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央視新台長的講話暴露了甚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走馬上任的央視新台長胡佔凡,在一次講話中公然宣稱「一些新聞工作者,沒有把自己定位在黨的宣傳工作者上,而是定位在新聞職業者上,這是定位上的根本錯誤。」此語一出,引起民間輿論大嘩,而中共喉舌媒體卻仍一如既往地按照慣例對這句「胡話」大加讚頌。胡佔凡作為央視的新掌門人,對新聞工作者的武斷「定位」,暴露的正是中共操控新聞工作者對中國人進行洗腦的用心。

一、中共逼使新聞工作者做其喉舌

中共從成立之初一直到今天,它粉飾自己和欺騙民眾的主要手段,就是操縱媒體及媒體工作者對民眾進行洗腦,而中國大陸的媒體工作者及御用文人一直被中共軟硬兼施地利用著。中央電視台的工作人員就曾自我解嘲說:「我是黨的一條狗,坐在黨的大門口。黨叫咬誰就咬誰,讓咬幾口咬幾口。」

胡佔凡剛剛上任就迫不及待地發表此番言論,可見其對中共效忠的態度。一個中共選中的官員,要按照主子的意圖行事,最保險和最有效的辦法就是迫使屬下也和他一樣馴服。胡佔凡的這句「胡話」暴露了中共妄圖馴服媒體人做吹鼓手的用心。

二、中共宣傳的唯一目的就是維護中共的統治

幾十年來,中共死死掌控著輿論工具。所有民間的媒體形式被取消,人民完全失去了表達意見的正常渠道。沒有了獨立的媒體,也就失去了公正、客觀及具有道義良知的真實報導。剩下的就只有中共操控下的媒體,替其煽動、欺騙、鼓吹、打壓、批鬥、誣陷……

中共從來都是把自身利益凌駕於人民、國家之上,為了其獨裁的需要,不惜犧牲出賣一切,包括人民的生命、財產以及國家利益。毛澤東割讓蒙古;鄧小平屠殺學生;江澤民出賣中俄邊界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國土;為了所謂的穩定及國際影響,中共對包括唐山地震及汶川地震在內的幾乎所有地震全都壓著專家的預警而不報導;車禍、礦難、薩斯、地溝油、三聚氰胺、盜賣人體器官等等關係到人民生命財產的訊息,有些已經被網絡及海外廣泛報導了,而中共的媒體要麼壓著不報,即使報導也大都是含糊其辭、語焉不詳,有意地縮小、降低災害造成的影響,甚至在報導災難時還都不忘給自己抹粉,誤導民眾。

中共操控的媒體就是謊言欺騙、誣陷煽動,例如臭名昭著的文革,就是由《人民日報》發表的毛澤東「我的一張大字報」而起。而中共迫害法輪功、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時,中共各級媒體都接到了定時定量地編造構陷法輪功的文章的指令。這就形成了一個奇特的現象:迫害法輪功之前,國內許多媒體自發報導的有關法輪功的消息幾乎全是正面的弘揚;而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所有的媒體無一例外地都要刊登誣陷法輪功的文章。中央電視台更是多天連續滾動播放誣陷法輪功的新聞。為了進一步迫害法輪功,中央電視台竟然參與炮製了一出「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誣陷法輪功,謊言欺世,煽動仇恨,坑害中國和世界民眾。

三、做有良知的中國人,不做中共的喉舌

中華民族具有幾千年的文明歷史,骨子裏流淌的是仁義禮智信的文明血脈,與中共宣揚的無神論格格不入。儘管中共屢屢搞政治運動、謊言恐嚇,儘管中共厚顏無恥,借媒體之力一再標榜是中國人民選擇了它,軟硬兼施地要中國人為其唱讚歌,但中國人並沒有被中共完全洗腦,他們在逐漸地覺醒,越來越認清這個附體在中華民族機體之上嗜血的惡魔。

胡佔凡們對媒體人不厭其煩地反覆定位,正說明中國也有媒體工作者並沒有完全喪失良知。有的媒體人在利用各種方式挑戰中共限制的新聞底線。溫州高鐵慘案後,中共對各級媒體施壓,想讓有關慘案的消息在媒體上消失,可許多媒體竟然以「開天窗」的形式向民眾透露媒體人的良知和無奈,表達的是一種無聲的抗議。

也有媒體人因為受到中共的打壓,只好逃到海外。《人民日報》人民論壇副主任邱明偉,因為在國內對中共列為禁區的事件進行調查,受到中共國保警察的威脅,只好於二零零九年七月流亡海外。

中共對大陸媒體人的控制如此嚴酷,可是在海外卻截然相反。海外華人開辦的媒體如明慧網、大紀元、新唐人等,不畏任何政治勢力,獨立報導事實真相,就是中國人正義、良知、道義的體現。他們衝破中共的網絡封鎖,揭露中共的邪惡統治,清除中共對民眾的毒害,受到海內外民眾的廣泛讚譽。

做一個有良知、有理智的中國人,不做中共的喉舌,分清善惡,脫離中共,共建華夏文明,這是當今中國媒體人的唯一正確的選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