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修到位 把神韻廣告冊送到千家萬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芝加哥學員,我交流的題目是:向內找修到位 把神韻廣告冊送到千家萬戶。

去年芝加哥辦神韻晚會沒有辦好,心情沉重,愧對師父,難以面對那些空位上該救的眾生。演出結束後一直在想怎麼打開場面,做到師父想要的。

芝加哥去年主要的推票方式是通過郵局寄資料,基點落在常人的運作系統中。辦神韻是修煉,是師父給弟子救度眾生樹立威德的機會,是大法弟子肩負的責任和使命,是正法尾聲中的考卷。我們卻把這麼大的事情輕易交給常人,當然分歧多,效果差。從協調人到每一位學員都在思考怎麼能辦好二零一二年的神韻晚會。

師父說:「作為你們來講,大法弟子啊,越到最後越應該走好自己的路,抓緊時間修好自己。做了一大堆事,回過頭來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卻不是用正念,沒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裏頭。那換句話講,在神的眼裏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煉,雖然做了。你說這不白做了嗎?」(《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師父的話像一記重錘敲擊我的心,再也不能浮在人心的層面上代替修煉,一定要學好法,轉變觀念,帶著正念把神韻推廣給千家萬戶,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今年芝加哥學員在協調人的統籌下改變了做法,把精美的神韻廣告裝在塑料袋裏,挨家挨戶送。從晚秋的十一月到春暖花開的四月,我們用了五個月的時間送。

從十二月到三月,我每天去送資料,每天要走四至五小時的路,我今年七十七歲,一路走下來每天到家一坐下就不知不覺倒在地上睡著了。過去不蓋被,不論冬夏,腿會抽筋,可是送神韻資料回來,腿已邁步困難了,但是卻沒有抽筋。心裏知道這是師父在管著弟子,睡醒了一看錶已經三點了,學了一段法就該發正念了,接著煉第五套功法。腿很硬,一直要煉到腿疼緩和下來才能拿下來,不然第二天走路困難。我打坐時間從一小時半延長到兩小時,甚至兩個半小時。能坐兩個半小時,走路那個輕鬆勁是只有做到才能體會到的。元旦、大年初一,我也沒停過一天的去送資料,是和自己每天早上的打坐沒放鬆是直接有關的。

送資料時時有魔難在擋著,是心性提高的好機會,要突破自己改變觀念,一個是時間長了邁不動步,一個想法是坐在馬路邊歇一會再走。但是另一個想法馬上返出來「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心想大覺者的金剛志是在不畏苦中煉成的。又堅持走上一段,結果我又能正常的走了。

有一天上午我去一家送資料,他家是門前有水泥台階,台階上布滿了冰,我在下台階的時候腳下一滑,倒在了台階上,左肘和左腿腕碰到台階上,咚的一聲摔的很重,我馬上想沒事,我是來救人的,等回家一看,腿和肘青了破了,但沒有流血,我知道是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

一天中午走著路突然上不來氣,出虛汗,這是以前從來沒有的現象,我想是邪惡的干擾要清除它。突然頭腦中展示出一段經文「歷盡萬般苦 兩腳踏千魔 立掌乾坤震 橫空立巨佛」(《洪吟》<大覺>)。當這樣一念出來時,氣也順了汗也消了。這時意識到師父說的「識正邪,得真經」(《精進要旨》<悟>)。當魔難來時第一念是想自己是修煉人,想到有師父有法在,那個難真是一步就跨過去了。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弟子有正念時就是神。我每走一家就發一次正念:是師父讓我來送信的,你去看神韻就會度過宇宙大劫,從而得救。

每天出去送神韻資料,我都在想:又出來雲遊了一天。因為遇到的苦很多,早上出來不敢喝水,怕找不到廁所,晚上回到家不想動,沒吃飯就睡著了,第二天又去送。昨天還覺的腳底板疼的走路費勁,今天都消失了又能出去送資料了。甚麼年紀大、甚麼吃、甚麼喝、甚麼困、甚麼苦、甚麼累、甚麼疼,都不在意,只有師父的法,師父的要求放在心上,我就是一念:救人,芝加哥今年要滿場。放下自我,大法弟子是為他的生命,要做就做到位。買菜、理髮都在回家的路上解決,不佔用送資料的時間,無私無我無執著才能救的了人。

今年神韻的最後一場前,為大家做完飯, 我深知我們終於迎來了滿場和爆滿,頓時一股暖流湧遍全身,我知道是師父又一次的加持。我放著《婆羅花開》等幾首神韻歌曲,淚水止不住的流。謝謝師尊,謝謝大法,弟子要更加精進,圓滿隨師還。

給同修們做飯

離神韻演出還有一個月了,一天我正在送資料,協調人來電話說,一位學員跑了幾個城市推廣神韻,累瘦了,現在為芝加哥送資料,很辛苦,一些來幫忙的人回家吃不上飯。我一聽馬上想到,怎麼能讓推票最辛苦的人吃不上飯呢。於是,送完資料回家順路到中國城買了排骨,到家也不睏了,忙了半夜,把排骨做好了,第二天送去給同修吃,看著他們急匆匆吃飯的樣子我感到心中有愧。

送神韻資料我已經做了三個多月了,看到接資料人欣喜的眼神,是我最開心的事。我送完資料兼著做飯,後來吃飯的人多起來了,我還要買菜,到了週末我要做二十個人的飯,一天要幹八、九個小時,不全職做飯是不能勝任的。

我決定放下送資料的心,全力做好飯,使同修沒有後顧之憂。作為大法中的一個粒子,是為他的生命,要放下自我,主動配合協調人。於是,我就擔起了買菜做飯的擔子。同修們掛資料貼廣告、站商場、賣票、拉廣告,沒有集中時間吃飯,每個人回來急匆匆的立即想吃飯,看到同修們救度眾生金子般純正的心,我不能叫一個同修回來吃不上熱飯,我一天要蒸十幾斤麵的花捲,在廚房站七、八個小時,還要外出買菜。一天中午拉著一個背包,手裏還提了一個包過馬路,兩邊都是等燈的車輛,正走在馬路中間右腿突然抽筋,我只要一停下就會招來警察,是坐下還是闖過去,不能猶豫,忍著劇痛我跑過了馬路。事情過後我的右腿下部青了一大片,我知道是師父又幫我消了一個大業。是人是神在生命攸關,疼痛難忍的那一刻要能把握住法正、心正的那一念,那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神韻的推廣過程中,師父的法反覆在我的腦海中迴盪,身上有使不完的勁,整日溶在法中。要做就做到最好,要配合就要放下自己,全力以赴。

我們能生逢師尊正法時期,不錯過億萬年的等待。在推廣神韻晚會中能做一個小和尚,無私無我,走向成熟、其樂無窮。

謝謝師尊,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謝謝同修!

(二零一二年紐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