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煉功點輔導員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

尊敬的師父好!
親愛的同修們好!

我是西班牙大法弟子,在二零零四年得法。我希望能和大家一起分享這些年的經歷,尤其是我主動做煉功點輔導員的經歷。

(一)做一名輔導員必須要有責任心

剛開始修煉的時候,協調人讓我組織一個煉功點。我馬上就組織了一個小組在我家煉功,不久我們就開始去公園煉功了。我多次觀看師父教功錄像帶,希望自己能夠先學好;當我去馬德裏煉功點時,我仔細觀察別的老學員的動作和他們怎樣教功,這樣做之後自己就能教得更好了。

當輔導員使我得以有機會學會如何成為一個小組的協調人。作為一名輔導員,必須長期堅持不間斷的在公園組織學法、煉功而不能缺席,需要認真和耐心的教別人煉功動作,心懷善意的和初來學功的新學員介紹大法,熱心幫助他們。

在這個過程中我也漸漸發現了自己的執著心,比如自滿的心,因為我有時會想:我煉功煉的這麼好,他們肯定能看出來。另一些時候,我以非常巧妙的形式顯示自己能雙盤,而別人卻不能。可是我忘記了他們才只是第一次來學功,怎麼會雙盤?而我卻已經煉了很久了!

有一次,一個將要做手術的人問我:如果做手術摘除了甚麼,是否會影響她另外空間的身體?這個人剛來煉功點不久。我告訴她我的認識,包括我認為對她重要的需要了解的幾個方面,她非常感謝也很安靜。當我一個人的時候,我回想當時我做的多好啊,是甚麼樣的知識和智慧使我把問題解釋得那麼好啊,她聽得多麼專心啊。一切都是那麼微妙,我幾乎沒有察覺出來,但是在我的內心深處有自滿,再深挖下去,向內找,也有顯示心。最後我還很滿意地與另一位學員講起這件事。

我意識到在介紹大法的時候或回答別人的提問時,我不應該吹牛,而且當我這樣做事的時候別人是能感覺的出的。現在我每次說話時我都努力抑制顯示心理,用善心去說。

(二)善對新老學員

有些時候,會遇到一些想了解法輪大法的人,而他們過去曾練過其它功法,如瑜珈,太極等等,他們很喜歡講他們的認識。我的認識是我們不應該與他們爭執,最好是給他們時間讓他們能更好的認識大法,當他們開始讀書時,他們自己就明白甚麼是法輪大法了。我們是大法弟子,我們已經經過一段時間的修煉,了解大法真相,而新來的人則對大法一無所知,如果我們抱著顯示心、爭鬥心去講,就會使新來的人在對大法的認識上形成障礙。其實我們很多人自己不久前也是處在同樣的情況,我們也曾經是常人。當我們以慈悲的心態告訴他們真相,會使他們更快的認識大法。而且這也是我們一個修「忍」和提高心性的機會。

有一次,在公園裏讀法,一個女士前來諮詢,使我中斷了讀法。我很不友善的回答她,並且讓她晚一點來學功。結果這位女士沒再回來。之後,當我意識到我做的非常不好時我感到很難過,很長時間以來我一直記的那位女士,想著因為我自己的態度而讓她失去了得法的機會,我非常自責。

幾年的時間過去了。幾個月前,這位女士出現在我們煉功的沙灘上。她年紀很大,並且身體有疼痛的病症。這次我熱情的向她詳細介紹法輪大法,並耐心的教她煉功動作。自從那天起,她天天來煉功。身體有了很大改善,現在她已經開始讀《轉法輪》了。

在作輔導員的這些年中,還有這樣一種情況,在寫這篇交流時我意識到是我沒有做好。過去在集體煉功時,我經常糾正學員的動作。比如說:有的學員做的快了,沒和師父的口令同步,而且幾乎煉整套功時都睜著眼睛;在第三套功法時,雙手沒有同時向上或向下沖灌。當我去糾正他們時,他們往往顯的不太高興。於是我決定不再糾正任何一個老學員,他們煉功這麼長時間,如果不願意別人糾正是他們的事。但當我向內找後,我看到這不是正確的做法。因為當我糾正別人時,並不是懷著善心去提醒,而是帶著掩藏著的顯示心和名的心去糾正別人;還有就是沒有真正的為別人著想:比如老學員正在煉功時,可能不希望被別人打擾。無論是甚麼原因,我必須向內找自己,並和大家一起交流這個問題。

