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師父留給我們的修煉形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一九九七年,當我還是一個學生時在長春開始修煉大法。那時對我影響最大的就是每天參加集體學法煉功,聽同修講修煉體會。一走進那個學法場,我可以感受到每個大法弟子的言行是那樣的正,我就能找到自己的不足。那時每個大法弟子都非常珍惜師父給我們留下的這種修煉環境,集體學法煉功從不間斷。

一九九九年迫害之後,中國大陸這個集體環境被破壞。在迫害之初,在我準備去北京之前就被學校監控,最後被送進拘留所。出來後又被停學一段時間。那段時間我知道我應該去北京,但恐懼和怕心使我很難走出那一步。外在的壓力大,我一個人修煉,沒有突破魔難。

就在我畢業之前,師父的慈悲讓我找到了幾個年輕的同修,我們一起合租房子。那段時間我們每天下班後集體學法煉功,共同精進,似乎忘記了我們身在迫害之中了,我的心性再一次在這個集體環境中不知不覺的提高上來了。二零零零年七月我一個人去了北京,在天安門廣場兩次煉功兩次被抓,但兩次都當場釋放。我知道我當時的心非常純淨,邪惡沒有任何藉口迫害我。

在我初到泰國時,看到同修能集體煉功和集體學法,我們幾個從中國大陸出來的同修都流淚了。但是我看到在那個集體環境中的矛盾,我不再願意參加集體學法和煉功,而且一直在抱怨這個環境,結果我的心性越來越差,最後跟同修的矛盾成了我不可逾越的關。

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我跪在師父的法像面前說,師父,我真的想精進,想走出跟同修的矛盾,請師父幫幫我,讓我能跟同修交流一下。結果沒過兩天台灣同修到了泰國。在公園的兩次交流,徹底打開了我的心結,台灣同修並不知道我和同修之間的矛盾,但是他談到了學員之間彼此之間的緣份,當初一同相約下世助師正法,才得到了這個萬古機緣。當我們心裏為甚麼過不去的時候,那時我們想想師父度我們的不容易,想想我們要救度的眾生,那時我們心裏還有甚麼過不去的呢。這些話把我的心結打開了。

我又再次回到這集體環境中,還是有各種各樣的矛盾,有時我覺的別的同修有這樣那樣的缺點。但是,當我向內找時,我真的在這些矛盾考驗中找到了自己的問題,比如我經常幫助同修,但是有時候不但沒有得到回報,反而被我幫助的同修還說我不好,我就很不高興。後來我悟到,這個不高興的背後是求名,求回報的心,這不是真正的無私,不是真正的慈悲。當我能認識到這個矛盾只不過是對我的一種考驗,去我的執著而已,我發現跟我有矛盾的那個同修也變了,那時我體驗到修煉真的很玄妙,和同修一切關都已過去,就像我們之間甚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我認識到,在跟常人的矛盾中我們一般情況下真的會不動心,因為那時我們會想到我們是煉功人,不能和常人一般見識,而面對來自同修的矛盾我們常常認為,你是煉功人,你怎麼那樣。忘記師父會利用大法弟子之間沒修去的人心,給我們提高用。

在一關過去之後那時我覺的每個能跟著師父走到今天的大法弟子他們是多麼的了不起,儘管我們還有意識不到的人心,在去人心的過程中就要有矛盾,不管我們認為這個集體環境好不好,我們都不能離開它,這一切都是給你自己修的,這個環境都有我們的一份責任在其中。

後來我來到芬蘭,在經歷了泰國的那段修煉過程後,我知道要想做好在這裏的一切,就得珍惜我們的集體環境。所以我儘量參加每一次集體學法煉功和交流。因為語言文化的不同,西方社會對我來講很陌生,我不知道如何去跟西人溝通,但我們畢竟是大法弟子,同修一部大法,我發現在我們一次次的集體學法環境和集體交流的環境中,我和西人同修的這種文化陌生感已經不再存在,我的英語不好,但有時我跟一個西人同修卻能溝通的很好。

在這個集體環境中,我也看到自己的很多不足,每次在學法後的交流,我發現西人不會像中國人在下面開小會,不說話也會很安靜的坐在那裏,我能感受到西人學員一直在容忍我們這方面的不足。

我還發現西人學員對每個建議都非常認真的對待,這也讓我認識到了要學會謙虛,也讓我認識到了我往往跟同修的矛盾的原因都源自這,我有一顆非常熱情的幫助同修的心,但有時同修很反感我的做法,為甚麼?以前我常常想,我是為你好啊,你為甚麼這樣呢。在集體學法的過程中,看到西人的做事方式和心態,我找到了我的執著:好為人師,說的更明白點就是顯示心和證實自我的心,在別人之上的心。

這時我理解到其實修煉不是強制,在這個集體環境中我們自身的修煉狀態就會影響到其他的同修,我們自身修好了,做的不好的同修就會看到自己的不足,我從西人同修的身上就看到了我自身修煉的不足。在經過了這一段時間的磨合之後,我覺的經常在一起集體學法的無論是中國學員還是西人學員我們在配合的過程中都增加了一份默契。我悟到,師父讓我們集體學法,是讓我們增進了解,更好的配合,互相取長補短,在證實法時才能發揮我們整體的力量。

隨著更多中國學員來到芬蘭,從五月份到八月份之間,我們每天集體煉功,時間是下午四點到六點,在赫爾辛基火車站附近的一個公園裏,很多遊客不停的對著我們集體煉功照像。八月份以後,因為我們要上語言課,就沒有每天戶外煉功了。

當時我和姐姐每天拿著錄音機和橫幅。每天並沒感覺有甚麼特別,但經歷了幾件事情,讓我體驗到集體煉功的重要。有一天,在我下午三點離開家之前,天一直下著雨,我想去不去呢,那時我想著如果我不去就沒橫幅和錄音機,所以還是去吧。但是奇妙的是,火車在赫爾辛基火車站停下來的時候,雨也停了下來。那天煉功要結束的時候,一個德國的小伙子要學功,當我教他第二套功法時,我抬頭發現他的表情就像我們打坐入定時一樣,他已經入定了,他告訴我:「你慢一點教我,這太美好了。」臨別時他激動的握著我的手,不知如何表達得到大法的那種美好心情,這個德國小伙子得到大法時就像我們當初得法時的那種神聖和美妙的感受。

還有一次,我跟姐姐在中午從外面回到家感到特別累,下午三點的時候我們都睡著了,結果就在三點時我的手機自動響起,而我們在這個時間從來沒定過鬧鈴,我們趕緊起來去了煉功點。

現在正法進程越來越快,每個同修都感到時間的飛快,很多同修都肩負那麼多的證實法項目,師父要求我們的集體學法煉功和交流,我知道很多同修很難做到,在《二零零九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有學員問師父,下面是原文:

「弟子:我們做媒體的需要集體學法,但是人員分散在全世界,通過網絡集體學法是不是合適?

師:這個你們可以嘗試。但是我就想了,大法弟子無論在哪裏,包括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做媒體的學員,都不要脫離當地佛學會,最好不要脫離當地的煉功點,都要和當地的大法弟子在一起學法。」

我理解無論今天我們來到哪個民族,那都曾經是我們歷史上發過的願,那個民族都有我們的一份責任在其中,所以我們應該珍惜師父給我們留下來的修煉形式,這真的不僅僅是一種形式,這是師父讓我們每個地區大法弟子能夠共同精進,整體提高,相互配合的完成好我們的歷史使命的最好方式!

以上僅是我現階段的個人體悟,希望跟同修共勉!願我們在修煉的路上共同精進!謝謝大家!

(二零零九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