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廣神韻中精進實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二零一一年四月中旬得法,一切彷彿就發生在昨天,那神奇的得法經歷讓我有了成為上士,勤而行之的動力。因為得法晚,從得法那天開始,我就立志要勇猛精進,以報師恩。

以下是我個人在修煉過程中的部份心得體會,向偉大的師尊彙報,同時與全體大法弟子互相交流共同提高:

勇闖家庭關 帶著孩子推廣神韻

我是在一個沒有大法弟子的地方得法的。得法後不多久我就決定一定要到有大法弟子的地方去,與同修們在一起,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快速提高。於是我很快就找到了就近的亞特蘭大的同修,並且很快參與做證實大法的事情。

我得法晚,因此難和關很多,但是我知道每一次的關和難都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中度過,我真的覺得我是這世間最幸福最幸運的人。

我的老公由於少年時期受黨文化影響,不信神佛,在我得法初期,曾經提出要和我暫時分開,他經常一個人不言不語,半夜離家出門,三更才回家,有的時候還獨自面對著空白的電腦屏幕發呆。我看在心裏難過,結婚七年多來,我們夫妻相敬如賓,生活幸福甜蜜,從來沒有紅過臉,可現在突然他變成了這樣,不過我也從沒有與他生氣,那時我經常會心平氣和的與他交談,然後告訴他我得法的神奇經歷以及我心性上的快速提升。每次也都很快就平復了他的心情。

但是後來由於公公婆婆的壓力,害怕邪黨迫害,不讓我回國,更害怕我連累家人,要求他不讓我修煉法輪功。我得法後,很快就開始打國際長途勸親人朋友做三退(退出邪黨及其團隊組織),在很短的時間裏就在所有的親人、朋友圈裏,造成了很大的轟動,再加上公婆給先生的壓力強加與我,並且威脅要把原來幫我帶的小兒子送回讓我自己帶,這樣就可以鎖著我,不能再出去講真相,同時也向我的父母告狀,希望能夠勸服我不再修煉法輪功。所有的親人都在擔心我的安危,所有的朋友都覺得我莫名其妙,認識我先生的好朋友都向他告我的「狀」,頓時間,我的世界一下子就像失去了平衡垮了一樣,那種「眾叛親離」的滋味長這麼大從來沒有經歷過。一切就這樣迫不及待的相繼襲來,可是我只知道大法好,因為大法在我身上神奇的顯現只有我自己能夠體會到,不管別人怎麼說,我都不會離開大法的。

那時我能夠真實的感受到慈悲的師父每天就在我的身邊。每天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中度過,師父每天都點化安排我大量的學法看和聽大法弟子的修煉心得交流以及煉功,於是奠定了我講真相和證實法的基礎。每次只要我做了證實法,講真相的事情,總能在瞬間感受到強大的慈悲的能量場包圍著我。因此就更加堅定了我的修煉路,再大的風雨我也能挺過去。

後來先生在印第安納州和哥哥姐姐合開了一家日本餐館,我們就變的聚少離多,於是他就把兩個孩子和這個家交給我一個人照顧了。從此以後我就開始了帶著兩個幼小的孩子證實法的修煉路。

此時正逢神韻前期部署安排工作期間,有很多的會議,我每次都要帶著四歲和一歲的兩個孩子去開會。後來,意識到要開始培養孩子獨立,以及不能因為兩個孩子而走不出去證實法,我便決定把孩子送進一所很好的學校,這樣我就有一定的時間可以推廣神韻。於是我每天起早摸黑,早上很早起床煉完第五套功法,然後準備孩子早餐,讓他們吃完,送去學校,有的時候來不及就帶到路上吃。然後我就自己隨便吃點就開始做神韻了,有的時候一天都在外面都沒怎麼吃東西就一直堅持到晚上。晚上把孩子接回家後還要給兩個孩子洗澡,準備晚飯,然後還要做家務,剩下點時間就只能爭取多學法煉功了。但只要孩子沒有入眠,我的學法煉功就會受到一定干擾,於是我就盡力,靜心排除干擾,學法煉功。