我必須考慮教功中,有的學員不像別人那麼靈活,不能馬上就學會動作或做的非常準確。有的人年紀已經大了,對他們要有耐心,時間長了也就熟練了,也會做準確。如果我們很急躁的糾正他們或者認為自己高人一等,肯定會起負作用,但是如果你用很和氣的態度對他們說話,他們會感到這裏祥和的場並會繼續修煉。

一天,來了一位七十多歲的女士,因為她的教瑜珈的兒子病的很重,甚至不能走路。她得到了法輪大法的信息,於是找到我們的煉功點。她自己身體也不太好,渾身疼痛。開始時,她很努力的學煉功法,希望學會後回去教她的兒子,讓他能好轉。最後她功煉的越來越好,身體有顯著的改善,也開始讀法了。她的相貌變的越來越年輕,現在每週末都來煉功。她的兒子雖然還沒有開始煉功,但是他鼓勵和提醒他母親每天堅持煉功。

(三)通過向內找讓小組更協調

過去我認為在本地我是最早修煉的老學員,認為「只有我能教功」,在不斷學法中,我意識到這裏面包含著名、顯示心等執著心,我想我要去掉它。當我去掉這個執著後,我們這個小組在公園裏煉功洪法和在其它徵集簽名活動中有了很大的改善。

過去在我們的講真相活動中,我總是看到別的學員做的不夠好的地方,心裏總是不平靜。覺得我自己做的比別人都好。有時,我甚至搶在別人前面和人講真相,我還批評在給人講真相時猶豫不決的學員。當我向內找到自己的顯示心、瞧不起別人的自滿心等執著心後,我意識到了每個學員都有自己的路。每個人有自己的時間和方式來做該做的事,隨著我的想法的改變,我們的小組在整體配合上也明顯的好了起來。

我們時間很緊,而這裏我們都住的互相之間離的很遠。無論怎樣,我們都儘量堅持每週日和週四的兩次集體學法和交流。集體學法也是我們能更好協調小組的關鍵,通過學法和交流能夠不斷加深我們對法的理解和解決修煉中遇到的矛盾和疑問,這也讓我們之間更加融洽祥和,整體的變化也使每星期集體煉功洪法時來更多的人了解大法。

(四)給所有我接觸到的人講真相

在我開始修煉之初,我知道一個修煉人必須要做的事情之一是講真相救眾生 ,一開始我很難的才能邁出這一步,因為我性格內向,很害羞,我想可能會被別人拒絕,但是我明白這是師父讓我們來救度眾生的,同時圓滿我們自己的世界。我意識到我們只要以一顆純淨的心去做,人們就會非常友好的接受真相,並且還會感激你,因為他們在等著被救呢。這樣,我向遇到的任何一個人發放真相和徵簽,我用各種方法給他們一遍又一遍的講真相,另外根據每個人的具體情況和接受能力,從不同角度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以及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請他們來公園和我們一起學煉功法。

一次,在我的城市有一個很重要的政治活動,一個重要的黨派舉辦的代表大會。與會者包括這個黨的總秘書和這個黨在安達露西亞大區的主席、市長和其他一些政客們。妻子和我決定不能錯過這個他們了解真相的機會,於是來到舉辦大會的會廳。之前我們準備了多份真相材料,希望這些真相能到達這些重要人物的手裏。

開始時,我有些擔憂:這裏有這麼多的安全措施,又這麼多人想靠近他們。這些真相是否能到達他們的手裏?那時我還不知道發正念的重要性,所以也沒有想到要發正念,但是我在心裏想:我不能錯過這個給這些極有影響力的人講真相的機會。於是我鼓足勇氣向一個市政府的重要人物走過去,給他講了真相。當活動結束後,我又向著該政黨主席走去,奇蹟的是,在經過了重重人圍後,我順利的來到他面前,我有機會跟他說了幾句話,並給了他真相資料,他說回去會看這個資料的。之後我馬上又去找該黨的總秘書,我也成功的找到了他。我請他讀我送給他的這份資料,我對他說在中國正發生著迫害……。他謝謝我送給他的真相資料。那次經歷使得我有了更多的自信。師父把路已經給我們鋪好了,我們只要去做,師父就會幫助我們。

(五)承認並努力修去自己最根本的執著心

我想再特別提一下讓我無法更加精進的一些最根本的執著心。如惰性、睏倦和對吃的執著。我很慚愧,所以我想我必須在大家面前承認它,因為我知道我這樣做了能夠幫助我更快的去掉這些心。

在從新讀過我寫的這篇交流後,向內找,我感到從我修煉至今我是可以做的更好的,更精進的。我在很多方面還有缺點。我必須以更高的標準來要求自己,提高自己的心性。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二零一一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