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修心與發正念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三日】

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把自己的一些修煉體會整理了一下,在這裏向師尊和同修們彙報;不足之處希望大家指正。

學法

在我學法的時候,無論學《轉法輪》哪一講,或者是任何經文,學法時經常「唰」的一下有所領悟或者身體一熱,可是也說不清楚自己到底明白了啥,經常學法時像是全身每個細胞都很興奮,有時一邊學法,一邊就感到溫暖的能量在胸膛裏流動,學完法胸膛裏面熱乎乎的。經常發現有些字詞或者哪句話怎麼以前沒看到過,或者是有些字詞特別顯眼。前一段時間,學了經文《講真相的根本目地》之後,我開始加大力度清理無神論和黨文化的影響。

最近學法學入心的時候,有一種從人的思維中脫出來了的感覺,感覺《轉法輪》中每個字,甚至標點都是立體的活的,那種情景我也不知道該咋形容,有次學《轉法輪》的時候,從法中看到的是無邊無際的宇宙。

有時學法時,被法點醒要去掉的執著的同時一下就能把那個執著炸掉。有一天晚上我做報紙,我把編輯稿件發出去之後,中間有一段空閒時間,我就想那就學法吧,因為時間不多,我就學師父的新經文《講真相的根本目地》,當學到第二遍的時候,法一下點醒了我,一個掩藏很深的執著「想要獲得別人的認可」,這執著藏的很深,差不多把它當成自己的個性了,在看到了「想要獲得別人的認可」執著時,我一下明白了,我生活甚至在做證實法的事,很多都是在它的驅動下做的,隨後這個執著砰地一下就被從我身上炸了出去,同時我感到在另外空間我的體積在轟轟隆隆的急速膨脹,在宇宙中一下子衝出很遠。

學法只要一靜下來,就能看到法理,就能感到大法在改造自己,就在碰到問題時就可以想起師父想起法,也慢慢學會了向內找和提高心性的玄妙,並真實的體會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

學法就是學法,是修煉人的本份,是沒有任何條件和目地,師父的法是傳給我們真正的自己的,而不是給我們不放的執著,觀念,和為私的自我,只有不斷的放執著,觀念,自我,讓真正的自己在學法,法理才會展現給我們,才能真正學到法,學法時看不到法理,一定是我們自己障在哪裏了,帶著不放的執著想在大法中索取,就起不到作用。我們的修煉學法,不是為了我們自己,當一層法理展現給我們的時候,相應的天體大穹中的那一層眾生,就會被大法所救度。

還有的時候學法時,法理會展現出來,展示給我當時怎樣去做證實法的事,比如神韻賣票時,學法時法理展現出來,就是有關賣票的法理;做神韻報導時,學法時法理展現出來,就是有關做神韻報導的法理,平時學法時,法自然就點醒自己的執著,自然會明白當時不明白的事情。

向內找 時時修心性

我並沒有開天目,但我一向內找的時候,就會有奇妙的事情發生,在我找到執著的一瞬間,法就會把那個執著心在一定層次上的存在形式展現給我,我發正念清理這些執著心時,執著心被清理的狀態也能看到。

比如,求安逸心,在一個空間中就是一堆蟲子,有黑蟲子,有白蟲子,看到之後,我一下就明白了難怪中國文化,有個詞是「懶蟲」,那個懶真的就是一堆蟲子。怕心,在一個空間中就是一群老鼠,它們生存的空間陰暗無比,怕心不去,真的就是在陰暗中偷生。色慾心像糞便一樣骯髒,帶著色慾心就像是生活在糞便裏等等。而為私為我的心,則比一般的執著要大的多,黑黑的遍布在整個天宇中,是一切執著的根源。這個私的物質,更頑固,剛開始清理它的時候,只打下一個角來,其餘的黑黑的像瀝青似的東西仍然遍布在天宇中。這些是在我這個層次看到的。

有一次去賣票,我在前面努力的找人去講,同組另外兩個同修,很愛交流,在後面交流,我心裏就不高興了,我心想,我在這兒這麼努力,你們咋那麼多話?心裏一不高興,我就知道有問題了,我開始找,我為啥不高興了,那個不高興是誰,我向自己心裏深處找去,慢慢的我在自己的身體裏,看到了一個黑黑的人,我做證實法的事情,它也摻和在裏面,但它是為私的,它不是我,它覺的同修說話影響了它,它就生氣了。找到了這個假我,我開始抑制它,發正念清理它,我再去找人介紹神韻的時候,同修也不講話了,明顯在發正念。我很慚愧,這個藏在我身上的假我,不知道跟了我多久了,如果不是同修在這裏說話觸動了它,我還不知道被它帶動多久,被這個東西帶動著,能是證實法嗎?我花了一個星期時間才把它徹底清理掉。