週末孩子沒有上學,我就帶著他們和同修們一起去社區裏掛神韻宣傳冊,兩個兒子只要隨我出門做神韻,就出奇的乖,大兒子特別懂事,他知道自己是在推廣神韻,而且每次他都要提醒我:「媽媽,明天我們去推廣神韻是嗎?」我都親切的回答他:「是,早點睡覺,媽媽明天帶你們一起去。」

我用嬰兒推車推著小兒子一起掛,他一點也不哭鬧,有時坡高就先放在一旁,然後我自己上去掛,他就坐在車裏,遠遠的看著我,見我靠近了就笑著向我招手。看著他的稚氣的小臉,我覺的這個小生命真的是太幸運了,能夠有幸一同證實法,他是何等的福氣啊。大兒子有時也會有見人在就怕的心,然後就來回徘徊,我見了就告訴他:「這是你的一顆怕心,一定要把它修去,咱們不要它,勇敢點走上去,就不會害怕了。」於是我就陪著他一起上前去講解,後來他真的不怕了,見人就給資料了。

有一次,做完神韻後,我們在開車回家的路上,他們都累的睡著了,但不知何時他解開了安全帶,我在急剎車時,大兒子的頭撞到了前面座位,頭上撞了個大包,流出了血,我當時真的嚇壞了,回到家一看,破了一道口子。他想看傷口,我不忍心讓他看,我只告訴他沒事的,很快就好了。明天就沒事了。結果真的第二天頭上就結痂了,過幾天結的痂很快就掉了。我知道一定是師父在保護著。還有一次推廣完神韻回來,第二天兩個兒子都發燒了,我為他們念《轉法輪》,給他們多喝水。後來大兒子問我:「媽媽,是師父在幫我消業,對嗎?」我當時很震驚,我只是隨口說過,他小小年紀就記下了。純淨的小生命,就像一張白紙,你往上面加甚麼,他就成了甚麼。他還曾經對著師父的法像說:「師父,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要跟您回家!」頓時,眼淚模糊了我的視線,我想:有師父管的大法弟子家的孩子就是與常人家的孩子不一樣。他們為的正法不顧一切來到人間,我一定要對他們負責。

過病業關和消業中堅持推廣神韻

我在常人中的老病,胃炎以及頸椎骨質增生,脊椎腰椎嚴重彎曲造成的疼痛,都在我得法後,師父幫我淨化身體清除了。在做神韻的期間,這些類似的疼痛症狀又返出來過兩次,而且十分疼,時間每次都很長。那些日子真是日裏疼,夜裏也疼,不曾停過。雖然疼痛難忍,但是我沒有因此耽誤推廣神韻,我也一直都知道這是我生生世世積下的業力,現在要在不同的層次階段以不同的關和難讓我闖關修心性的。

我知道神韻現在救人急,我作為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更是要放下一切以推廣神韻救人為先。過病業關期間,疼痛總是日夜伴著我,有時真是痛的難以忍受。白天在外推廣神韻,天氣也冷,有時還風雨交加,我們大法弟子都無懼於這些,依然風雨無阻。

記的有一日,我忍著全身的疼痛,半天都吃不下東西,還是冒著風雨穿梭於社區,為每戶人家掛著神韻宣傳冊。那天我的靴子都被雨水淋濕了,一路走著,腳下時不時吱吱作響,靴子裏都是冰冷的雨水,從腳底一直涼到心。我隨即拆下裝宣傳單盒子的塑料袋子套在腳上,然後再穿上靴子繼續做,一刻都不想耽擱了。因為心裏明白這,多發出一份,意味著多一戶的人家知曉了神韻的信息,也多了一分得救的希望,心想這點疼,難受算甚麼,只要能救了人,再難我都能忍住。我邊走心裏邊默默發正念。過不一會兒,雨停了,我的疼痛真的緩和了許多,身體也暖和了許多,我知道那是慈悲的師父對弟子的鼓勵。

