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打一耙的誣判和造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八日】近日,長春市中共喉舌媒體報導了四平市中級法院以「故意殺人」的欲加之罪非法判法輪功學員馮奎文無期徒刑的新聞。從性質上說,這與中共歷來對其他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判刑是一致的,都是假藉法律陷害無辜,但是強加的非法刑期卻達到了極限,這其中究竟包藏著甚麼見不得人的罪惡?

案情經過

二零一一年六月五日,馮奎(即馮奎文)、宋秀偉夫婦和其他兩位法輪功學員在公主嶺市雙城堡鎮集市上向人們贈送二零一一年神韻演出光碟。因為惡人的舉報,幾十名警察和便衣開始非法抓捕他們。其間,馮奎被公主嶺市雙城堡鎮派出所副所長張正鵬與一協警追趕,被逼進一死胡同後,張正鵬向馮奎頭部開槍。馮奎被擊中後昏死過去,右腮有大拇指甲大小的血洞,耳朵、臉和頸部都是血。

據知情者透露,惡警及便衣打手幾十人將馮奎堵截到一個胡同的門洞裏圍攻,之後吵吵說「那小子不服被捅了三刀」。幾分鐘後,十來個人抬著馮奎出來,先是被丟棄在馬路邊上。馮奎躬身側著躺倒不動,左手(側壓在身底的一隻手)前伸,右腮有血洞,脖子上頭上都是血,右手也是血,垂向腦後,右手食指指尖滴血,看上去是手捂右腮血洞所致。知情者還說,那些便衣和警察曾經就是否將馮奎帶走發生過爭執,以推脫開槍責任。在沒有人看到警察受傷的眾目睽睽之下,警察放風出來說有警察被傷的傳言。

後來醫院說馮奎只傷了耳朵,只是擦著了臉,但卻回覆家屬說包紮了一天一宿。甚麼樣的傷會被包紮一天一宿?他腮上的血洞怎麼不提?顯然,馮奎被槍擊後致傷是不爭的事實!

另外,馮奎被單獨關押於公主嶺市看守所,其妻宋秀偉也被單獨劫持,另兩位法輪功學員也被劫持到其它地方關押。當局還對馮奎的家屬採取控制、跟蹤和恐嚇等手段。

非法庭審時,中共對馮奎的指控竟然就有「故意殺人罪」。這顯然是倒打一耙。馮奎等人只是在散發神韻演出光盤,馮奎根本沒有殺人的故意企圖。在眾多惡警圍攻的情況下,既沒有殺人的可能,更沒有殺人的事實。相反,馮奎才是惡警槍擊的受害者。犯有故意殺人罪的不是馮奎,而是開槍的惡警。

在當今的大陸,老百姓常說「過去的土匪在深山,現在的土匪在公安」。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中共警察的殘暴更甚於土匪。明明是惡警行兇開槍,中共法院卻反誣受害者殺人,所謂的「法律」成為中共陷害無辜的凶器。

是非顛倒的判決掩蓋了甚麼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四平市中級法院以故意殺人罪處馮奎無期徒刑,宋秀偉被非法判刑五年,另兩位法輪功學員分別被枉判五年和三年。

馮奎等四位法輪功學員向民眾贈送神韻光碟何罪之有?神韻展現的是中國傳統文化,受到海外主流社會的推崇,他們不要民眾的一分錢,完全是義務贈送,這不是應該提倡的行為嗎?怎麼反而將他們非法抓捕和判刑?中共當局對遭警察槍擊的法輪功學員判以無期徒刑,肯定隱藏著不可告人的目的。

《警察法》明確規定,警察在執行公務時除遇到被抓捕的犯罪嫌疑人有危及警察生命安全時可開槍示警之外不得隨意開槍。從這個規定可以看到,且不說警察抓捕法輪功學員是非法的,單就警察對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開槍來說,就直接涉嫌犯了「故意殺人罪」。如果真正「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審理此案的話,應該被判刑的就是這些警察。

顯然中共當局非常清楚,槍擊法輪功學員頭部並致傷不同於一般的案件。那麼如何將這一罪惡演繹成警察的所謂功績從而將其罪惡遮掩下去呢?中共當局採取的是顛倒黑白的重判無辜的法輪功學員馮奎。

另外,對法輪功學員可以開槍的指令,早些年就已經傳出。據海外媒體揭露,中共中央「610辦公室」頭目劉京,於二零零二年大年前夕,在長春南湖賓館召開部署迫害法輪功的會議上,暴跳如雷地批評了吉林省「工作不力」,下達了「徹底鏟除」的死令,並在這次會議上部署對法輪功學員「可以開槍打死」。雖然「六一零」頭子的話是狂妄和非法的,可是如今中共的鷹犬真的按照主子的指令開槍並造成後果了,中共當局不得想辦法掩蓋嗎?

中共怕甚麼?當然最怕這樣的事實被揭露出來。可是這樣的事哪能是那樣好掩蓋的?中共當局採取的手段異常地邪惡,那就是將人永遠地關押下去。要達到這樣的目的,對當事的法輪功學員非法判處無期徒刑就成了中共當局的選擇。

炮製冤案者的心虛與歹毒

從惡警實施綁架一直到非法重判的過程可以看出參與炮製冤案者的膽怯。惡警開槍後,先是將已昏迷過去的馮奎抬出來丟棄到路邊,開車跑走後,又找來一輛警車將他拉走。為甚麼要將他先行丟棄?顯然惡警是想推卸責任。又為甚麼再拉走?那是有了嫁禍於他的陰謀,所以警察受傷的謠言就從警察嘴巴裏傳出。

警察在執行公務時違反「警察法」開槍將人打傷,本身已經違法,可是因為被槍擊者是法輪功學員,中共就開始以此為基礎炮製冤案。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四平日報》發表「生死瞬間的搏鬥」一文,對違法開槍的警察進行頌揚,反而誣陷馮奎。須指出的是,當時文中始終沒有敢提馮奎是法輪功學員。而《吉林日報》等中共喉舌在報導這一案件時,卻是在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四日了。顯然,冤案已經做死,中共再也沒有甚麼可顧慮的了,反而狂妄地大加報導,不但對馮奎進行誣陷,還進一步地將攻擊矛頭惡毒地指向了法輪功。中共喉舌從而不但將警察非法開槍的罪惡掩蓋過去,還將天大的罪惡包裝成了它所標榜的功勞了。

可是罪惡畢竟是罪惡。經過法輪功學員這麼多年的講真相,世人對法輪功的認識越來越清楚,而且對惡黨罪惡的認識也越來越清楚了。中共卻在炮製這樣的偽案,有幾個人會相信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