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攻攝像頭」與「圍攻中南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一日】近日,北京一位遭到中共當局諸多限制的藝術界人士被警察傳喚,傳喚的理由竟然是涉嫌「圍攻攝像頭」。

該藝術界人士1月15號在推特發文說:「昨晚被朝陽區南皋派出所傳喚,傳喚理由是涉嫌圍攻攝像頭。」推文一出,網友笑倒一片,在推特上對官方傳喚的理由不斷嘲笑。律師們也指出,當局安裝攝像頭監控公民,本身就不合法。

中共的理由很是荒唐,但是內中包含的威脅卻不言而喻:小心點,別亂說亂動,你的一切活動都在我們的掌控之中,我們可以對你隨時採取行動。

當然,「圍攻攝像頭」這樣的罪名讓人莫名其妙。攝像頭那麼小的一個物件,值得人去「圍攻」嗎?「圍攻」一詞嚴重失當。然而這可不是中共當局的無意失誤,中間包含的味道在滑稽之外還有著相當濃厚的政治信息──凡是被中共扣上「圍攻」一詞的,那就意味著對被監視對像的嚴密監控,以至隨意的對被監視對像進行打擊。

我們看一看中共當年為迫害法輪功而製造的「圍攻中南海」的謊言,就更容易理解。

1999年4月11日,沒有學術建樹、靠投機政治當上所謂「院士」的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上發表文章,再次引述1998年在北京電視台用過的已被證明為不實的例子誹謗法輪功,以圖進一步製造事端。該文章在天津發表後,天津的一些法輪功學員認為有必要向有關方面澄清事實真相,並期望通過與雜誌編輯部的交涉來消除該文章的惡劣影響。因此,4月18日至24日,部份法輪功學員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及其它相關機構反映實情。在此過程中,法輪功學員非常平靜、祥和,向雜誌編輯和秘書講述自己通過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的事實。

然而4月23、24日,天津市公安局動用防暴警察毆打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導致有的法輪功學員流血受傷,45人被抓捕。當法輪功學員請求放人時,在天津市政府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這個事件,如果沒有北京的授權,被逮捕的法輪功學員不會得到釋放。天津公安向法輪功學員建議:「你們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

天津市政府的反常態度和警察的毫無顧忌,使人們明顯感到一股來自中共高層的壓力。但是,法輪功學員們堅信按「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沒有錯,他們的親身經歷證明了法輪功是好的。從4月24日晚開始,各地法輪功學員紛紛自發地想通過上訪的途徑來尋求「天津事件」的公正解決。

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自發來到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辦上訪。中午時分,當時的總理親自接見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申訴了三點要求:(1)釋放天津被抓的法輪功學員;(2)給法輪功修煉群眾一個寬鬆的修煉環境;(3)允許出版法輪功書籍。當時的總理很快下令天津公安局放人,重申了不會干涉群眾煉功的政策。當晚10點,學員們靜靜離去。整個上訪過程秩序井然,離開後地上無一片紙屑,連警察扔的煙頭都被上訪學員清掃乾淨,以至有在場警察感慨的說:「看,這就是德!」

法輪功學員4.25上訪和平理性,是行使憲法賦予公民的上訪權利,是面對強權暴政堅持信仰、堅持對良心負責、堅持對社會負責。這本來是一群善良民眾和平理性的依法上訪,卻被中共江澤民一夥妒嫉成性、權欲熏心的當權小人以「圍攻中南海」的大帽子栽贓陷害。

今天,人們在回顧這一栽贓時,可以更清楚地看出其中的種種破綻:說是圍攻,他們手中拿的是甚麼武器?有人受傷嗎?中南海的圍牆可否被攻掉一塊磚頭?中南海裏邊有沒有民眾投擲的物件?中南海這個龐然大物和人民群眾有多遠的距離?它接觸過老百姓嗎?老百姓有了冤屈按照憲法規定去上訪有錯嗎?怎麼回過頭來卻把和平理性的依法上訪說成了圍攻?

「圍攻中南海」的大帽子有多嚴重?相當多的人都明白:這個大帽子一旦被按上,那就意味著中共要對你進行肆意的打擊。後來的事實也向世人證實了這一點,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其歷史上最為邪惡的,「圍攻中南海」的惡意栽贓成為中共江澤民一夥殘酷迫害法輪功的藉口之一。

從「圍攻中南海」到「圍攻攝像頭」,中國人在啞然失笑的同時會感到幾許的悲哀:這是甚麼樣的一個政黨?怎麼甚麼謠言都能造得出來?在這樣的政黨統治之下,中國人的生存狀況何其艱難!與民為敵是這個政黨的本性,和這個邪黨決裂是每一個人都應該做出的選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