來。孩子住院期間,父母、親戚一眾人等,要求我向肇事方索取賠償。在我抱著孩子做各種檢查的時候,肇事方負責人已經辦理了住院手續並支付了住院費用,我想自己作為一名法輪大法弟子,按照「真、善、忍」標準去做,師父為我們承受了這麼多,不是讓我們拿來換錢的,更不是讓我們用來發財的。我頂著種種壓力,堅持自己處理此事。但隨著身邊人不斷的嘮叨,我動搖了。因經濟上一直不是很好,孩子住院期間需要請假陪護,扣了些錢,加上其它零碎之處又花了些錢,所以我開始想,是否少要些?彌補些物質損失也是應該的?正在思前想後、矛盾之時,醫院通知孩子已住院幾天,一直沒甚麼問題,再做個CT複查如無出血即可出院。複查結果出來,顱內有輕微出血。當時腦子嗡的一聲,馬上想到師父在《轉法輪》中寫到的一句話:「好壞出自人的一念」,正因為自己想要錢這一念不對,所以造成了孩子的恢復結果馬上就變。話雖這樣說,但在當時,仍是矛盾思索了很久,總覺的也不能就這樣承認舊勢力可能對我造成的經濟上的迫害。

但只要想到師父為我們承受了這麼多,絕不是讓我拿來換錢的,更不是讓我用來發財的。想到這些,心裏就更加堅定。我想,對於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包括經濟上的迫害,我要發正念否定,我們只按照師父的安排去做。按照師父的安排,如果這些錢不該丟,那就一定不會丟。

心裏明白了,壓力就能頂住,我找了個機會,跟肇事方負責人平靜的談了談,說明自己是一名法輪大法弟子,要按照師父的要求,按照「真、善、忍」標準去做事,何況誰也不希望出事。我們不要肇事方的任何賠償,因為車輛有相關的意外傷害保險,如果保險能夠辦理下來,我們堂堂正正的拿著;如果保險辦不下來,我們就不要錢。

這件事一談完,心裏輕鬆很多。肇事方負責人不停的說,遇到好人了。在住院期間,我經常以第三者身份向同病房的人說起孩子的這次經歷,說起「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神奇,抓住機會證實大法,爭取讓更多的人得救。孩子幾天後再次做複查,沒有繼續出血,可以出院了。從出事到出院,短短一週時間,對我而言,卻是像從浪尖上翻滾了幾個來回,心裏種種思想觀念的翻騰,細想起來,真是極多。細細思索,我想最可能讓邪惡鑽了空子的,是自己一直隱隱帶有的一種修了大法全家「上保險」的觀念,這方面無形中用了人心。

在感激師父救了我們全家的同時,我深深的愧疚。如果自己能夠更加符合修煉的標準,也許這件事就不會有機會發生。我在很多事上,都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記的師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曾經寫過一句話:「修煉如初,必成正果」。在文章的最後,想起師父講的這句話,希望提醒自己,最初的誓言和願望。

如有理解不對之處,懇請大家指出,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