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煉法輪大法親身經歷的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九日】我一九九四年六月喜得大法,至今已有十八年了。十八年來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走到今天。每走一步都離不開師尊的呵護和操勞。修煉大法後的美好,幾天幾夜也說不完。這裏我主要講一下修大法後身心的變化和過大關、消大業的事。

修大法讓我明白了人生的意義

我當過兵,在部隊十五年。轉業後曾在一家國企工作,任分廠的邪黨支部書記,由於受邪黨黨文化的洗腦,不但自己深受其害,還宣傳邪黨那一套理論,毒害世人。分廠幾個頭拉幫結夥,經常鬧不團結,天天活得心累。不知道人為甚麼活著,四十來歲的人,搞得一身病。青光眼(在部隊醫院動過手術),眼睛經常發脹,並引發頭昏;慢性腸炎(拉了半年肚子);慢性咽炎(一遇天氣變化,就說不出話來,嚴重時吃不下飯),胃病,牙疼。那真是「迷迷塵世路 盡把苦難布」(《洪吟三》<尋>)。為了治病,跑了不少醫院,學了不少亂七八糟的氣功。花了不少錢,把自己身體搞得一身糟。

九四年六月,在同修家有緣聽了師尊在濟南講法錄音第一講。當時感覺很好,從來沒有聽過哪個氣功師這樣講過。不但講了是甚麼,而且講了為甚麼。深入淺出,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於是急迫地找到當地輔導站,請了一本《中國法輪功》。後來在一個工廠的禮堂看了師尊的講法錄像。真像師尊講的那樣,「我們好多人走出這個禮堂之後,你會覺的像另外一個人一樣,保證你的世界觀都發生轉變了,你知道你將來怎麼樣去做人了,不能那樣稀裏糊塗了,保證是這樣的,所以我們的心性已經跟上來了。」(《轉法輪》)。學法不長時間,師尊就給我清理身體。拉了一個星期肚子,一天都要上五六次廁所,但人忒精神。從那以後各種病症不翼而飛。活了四十來歲,從來沒這麼快樂過,整個換了一個人。每天早上五點到廠裏廣場煉功,白天上班,晚上參加集體學法。妻子看到我的變化,當年九月,她也喜得大法。當時廠裏煉功的人越來越多。我活得很充實,懂得了生命的真諦,明白了人生的意義──返本歸真。

師尊保護我

一、胯骨頂裂,兩天就上班

九六年五月,我回老家辦事,辦完事,就想儘快回單位下午上班(那天星期五)。早上五點多鐘搭乘一輛私中巴車回成都。由於太早,車上沒有幾個人。司機為了多拉人,見車就超。當時天下著小雨,路很滑。車剛過中江縣十多分鐘,司機在轉彎時又超車。由於速度太快,路面滑。車子一下翻了個底朝天,滾在路邊的水田裏。我坐在車裏中間的左側,左邊還有一個乘客,為了多拉人,車主在中間放了一長條凳子,翻車時,強大的慣性,左邊乘客壓在我身上,我右胯頂在長條凳稜角上。右胯骨被頂進兩指寬一條槽。當時右腿就失去了知覺。車上有一老大娘傷勢較重,頭流著血。還有幾個輕傷。司機也懵了。眾人都去看大娘。汽車冒著煙,汽油往出淌。我的腿不能動,我當時沒有害怕,心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沒事。很艱難地,慢慢地從車窗裏爬出來。趴在路上,擋了一輛過路車。到了成都城北汽車站。等全車人都下了車,我才爬下車。剛好有一輛的士,我招手司機把車開到我身邊,坐車到了小區,路窄,的士進不去。離家還有幾十米。剛好路邊有一輛偏三輪。我又坐偏三輪,到了院子裏(當時我家住平房)。妻子(同修)正在煮中午飯,見我坐在三輪車上不動。就說:到家了還不下車。我說:「出車禍了」。妻子一聽,急忙和兒子,還有鄰居,大家七手八腳把我抬到床上。妻子請來師尊的《轉法輪》。說:快學法。學了一講,我就煉靜功。腿很疼,盤不上。煉了半個小時,腿就盤上了。第二天,我的右側,從腰到大腿全部呈紫色。當時,鄰居和單位同事都勸我們到骨科醫院治療。我告訴他(她)們,我煉法輪功很快就會好的。我知道這是師尊在給我還業,消去自己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債。星期六、星期天兩天,堅持學法煉功。星期一,我就騎妻子的女式自行車上班。右腳使不上勁,先用手把腳放在踏腳板上,用左腳帶動右腳。那時,我的辦公室在三樓,每上一級都很吃力,到辦公室足足用了半個多小時。儘管這樣,我也不當回事。結果不到一個星期就痊癒了。單位領導、同事,鄰居都說,不可思議,法輪功太神奇了!

這件事轟動了整個機關,好多中層幹部都知道。我為同事們請來師尊《轉法輪》。和師尊在濟南講法錄像。分廠領導和辦公室業務人員都看過。單位幾個同事也走入大法。

二、頑症不治而癒

我經常胃痛。一痛起來人就受不了,為了止痛,只有加大用藥量。藥量大了人就受不了,而且是周期性的。九七年三月又發作了,而且來勢兇猛。那天中午我吃的是麵條,上班不到一小時,胃就開始痛。一下痛的大汗淋漓,強忍著回到家。而且越痛越厲害,痛得在床上直打滾。感覺好像已到生命盡頭。但我始終有一念,我有大法師父保護,不會有事。這是在消業。妻子下班回家,就給我讀《轉法輪》。聽著聽著,疼痛減輕了,漸漸地我就睡著了,醒來後,晚上九點多鐘了。妻子端來一大碗稀飯,我吃了,胃一點都不疼了。我知道,師尊又一次為弟子承受了,給我又消了一次大業。從那以後,我的胃病全好了。

三、好牙被拔掉兩顆沒事

二零零五年元月,我在成都某醫院作烤瓷牙(我曾被邪惡非法劫持到洗腦班,非法關押七個多月。使我的身體受到很大的傷害。尤其是牙齒,嚴重變形),上牙一次做了七顆。在正式粘接的時候,發生了意外。臨時粘接的烤瓷牙取不下來了。當時兩個醫生,一個按著我的頭,一個拿著工具(剔牙專用)往下剔。每剔一下,真是震得心驚肉跳。費了好大的勁。烤瓷牙終於取下來了。但我的兩顆好牙同時被拔出來了。滿嘴是血。這時一個醫生剛好進屋。見狀,大驚,問:咋了?倆個牙醫嚇壞了。我當時非常冷靜,想到自己是一個修煉人,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於是,很平靜的說:沒事。他們見我這樣,也不慌了。忙說:對不起。我告訴他倆,我煉法輪功,沒事。並給他們講了真相。做了「三退」。他們把牙洗乾淨。從新安上。中午吃飯一切正常。

我知道每一次脫離魔難,真的感到師父為我,為所有的眾生操盡了心。用盡人間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師尊的洪大慈悲與佛恩浩蕩。

十八年來,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從不間斷。工作中按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贏得了單位領導和同事們得好評。

在剩下的時間裏,我要精進實修。多學法,遇事向內找。去掉各種執著和各種不好的心,用純淨的心態助師正法,兌現自己的史前大願。

在此,我想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是億萬年都難遇到的高德大法。機緣難得,錯過了,後悔就晚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