有一天上班的時候,不太忙,我就看看有啥郵件,看到同修們在網上就一件事情交流,有個同修的交流很長,我從頭到尾讀了一遍,也沒看明白啥意思,我心裏一陣心煩,心想這是說的啥,我花了這麼長時間也沒看懂。接著我發現,我咋心煩了,是同修不對了,還是我不對了?我開始找自己,剛好那幾天,學法中領悟到,那種為私為我的思維結構也要去掉,我就想,是不是和這個有關呢?突然我明白了用善念看問題的法理,接著心裏一陣輕鬆,像是放下一個包袱,隨即我看到我的心的容量和身體在另外空間急劇膨脹,一下子在宇宙中衝出很遠。

現在養成習慣了,碰到事情,心裏一動念,一不舒服,就會找自己,眼睛不再向外面看,而是碰到甚麼都看自己,找找自己哪裏錯了,向內找看自己,碰到啥事都看自己,找找自己哪裏不對了,而不再看事情表面的對錯,而是用法來衡量我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有甚麼隱藏的執著,看看自己是不是還是在為私的自我驅動下思考和看問題。

我體會到「向內找」的玄妙,慢慢也明白了,修內安外,人間一切都是幻象,心念一動,外界就變。一個無私的修煉者,只會用大法來衡量自己,人人如此,環境就變。

發正念

有一次,我加大力度發正念清理自己,一下子,劈開了一個混在一起的執著,有怕心、求安逸和色心三種心,不知道為啥被一層皮包在一起。把它劈開之後,我發正念一個一個清理,清理完一層,發現前面還有個小黑點,就又用正念向前衝,衝進去之後,那個空間又是滿滿都是充滿了這種骯髒的東西,色心看著最髒,但卻很表面,幾層空間之後最快被清理掉。怕心和求安逸則更加細微,充滿更多空間,被怕心佔據的空間,陰暗無比,一群老鼠在裏偷生,被求安逸心佔據的空間,充滿了黑色和白色的蟲子,難怪我那麼懶惰,想要享受世間生活,被色心佔據的空間,則充滿了糞便和蛆蟲,骯髒無比。我一層一層空間清理過去,差不多花一天的時間,才把包在那層皮裏的這些執著清理的差不多。我很慚愧,這麼多空間中藏了這麼多骯髒的東西,我一直帶著它們,被它們干擾著,還覺的自己挺好,我真切體會到不好好修自己,咋去證實法,咋去救人?

我在航空公司上班,每週會在那裏發英文大紀元,剛開始發的時候,發現報紙拿的不好,本來就不多的報紙,還有剩報,有的報點甚至根本就沒動過,而且還有些亂七八糟的報紙放到我們的報架上,看起來很亂。放了一段時間的報紙,我覺的很沒意思,心裏想,這是誰開的報點呀,根本也沒有多少人看報紙,我還費這麼大力氣放它幹啥?要不要跟協調人說說,取消一些報點,就放一個報點就行了吧。

後來,我開始仔細想到底是報點不好,報紙不好,還是我不對了?我發現根本就是我不認真嘛,每次把報紙一放就走,像趕場一樣。這裏也有要得救的眾生,我這樣麻木哪能起到救人的作用?於是我開始清理怨報點不好,怨報紙不好的思想,在發報紙的時候開始發正念清理阻礙眾生看大紀元得救的因素,結果效果非常顯著,不久之後報紙就經常被拿光,甚至有時原來根本沒人動的報點的報紙也會被拿光,現在我可以在原來的報點裏多放一捆。

我可以清晰感覺到,隨著在大法中不斷昇華,發正念的威力也越來越大,最近發正念時,發現自己好像置身在茫茫的曠宇中,正念打出去,綿綿不絕,無盡無休。

修好自己法的威力就會展現

神韻演出時我做採訪,第一場演出中間休息做採訪的時候,有一個觀眾講的話不太對勁兒,聽到之後我知道一定是我哪裏出了問題。於是我就在下半場一邊看演出,一邊靜靜向內找,我發現自己整個人感覺好像很鈍,看演出好像看不懂,我知道被邪惡因素鑽了空子。我一顆心一顆心看過去,看看到底是啥在干擾。那天白天,我剛剛去了好幾個執著心,我又發正念把它們清理了一遍,之後我決定不再理會它們,我開始告訴我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我就按師父的要求做,就要完成大法弟子的責任,我就追尋師父的安排來完成我的責任,然後就啥也不想了。

