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電話勸三退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三日】

慈悲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加拿大的一名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多歲了,下面我把自己的修煉體會向師父彙報一下。

一、打電話勸三退

我是從二零零八年四月份開始打電話勸三退的(退出中共邪黨及其團隊組織)。一開始連電話號碼都不會撥,讓小外孫,外孫女幫我撥號碼,我一拿起電話手就哆嗦,後來慢慢的學會了撥號了,講的也是結結巴巴的。我就是每天堅持,害怕的時候我就求師父加持。幾年下來,我打電話很通暢了,現在已經勸退了七千多人了,這是我原來做夢也想不到的事,這都是慈悲的師父在幫著我做的。

在打電話中,遇到過很多善良的人,從老百姓到公安局局長。下面我就舉幾個例子:

有一個朋友說,他三退後,一次在路上,前面好幾個出車禍的,到他這兒就沒事兒。還有一個說:我家是做生意的,退出之後,生意越做越紅火。

有一個公安局的局長,開始我不知道他是幹甚麼的,我打通電話,他問:「你怎麼知道我的電話的?」我說,「我也不知道是誰,我隨便撥的。」他又問:」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我說:「不知道啊。」他說:「我是公安局的局長。」我說:「行啊,那我就跟你講一講吧。」我把真相講了出來,我說:「你知道貴州有個平塘縣掌布鄉吧,有一塊大石頭從中間開了,上面顯著:中國共產黨亡,中共的宣傳把那個『亡』字藏起來了。中共做過的對不起老百姓的事太多了,從來沒有向老百姓道過歉。這些老黨員幹部聽過後,都表示,說的太好了,說的都是實話。」這時他說:「哦,我也知道中共太腐敗了。」

我又給他講,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天安門自焚是他們花錢雇的人,扮演完了就殺人滅口了。還誣蔑說煉法輪功的人是精神病,其實人家一調查鄰居,才知道那個人從來沒煉過法輪功,是在欺騙老百姓。中共這些年,一開始三反、五反,後來鎮壓學生,再後來就鎮壓法輪功,天要滅它,趕快退出來吧。

他聽完了說:「那我退吧。」他家裏有六口人,加上親戚朋友,一共三十八人,他也要幫助他們三退。他開始的時候問,「是不是要去黨支部拿檔案去?」我說不用,你就同意退,記住我給你起的名字,再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了,也不影響工作,也不影響學習,就是保平安。他說,「好吧。」我最後還囑咐他:「上級讓你迫害法輪功,你千萬不要做,你要保護法輪功學員,這樣你積德行善,將來會得福報的。」他答應了。

大概一、二月後,我跟一個人打電話講了上面這個公安局局長的事,對方說,「我就是公安局局長啊!」這一次,他又幫助另外四十二個人辦了三退。還有一個自稱是政府部門的人,具體的職務他不敢說,他幫助三十一人辦了三退。

在打電話的過程中,我也了解到中國大陸腐敗的現象。有一個學歷史的,他跟我講:「在清朝到了最後的時候,就是買官賣官。我在的這個地方有一個人花了十二萬買了一個官兒做。這個社會到了完了時候了。」

後來又聽另一個人跟我說,他那個地方,有人花了一百七十萬買了個縣委書記,「現在沒正事兒了,你說,他上來能為老百姓服務嗎?他還不知貪污了多少錢了,誰倒霉?老百姓倒霉!」

所以,老百姓了解了真相後,都感謝大法,感謝師父。有一個小伙子,他找不到工作,他說,「現在這個社會,有的人多少億的撈錢,可我連工作都找不到,我恨邪黨。」我跟他講了真相後,他大喊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大師好!」

我打電話前,每天都求師父加持,救度有緣人。原來我說:師父啊,保祐我多救人,救一個是一個。後來我改了,我求師父說:「師父啊,我要讓人們一批一批的退,得到救度。」

二、是師父的法力在做

我深深體會到,弟子所做的一切,其實都是師父做的,都是法的力量。

我原來自己學法經常犯睏,二零一零年十二月開始,和同修在網上每天學法。有一次,同修讓我在電腦上翻頁,半小時也沒找到,後來同修在電話裏一步一步的告訴我怎麼做,我才學會。我們學《轉法輪》和各地講法。我像是進了一個寶庫一樣,那麼多從來沒有學過的師父講法,原來師父講的這麼細呀,我越學越帶勁兒,越學越願意學,每天都盼著晚上學法的時間。我從心底裏感歎:師父多麼偉大、多麼慈悲啊!

每天的學法,對打電話有很大的促進作用,明顯退的多了。原來一年退一千多,現在一年退二千多,現在一共退了七千多了。這都是法的力量啊,都是師父在做。

三、過關

在這十多年的修煉中,我有過二次比較大的關。第一次是三年前,我多年不見的小兒子在中國大陸被汽車撞死了,當時,我女兒把我安排到美國的老年公寓,和同修們住在一起,才告訴我這件事。我比較平靜,第二天,同修讓我跟家裏打電話。我說,還是先打三退的電話吧,如果先打家裏的電話,情緒會受影響,就不能勸三退了。在師父的加持下,在同修們的鼓勵下,我沒有因為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打擊而倒下,闖過了那一關。

第二年,我的腰扭傷了,走路一瘸一拐的,也不能下樓了。正好那時,同修的兒子一家從中國大陸來探親,讓我想起了自己的兒子,每天的眼淚止不住的流。常人朋友勸我去醫院做按摩,我也沒有了主意,就約了做按摩的時間。就在等的過程中,心裏也是猶豫不定。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一位同修要開車帶我去發資料,我到一個地方去找同修,結果沒找到,這時前面出現一大片水,從水裏突然竄出二隻大水獸向我撲過來,嚇的我把眼閉上,叫了幾聲「師父!」再一睜眼,水獸不見了,水也沒了。我明白了,就是師父能救我!我就下決心,取消了按摩,誰的也不聽了,就聽師父的了。結果很快我的腰就好了,也不掉眼淚了。有師父,我甚麼都不怕了。

四、快樂的生活就是真相

我是十一年前來到加拿大的,後來住在老年公寓。生活上比較緊張,我也想過去幫別人看小孩,可以掙錢,可是,如果那樣,打電話三退的事就做不了了。於是我就寧可生活艱苦一點,堅持每天做三件事。

這個樓裏住著很多中國老年人,多數是有高級職稱的,而我只有小學三年級的文化水平。可他們都羨慕我,說,「別看人家小學沒畢業,英文的ABCD大小寫都搞不清,可人家過的更快活!甚麼事兒都沒落下,跟我們拉開了一個大層次了!」他們羨慕我的原因,一是我身體健康,每天都樂呵呵的;二是我做甚麼事都很順利,順利的超出他們的想像。

別的不說,就拿老年金來說吧,本來是應該按照我拿到加拿大綠卡的時間算,滿十年才可以給老年金,最快的也是從申請綠卡的時間算,可是,我的卻是按照我來加拿大的時間算的,比預計的時間提前了十四個月。這件事在中國人當中可轟動了,他們說:「你這個事太特殊了,很少見!是不是你師父保護的結果呀?」她們都知道我煉法輪功,有師父保護。

以上是我這幾年的修煉體會,文化水平有限,就講這些吧。

再次感謝偉大慈悲的師父,也謝謝同修們多年來對我的幫助和鼓勵。

我就堅定一個正念:信師信法,隨師回家!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二零一二年紐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