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出講真相的一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我是波蘭大法弟子,已經修煉幾年了。下面我想與大家分享以下我修煉中的一段體會。

在修煉中,我常常沉思甚麼是講真相的最佳方法,甚麼是能讓盡可能多的人都知道真相的最佳方法。時至今日在波蘭我們還沒有自己的媒體、沒有自己的展覽、沒有自己的天國樂團,沒有大家能參與做出系統性努力的項目,向眾生提供更多講真相的機會。通過學法,我意識到在目前的情況下,最好的講真相的辦法就是每天在地鐵總站附近向民眾講真相。一開始,我沒有明確的概念去做甚麼,就拿著徵簽簿和真相傳單,試著吸引人們來交談。

我記得突破最大的是抑制急躁等執著心和破除包含很多觀念的人的思維。這些執著有的時候讓我陷入互相爭辯的陷阱,討論似乎永遠都不能結束。後來我每次出來講真相之前都紮實學法,通過學法我的思想和話語都有足夠的能量,沒有人的觀念和執著心的干擾,我能以一種有尊嚴和開放的態度對人們解釋目前發生的一切。人們自然就接受了真相。

過了一段時間,我意識到最能讓大家接受真相和簽署徵簽簿的方法就是保持一個慈悲的心態,祥和的面部表情,對每一句話都不能掉以輕心,都需要是從內心深處發出,並且在頭腦中有明確的想法──我要救度這個人。這種辦法效果不錯,人們開始停下腳步,聽我講真相,十到十五分鐘就能收集簽名了。

一段時間後,我已經有了一些經驗,我學會了如何在這類情況下使用正念。我只是站在一個地方,當我看著一個人走過街頭,我對他走來的方向發正念,盡力建立正的能量場,將周圍的敗物隔開,防止這些壞東西影響他們了解真相和簽署徵簽簿。然後我開始看到獨特的現象,人們走過的時候,發出各種非語言信號,我就知道我應該向誰講真相了。這種辦法有效果,但我還是想來想去,我做些甚麼才能救更多的人。

幾週以後,我有了主意,我想應該在地鐵站附近煉功。我知道煉功能產生強大的能量場,能清除空間場中的敗物。於是我決定一試身手。開始階段,最大的困擾就是緊張心理和一大堆人的想法。在一堆人心之下,還有一點正念:人們都是來得法的,正在等著聽真相,他們也在迷中,如果你的行為正,就有人能幫助你。這個想法就像金色的光芒,我決定守著這一念,不要注意其它的,因為我知道這些壞東西的去除就是時間問題。的確,大約去了中心地鐵站三回後,一切都正常了,再也沒有這些舊思想的干擾了。

我沿著人行道的綠地擺放了各種介紹法輪功和揭露中共迫害的真相橫幅,在小墊子上擺放了不同語言的資料和徵簽簿,有人要簽名就可以簽字。我煉功二個小時,每次走過,有三十到五十人簽名,很多人拿了真相資料,還有很多人閱讀真相橫幅。事後許多人瀏覽了法輪大法信息網,在網上留下了簽名。

我很珍惜我在地鐵中心站的修煉經歷,因為我懂得了如何更好的講真相,如何放棄執著心,如何加速做事,如何一層一層修煉善心。我感到師父總是支持我,經常幫助我明白各種執著心,明白我在修煉中應該明白的事情,我在講真相過程中,不同人跟我說話時候都能表現出這些。

在地鐵站講真相活動期間,我盡力嚴格要求自己,形成比較強大的正念,因為我看到我修煉的成果反映在講真相的質量上,干擾也小了。這段時間裏,我早上起來上班前聽師父的廣州講法,然後步行到地鐵站煉功講真相,晚上學其他講法。這段時間內,我對法的理解和身體明顯的變化每天都在發生。在開始煉靜功幾分鐘之後就能達到定的狀態,然後我逐漸能看到其它空間中越來越多的驚人景象,大量的邪惡擋著人,但是很快就被正念所消滅。在發正念中,發出的正念形成了不同尺寸的光束,消滅這邪惡。我感到一層堅硬的物質包裹著我的心,然後這層物質就被正念所粉碎,在身體不同部份存在的不好物質溶解了,每一次都變得越來越小。

當然,也有沒能守好心性的例子,或者缺乏強大正念的時候,然後幾乎立刻干擾就出現。煉功和講真相之後干擾就沒有了。從修煉一開始,最大的困難就是色心。我感到這是一團不好的物質,一旦我看到漂亮女孩或者聞到女士的香水,或者我看到廣告牌上穿著暴露的女性,我就會出現色心。一次,我在打坐,但沒有決心解決這類想鑽進我心中的念頭,就在這時候幾個年輕的女孩圍著我,嘰嘰喳喳干擾煉功,然後坐在那裏有半個小時,後來拿起簽名簿寫了起來。我結束了打坐,因為我不能這樣來證實法。我走到簽名簿旁邊,看到上邊寫著「我愛你」。我明白邪惡因素利用我的漏洞,讓我今天講真相的努力付之東流。

我從中深深領會到,如果想要成功挽救眾多生命,最重要的就是心裏要有堅定不移的正念,這樣才能證實法和助師。有了正念,甚麼都能進展順利自然,結果也非常好。但是,如果我們是在證實自己或有不好的念頭,結果就會相反,干擾也會隨之立即到來。

一天我煉完靜功,一位年輕男子走過來,我們交談起來。小伙子在簽名簿上簽字,對法輪功非常支持,並表示願意幫助改進橫幅,這樣橫幅就能立起來放。我們談了一會兒,後來他講的故事讓我深思。

故事是這樣的:「一天早上,一位老人在荒涼的海灘上行走。遇見了一個男孩被上千個海星包圍,這個男孩正盡可能快地把這些海星扔回海裏。這位老人問男孩子:『小朋友,你在幹甚麼?』男孩子頭也不抬地說:『我在盡力挽救這些海星,老先生。』老人笑了,就問:『孩子啊,上千個海星,你只有一個,你能起甚麼作用?』男孩手握一隻海星,抬起頭來對老人說:『我能對這只海星起作用!』說著他把海星扔回大海。

他講完故事後,握著我的手說:「祝你好運,繼續拯救其他的海星。」說完就走了。我知道這是師父通過他的故事來鼓勵我。波蘭法輪功學員不多,而人口卻不少。這讓我更傷感,在想我還能做些甚麼。地鐵站講真相之後,協調人提出,我們可以辦「大紀元」報紙波蘭版。在快速組織的協調會上,我們對此進行了充份的討論。我記得每次我們討論這個問題,我的心靈充滿了熱情,臉上浮現著笑容。我明白我修煉中的主要的進退兩難問題已經得到回應。

雖然這個項目需要系統性的工作和時間,但其救人的力度和對社會的影響很大。另外,這個項目的基礎是合作,為我們的修煉提供了很好的環境,大家能在這個環境中迅速提高自己。一個修煉者的力量是許許多多常人的總和。我意識到,兩個修煉人的合作產生的力量,決不是一加一,而是翻很多倍的。師父在《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中說:「你們怎麼樣能夠配合好,能夠意見統一起來大家共同擰著一股勁去做,再加上你們的能力,那真是勢不可擋。所以我就在想,是不是等到你們修的越好的時候你們越往這方面靠攏、力量越大?」(《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呼籲同修從救度眾生和助師正法的角度來考慮問題。讓我們共同努力,救度更多的眾生。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二零一一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