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帶孩子想到的無條件配合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十日】在修煉前我看到交流文章中說,孩子是來幫父母修煉的,那時候還沒有太多的感覺。現在,我的兩個孩子一個五歲,一個快三歲了,我發現,在和他們的相處中,我的確必須從不同的角度思考很多問題,比如我對「無條件配合」的理解就加深了很多。

我先生因為工作原因經常不在家,經常是我一個人帶兩個孩子,尤其是週末孩子不上幼兒園的時候,我的事情就更多了。以前我在週末給大紀元寫一、兩篇很短的稿子,雖然稿子篇幅很短,但是有時候要看好幾篇文章才能寫出來。並且有的週末我還要確定賣書廣告的內容。再加上平時沒有時間做的家務都放到了週末,所以我覺得我的週末還是緊緊張張的。今年十一月初,我開始負責中文大紀元裏的一個版面,要自己找話題,寫文章,工作量增加了很多,當時只是想,時間就像橡皮筋,使勁兒拉一拉就變長了,後來沒有想到,星期一到星期五的時間沒有拉出很多,這一個版面的工作量絕大部份還是壓到了週末。

通常寫文章都不想被打攪,因為思路會被打斷。但是孩子們並不能理解這一點。經常我正在寫文章時,兩歲的女兒就拿著拼圖遊戲過來,拉著我的胳膊要我和她一起玩。可以和小孩子講道理,但是他們不一定聽,比如我說,媽媽正在工作,這很重要,工作完了就和你玩。那麼經常是她還是不願意走,就算是她聽話的走開兩分鐘,然後馬上就又回來了,因為她只記的媽媽答應和她玩,而沒有耐心等到媽媽工作完之後。和她說「就十分鐘」也不行,因為她根本不知道十分鐘是甚麼概念。最多拒絕她三次,她就要號啕大哭了。你想趕她走呢,她就是不走,你想離開那裏到另外一個屋子也不行,她會跟著你,你也不能把兩個小孩子留在家裏,自己出去散散心。

一開始我這時候也開始心煩意亂,就更不要說寫文章了,只好和她玩,但是心裏還在想著文章,玩的也心不在焉,總是想悄悄地溜走去寫文章,結果卻每次都被她馬上發現,就又開始下一輪的眼淚大戰。

後來覺的實在沒有辦法了,這也工作不了啊,那就只有「無條件配合」了。乾脆把文章放在一邊,專心的和她一起玩。但是我驚訝地發現,其實我們在一起玩最多十分鐘,女兒就進入了一個非常好的自己玩的狀態了,而這時候,我不再溜走,而是直接問她:「現在媽媽去工作了,好嗎?」女兒玩的正高興,連頭都懶得抬,只是點一下頭而已。我就可以走開了。

當我再坐到電腦前時,十分鐘之前的思路一下子就又回到了腦子裏,就好像中間沒有任何間斷一樣,我馬上就又能繼續寫文章了。

當我第一次發現,完全放下自己的想法,「無條件配合」的配合孩子的時候,一向棘手的問題竟然這麼容易的解決了的時候,我覺的非常奇妙。我也意識到,我在以前和別的學員配合的時候,還是沒有做到無條件,或者是表面上做到了,但是心裏沒有。

比如,我有一段時間對一個學員有一些看法,覺的她做事情經常不和別人商量,造成一些人不願意和她配合。而她覺的自己做事情有正念,事情沒有做好是因為別人沒有配合她,但是如果事情做好了,她並不認為是因為別人配合才做好的,而是因為她自己有正念。(現在這個同修已經不是這樣了)當時,我雖然能夠從道理上明白,為了救度世人,我們都得配合,但是在心裏還是在抱怨:「看,這次事情做完之後她還是老樣子,覺的自己特別能幹,眼裏沒有別人。即使我們無條件配合了,她也沒有改變。」現在回想起來,我還是在無意中有條件的配合,我在期待她改變自己,覺的我們配合她了,我們做好了,那麼她就應該去掉自己的執著了。所以當我看到她沒有改變時,我就會抱怨。

那麼在兩歲的孩子面前我為甚麼就不抱怨呢?為甚麼能做到無條件配合呢?因為我無法對她有任何期待,我無法期待她有十分鐘的耐心,我甚至無法期待她明白十分鐘是甚麼意思。而且我無法找孩子的錯,就是說,我無法向外找,孩子所有的錯都是我的錯,比如孩子打翻了水杯,是因為我把它放的太靠近桌子邊兒,或者小孩子手本身就是拿不穩;孩子來找我玩,是因為孩子天性和媽媽親近,但是有時候也有可能是我對孩子的情太重而被邪惡鑽空子;孩子身體難受了,有可能是看到父母過關太睏難而幫助父母,或者考驗父母甚麼……總之如果有錯就都是父母的錯。

回到上面的那個同修的例子,現在我悟到,對方是否改變,是對方自己的事情。也許我做好了,她就變了,但也可能她不改變。但是現在這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要在這個過程中把我自己修好。

想想真是慚愧,直到被逼到這個完全無法向外找的份兒上,我才能真正的放棄向外找,無條件的配合。希望以後,無論誰對誰錯,我都能無條件的向內找,無條件的配合。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二零零九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c)2023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