畏懼罪惡曝光 中共法庭阻民眾旁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四日】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審判都是非法的,所以它在非法審判法輪功學員時往往都是偷偷摸摸進行的,不敢叫人知道。這也是許多法輪功學員被枉判後,其親友都不知道何時何地被審判的主要原因。

可是畢竟對法輪功學員的誣判不屬於秘密審判的案子,其開庭的時間地點不可避免地要被外界所知。這樣一來,專門迫害法輪功的中共一夥就又搞起了另一種形式的掩蓋。盡可能地阻止法輪功學員及其他人到庭旁聽,成了這夥人在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時的首選。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一日報導了這樣兩起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的案例:

《左福生被非法開庭 福州公檢法執法犯法》,說的是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四日上午,福州鐵路華林建築公司幹部、法輪功學員左福生被倉山區法院非法開庭。非法開庭前,法院周圍站了很多便衣;法院門外街道兩旁停放著三十餘部汽車,有的汽車裏坐滿了人;還有武警消防戰士、空軍醫院人員、社區保安、街道居委會人員等等。更有一些便衣不懷好意地審視著路人,有的拉扯圍觀的群眾,一旦懷疑誰是法輪功學員,馬上就上來幾個便衣,有的表示要交流,有的表現出居心叵測的關心,還有的在勸說著學佛教。以這種方式限制被懷疑人的行動自由。更有便衣在偷偷拍照,各個方位反覆拍攝、錄像,故意製造恐怖氣氛。

非法庭審期間,旁聽席上坐滿了中共特意安排的人員,只在最後一排的角落裏給左福生八十多歲的老母留一個空位,身邊還安排了三個女警看著她,不准說話。老母親坐的遠,聽不清,只知道律師在給兒子作無罪辯護。

《甘肅會寧法院對何玉瑚、韓秀芳、金銀武、馮彩虹非法開庭》一案,說的是二月二十八日,會寧法院對法輪功學員何玉瑚、韓秀芳、金銀武、馮彩虹進行非法開庭。整個會寧縣城如臨大敵,法院門口百米以內戒嚴,不但各個路口有警察站崗,連進城的司機,以及入住各個賓館,招待所的所有人員都要進行身份證檢查,並上網核實是否是法輪功學員,給出的理由是怕法輪功「劫法場」。

這不可笑嗎?「劫法場」本是指從當政者手中把將要被執行死刑的人從刑場上搶走,這種事文藝作品中常有描述,相信歷史上也時有發生。但在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反迫害的情況下,對出現在中共審判機構等「法場」(法律場所)中被中共非法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其他的法輪功學員只可能以各種理性的方式去營救他們。中共以防止「劫法場」為理由阻礙民眾旁聽法院開庭,純屬造謠惑眾。

其實在會寧法院非法審判這幾位法輪功學員之前,會寧的法輪功學員已經大面積地向會寧縣的鄉親散發了邀請函,邀請大家去法庭旁聽北京正義律師對法輪功學員所作的無罪辯護。如果他們要「劫法場」的話會發這樣的邀請函嗎?

法輪功學員發邀請函幹甚麼?顯然是讓民眾去了解法輪功真相。法庭上審判真正的犯罪嫌疑人的時候,有誰見過他的家人或朋友招呼著民眾去旁聽的?自己的親朋好友犯了法,哪有這樣張揚的,不都是唯恐別人知道嗎?可見法輪功學員這樣做,正說明他們是堂堂正正的,中共對他們的迫害是非法的。平時法輪功學員對民眾講法輪功真相,被中共惡徒知道了,都可能遭到迫害。可是在法庭上,哪怕他們因為對自己信仰的堅定而被中共判刑,他們也會把法庭當成證實法輪大法好的機會和場所。法輪功學員家人請的律師也會從法律的角度對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行為進行無罪辯護。

這正是中共最為害怕的。對於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一夥人來說,他們非常清楚,無論是他們表面上對法輪功學員的偵查、起訴、審判,還是他們在幕後對法輪功學員的構陷,都是非法的。明明違法的事情卻還要打著法律的旗號進行所謂的審判,這種流氓行為在沒有民眾旁聽的情況下,走走過場也就糊弄過去了。可是在精通法律的律師面前,在拒絕承認自己違法的法輪功學員面前,面對公眾還怎麼耍流氓?讓律師和法輪功學員當庭質疑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非法,身為中共國家公務人員參與迫害的這些人等於是被當眾揭了醜。老百姓會說:噢,這些人抓法輪功審法輪功原來幹的都是違法的事啊,鎮壓法輪功從始至終都是非法的啊!

中共以「劫法場」或其它名義非法阻止平民百姓到法庭旁聽的事實,充份說明中共當局執法犯法的無恥與邪惡。他們懼怕民眾旁聽開庭,也就是在畏懼自己迫害法輪功的罪行被曝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