演出結束後,我站在門口,我問到的第一個人就是需要的採訪對像,接著問的第二個人也是需要的採訪對像。採訪完第二個人,我看到有幾個華人留學生在附近,我剛要去採訪她們,有一個西人走過來興奮的對我說,我剛才採訪了他的朋友,啥時候能看到我們的報紙?我告訴了哪裏有取報點,然後又問他是否也願意接受採訪,他馬上很高興的拉出架式讓我採訪,結果他也是需要的採訪對像。採訪完第三個人,我轉過身去找那幾個留學生,發現她們已經不在原來的地方了,我就又轉過身去看她們已經不在大廳了,發現這幾個華人留學生,從洗手間裏走了出來,我轉過身來的時候,她們剛好走到我身邊,這樣我差不多站在原地沒動,採訪的對像一個個走過來被採訪,尤其是最後那個華人留學生,非常激動,差不多從開場就在流淚,一直哭到結束,她可以感受到演出純真祥和的能量,講出的話也很感人。

神韻演出第三天的時候,我的嘴唇乾裂開,緊繃繃的,一張嘴就痛,我心想,干擾來了,不讓我說話,那咋採訪啊,我開始一邊找自己,一邊發正念清理干擾。後來在神韻報導團隊一起發正念的時候,我感覺到很大的不同,好像一下置身在茫茫曠宇中,然後我明白了自己只是這無邊大法整體中的一顆粒子,法中的一顆顆粒子們有機的結合起來才能發揮出法的威力,一下子我把「我做採訪」的執著也放棄掉了,結果那天採訪非常輕鬆,總共採訪了七個人,全都是需要的採訪對像,百分之百的命中率,寫起來也非常輕鬆,感覺自己像空氣一樣透明,沒甚麼阻礙,想要寫報導,一會就寫完了,也不費力氣,寫的還很快。

有一次去賣票,早上起來晚了,煉了一遍功就出去了,當時覺的狀態很差,頭也昏昏的。到了購物中心裏,把裝備都設置好後,發現刷卡機不工作,試了幾次也開不開,本來還有別的同修應該來,可是到了時間,也沒看到那個同修。我知道是我出了問題,於是我開始靜靜找自己甚麼地方被鑽了空子,我找到了自己的依賴心,一塊像中國北方的大青石一樣的東西,是依賴和懶惰合成的一個東西,找到了執著之後,我開始發正念清理它。

我對自己說,我一個人也要好好賣票,師父今天安排在這裏買票看演出的人,一個也不能少,我都要把他們帶進劇場看演出,我完全不再理會刷卡機的事,也不去想為甚麼同修沒準時來。我一邊發正念,一邊開始找人開始介紹神韻,結果很容易就找到感興趣的人,講完一個,就又來一個,一個接一個,我就不停的講,講著講著,我發現一股股純善的能量從我的心裏流出來,飄散在周圍。當我對人介紹神韻的時候,這股純善的能量就自動向那人流去,而且我講起來也特別自然,很容易就可以和人說上話,反映也特別好,當時我真的把自己忘記了,只記得師父今天安排在這裏賣票,有緣人我都要把他們帶進劇場。

賣票的時候,我通常是不停發正念,找自己或者背法,很多時候,執著心一找到,一放棄,馬上就出票。

做項目時到底是用人的方法在努力,用人的觀念在思考,還是在做證實法的事情當中修好自己,向內找放棄執著,放棄人的觀念,用修煉人的正念來主導,用救度眾生的責任來主導,在做事的過程當中好好修好自己,按照師父的安排,放棄自我,放棄執著、人的觀念和認識,效果截然不同。讓自己的一思一念符合法的要求,法的威力就會展現,大法給予的智慧與能力,就會把所謂壓力與難度轉變成大法救度眾生威德的機會。

永懷對師尊的感恩之心

對師尊的無盡感恩是我最大的修煉體會。一切的一切,都源自於師父,一切的榮耀都歸於大法,生命永遠銘記師父救度的恩德,才是正念。在不斷學法,向內找中,我真實體驗到,本性真我在從被重重觀念和執著掩埋中開始甦醒,那漸漸甦醒的本性真我在大法面前無限謙卑、無限感恩、無比堅定。

我真實體驗到生命被大法洗淨,走向無私的喜悅,真實的體驗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一切都是師父用他洪大法力在正法與救度的真實體現。

有一次,開車去賣票,路上的時候,我開始背法,當背到「金剛百煉清純現」(《感慨》),我的眼淚「唰」的一下就流出來,我體會到了甚麼是幸福,能被偉大的師尊親自照看著走過正法時期,是生命永久的幸福和榮耀,我開了一路車,淚水就不停流了一路。

一個在滾滾紅塵中輪迴千萬載、滿身業力的生命被師父洗淨,一個在愚迷中忘記使命的生命被師父喚醒,一個本性自私的生命被大法淨化……師父給了我們一切最好的,卻甚麼也不要我們的,那我究竟要怎樣回報師父的恩德呢?我就把我對師父無盡感恩和願意捨盡一切真修大法的心獻給師父吧。

(二零一二年紐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