通過這兩次的病業關,我從中悟到:有時對丈夫,對孩子還不夠善,常常會因為他們是我的家人,就沒有做到善和忍,因為丈夫固執的無神論常令我講真相和溝通過程有障礙,有時著急就勾起了爭鬥心與之爭辯,過後才後悔。教育孩子也是,孩子小總難免調皮任性,我卻時常起急,對孩子不耐心。這都是常人的執著心,修煉人都得放下,都得去掉。

我還悟到:這次的病業關其實就是在考驗我是否堅修大法,是否信師信法還是認為這就是病,要回去當常人上醫院去檢查。另外一點就是要去我那個怕疼的心,就是用這樣的疼痛慢慢磨去我的諸多執著不放的人心啊。

在這段日子裏,我的大關小關不斷。我在開車時總聽師父的講法,有時也發正念,好幾次都感覺到另外空間的一種無形的阻力,不讓聽法,發正念,讓我迷迷糊糊昏昏欲睡的,那好幾次都著實危險啊,我每次總求師父:「師父,我不能睡著,我要聽法,我要發正念,邪惡他們根本不配考驗我,我是不會被嚇倒的。請師父加持弟子!」我只是這麼一想,師父就讓我擺脫了睏魔,瞬間就清醒了。我連連感謝師父。

還有一次,我去同修家辦事,離開前,他突然語重心長的對我說:「我要告訴你一句話,你一定要記住了:你開車時,一定要一慢,二看,三通過。切記,注意駕駛安全啊!」說罷,我就離開了。

我開出他家一條街遠的路,剛一拐彎,從路邊的加油站裏就快速的橫穿出一輛車,我驚呆了,腦袋裏還在尋思回味著剛才同修對我說的話,正琢磨著,事情就發生了。我瞬間急忙踩剎車停住了。因為聽了同修的話,我真的正在遵守他告訴我的原則,怎料事情發生如此突然,這才悟到:原來是師父借他的嘴在囑咐我駕駛小心,躲過了這一劫難,心裏不知道有多感激師父。

遇到矛盾 找自己修心性

推廣神韻中,也曾遇到過多次與同修間的心性上的摩擦造成的關,在亞特蘭大神韻即將開演前幾個星期內,連著過了好多關,那著實是我提高心性的大關。

神韻開演前夕,我們在華人社區開始鋪開面做宣傳。那時正逢過新年,我們參加了一個社區的活動。當時我們心很純淨,念很正,我們只想著既然我們今天來了就要救了這裏的同胞更因他們都是可貴的中國人。我們倆被索要神韻畫冊的人群包圍著,我們不停的發,不夠了再補充,有的還要求多要些發給自己的親朋好友,有的當場撥通票務熱線訂購電話,立即訂起了票來,有的朋友就此談起了對邪黨暴政的痛恨,有個記者當時就堅定的告訴我們:「你們法輪功真的了不起!」聽了這些,我們都很受鼓舞。離開之際有人告訴我們下個星期還有活動。我們一聽,這麼好的機會,不能錯過,一定要查查具體日期地點。

次日我們倆又去了華人超市宣傳神韻,突然有個自稱是某某會主席的年輕女子走到我們跟前問:「你們在這做宣傳,需不需要也在我們那兒爭取個攤位?」我頓時高興不已,當時就訂下了,心想這麼好的機會不能錯過了。

當天晚上,我就在本地神韻電話會議中提起了這件事情,而且還提醒時間緊迫,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和參與。過了一天後,我打電話問協調人事情的進展情況,結果發現一件看似簡單的事情,陰差陽錯的我們錯過了預訂攤位的時間。

放下電話,心裏便開始指責同修,為甚麼這麼重要的事情大家不能協調好呢?還埋怨同修都不重視救度華人群體。可又轉念一想,不對,不能向外找,只能無條件向內找,便想到:每個弟子都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每個粒子都應該發揮作用,去圓容好一切。是啊,我既然是來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怎麼遇事還向外找,怎麼就沒有去圓容好這眼前的一切呢?我馬上開始聯繫其他同修,解決攤位桌子和平板電視的事情,然後就發郵件並打電話給這個會的主席,說明我們的情況,結果她電話說:攤位已經沒有了。

我只能打電話給協調人告知此事,又打電話告訴B同修我們沒拿到攤位,不料B同修問我:「你知道為甚麼你沒有拿下攤位嗎?我覺的你可能有顯示心,歡喜心,而且你也不該事情沒辦成就對大家說,不過現在我們無論如何也要繼續努力爭取攤位,你把你發的郵件讓我看看你都是怎麼和她談的。」於是我把信件發給B同修看。發完郵件我終於抑制不住自己的委屈,覺的B同修在冤枉我,還傷心的向與我合作的老同修哭訴了此事。

事後,我以為這事就這樣過了,第二天我繼續和老同修一起宣傳神韻。沒想到,B同修在我開車的路上又打電話問我:你找到你的執著心了嗎?尤其是顯示心,歡喜心,我真的覺的你有。你只有把這些心放下,才能拿到攤位。哪怕最後一分鐘都要爭取拿到攤位,這對我們來說太重要了……

我平靜的聽著電話,不再委屈了,只是覺的不解為何B同修會這麼在乎這攤位,又這樣對我?我並沒有因為這通電話而影響了我們做神韻的宣傳。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真的是驚心動魄,因為幾次開錯路,總是在相同的路一直兜圈子,就這樣,一著急,我兩度倒車撞了自己的車尾,那車尾是傷痕累累。心想:為甚麼我開車連撞兩次呢?後來又有一次走錯,進入了一條小路,竟然有一幕慘劇展現在我們眼前:一輛小車四輪朝天,還冒著煙。警察封了前面的路,這時老同修說道:「為甚麼我們兩次撞到車尾啊,興許就是師父幫我們擋住了這麼大的難,把我們的難化小了,我們真的是太幸運了啊!」我們連連合十叩謝師恩。

接著次日也就是這個會的前一天,我大兒子的眼睛腫了,學校老師打電話要求帶孩子去看醫生,看完後還要給學校出示醫生證明,我只好接走孩子。這期間,我又和B同修通電話,他在強調要爭取到攤位。我不知道該說甚麼好,但此時此刻心裏真的再也沒有一點委屈了。

緊接著第二天,小兒子又發燒了,學校要求我提前把孩子接回家,這真的就如同師父在《洪吟》<苦其心志>中提到的:「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我趕緊結束了神韻的宣傳,趕到學校把孩子接回了家。但是晚上還要參加那個我們爭取攤位的會,我忍痛把兩個孩子送到一位同修家裏,然後含淚離去,邊走邊流淚說:「孩子,媽媽對不起你們,等媽媽做完神韻一定會好好補償你們的。」

我接了老同修並準備了充份的神韻宣傳資料趕赴參加了這個會,到了那裏,我們找遍了會場的每個角落,也沒有找到一個攤位,其實根本就沒有甚麼所謂的攤位,一個都沒有,原來就是一個假相,一切都是來幫我修心性的。只是讓你在這麼多的魔難面前看你能不能過的去,要不要闖過去。

當晚,我和老同修配合的相當默契,幾乎所有的有緣人都拿到了神韻的資料。我還發現了一個現象,很多人在晚會中,總是愛不釋手的一次又一次重複翻著神韻宣傳畫冊,我知道那是他們明白的一面在爭取被救,他們生生世世輪迴中苦苦等待,就為了這一回了解到真相救了自己啊。明白的眾生都在變化中,都在覺醒中,他們知道千萬年的等待終於來到面前,怎能錯過。

送同修回家後,我幾乎一路飛車趕去接孩子,回到家我沒有給孩子吃一粒藥,也不看醫生,只是對著孩子不停發正念,然後給他們念師父的經文。不知過了多久,孩子都睡著了,大兒子眼睛的腫消下去了許多,小兒子的燒也漸漸退去了。我已經筋疲力盡,睡下了。

後來,B同修在電話裏向我道歉,他說:「真的對不起,我推的你太緊了,請你原諒!」我非常平靜的說:「沒有關係的,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現在已經不放在心上了,沒事了,過去了。」

第二天一早,佛學會協調人打電話,讓我去華人超市做宣傳,因為大家都去做主流社會的宣傳,華人社區真的沒有甚麼人做,當時我沒有答應,只說我前一天晚上去了參加活動,剛把兩個小孩托其他大法弟子照顧,今天恐怕不行了。孩子的病未全好,不太好麻煩人啊。他著急的說到:「這都甚麼時候了,你還在乎這個,你自己看著辦吧!」說罷就把電話掛了。

如果是當常人的我,一連發生了這麼多魔難,在這個時候又發生這樣的事情,一定是跳起來,把對方先痛批一通,可是此刻我竟然沒有生氣,但是覺的協調人對我的態度以及協調方式不合理,為了他好,一定要為他提出來。

於是,我鼓起勇氣回撥電話給他,對協調人提出了我的建議。對方的態度也緩和了。我鬆了一口氣,往常我總害怕同修責怪,知道同修哪裏做錯了,為了保護自己,就把自己的建議隱藏起來了。

事後,我把這件事情告訴了老同修,老同修問我:「你動心了嗎?」我說:「沒有。」老同修對我說:「師父真偏愛你啊!」我想這也許真的就是師父對弟子的偏愛。

通過這次做神韻,經歷了這麼多魔難,闖過了這麼多關,我悟到:師父在《轉法輪》<第九講>中提到的如何吃苦中之苦時舉的那個例子,這些突如其來一連串的心性關,讓我從一開始在B同修步步緊逼使我從非常委屈,怕被同修冤枉,轉變到漸漸平靜到最後根本就不動心,還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那些魔難,以及後來協調人由於不恰當的協調方法對我的無理態度,我都沒有動心的一個心性上的轉變和提高的過程,真的讓我感受到大法的神奇力量以及大法賦予弟子的智慧。

這一次我不但在個人修煉心性上提高了很多,更可喜的是我們全家八口人,還有我們一家餐館的經理也和我們一起觀看了神韻。看完後,他們都了解了真相,身心都得到了淨化,並且都感到很震撼,表示下次要再帶朋友來看神韻。尤其是我那固執的丈夫最終也走進劇院觀看了神韻,一出來整個人態度都變了。

從此以後,無論我是聽明慧廣播大法弟子交流,還是師父的講法,還是我念師父的經文,他都跟著一起靜靜的聽,再也沒有不耐煩或是生氣。我在家裏煉功,他都再沒有意見,再講真相他也都接受了,而且還偶爾協助我做講真相的事情。我的修煉環境完全改變了。神韻直接面對世人救度的神奇成效,我真的是親身所感受到的。

現在甚至連遠在中國家鄉的父母,都得知我修煉後身體無病一身輕,都要求我儘快回國教他們煉功!短短的時間內,我周圍的一切都變的這麼完美,太多太多對師父的感恩,弟子永遠也無法用言語表達完整。

經歷了這麼多,我悟到: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無論我們做了還是沒做,無論做的好,還是做的不好,用心了還是沒有用心,或是用心不夠,師父都知道,全宇宙的眾神都在看。只有我們真正時時刻刻把自己當作一個大法弟子嚴格要求自己,在不斷遇到魔難的過程中修心性,提高自己,才能得到我們應該得到的。

弟子心中有無限的感激無法一一表達,只有在這最後有限時間裏不斷勇猛精進,修心,講真相抓緊每分每秒多救人,無愧於師父對弟子的慈悲救度,無愧於宇宙的第一稱號──「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真正兌現我的神聖誓約完成史前大願,最終圓滿隨師還!

以上是弟子一點淺薄的修煉體會,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一二年紐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