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為何怕律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遼寧省朝陽市中級法院上演了一場無恥鬧劇,所謂法官公然要求辯護律師按照他的口徑辯護,甚至要按照他的要求提問。當律師要依法為當事人做無罪辯護時,該法官立即大叫:「把他攆出去!」這個咆哮公堂的法官就是朝陽市中級法院刑二庭副庭長曹學昌。所謂的案子就是法輪功學員王平珍的依法上訴案。

法院本該是講理的地方,法官卻不讓講理。法官是執法者,卻明目張膽的踐踏法律。當權者不敢與百姓論理,法官當庭撒潑耍流氓,他們極力掩蓋的是甚麼?

其實就是他們對人民犯下的罪惡太大了,尤其對法輪功學員栽贓枉判的冤案太多了,血債累累無法償還,害怕正義律師以法揭穿,便拼命阻撓,卻反而欲蓋彌彰。

當局綁架王平珍的理由,是王平珍家有法輪功真相資料,朝陽市「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指使龍城區法院將其判刑五年。王平珍上訴。王平珍家有法輪功真相資料是否有罪?那就要按國法對照,看看煉法輪功是否合法,合法就無罪。

法輪功被迫害十三年來,人們通過各種渠道已經知道,中國的法律沒有任何文字說明修煉法輪功非法,法輪功是思想信仰,信仰自由,思想不犯罪。法輪功學員信仰的「真善忍「是普世的道德原則,人們按照這個標準要求自己去做好人,於國家,於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可是卻遭到中共無端的污衊和迫害。在沒有任何言論渠道的情況下,法輪功學員印發真相資料,向社會講清被迫害的真相,揭露中共謊言,合情、合理、合法。比如流氓毆打好人,受害者向周圍的人揭露打人者是流氓,他為甚麼打人,他以前幹過哪些壞事,無論使用語言或文字形式,揭露壞人都不違法。

問題是打人的流氓又進一步耍流氓,說:「我隨意打誰都合法,誰揭露我就違法,我就要把你抓起來。」打人者是侵害者,被打者是受害者。法律本該是懲惡揚善,保護受害者的。受害者印有講清冤情的材料,何罪之有?反而要遭受綁架和關押。不但說明王平珍無罪,而且說明中共更流氓,更邪惡,是進一步犯罪。參與綁架、判刑他的人都是罪犯。

這場迫害是江澤民出於小人的妒嫉和恐懼,利用中共發動的。江在海外出訪時誣陷法輪功,《人民日報》便登載出來。江又指使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也就是「兩高」搞了一份「司法解釋」,當作迫害法輪功的所謂法律。可是國家法律中沒有,「兩高」又沒有法律解釋權,這捏造的「解釋」就成了中共和江氏集團製造假法律、非法殘害人民的犯罪鐵證。而執行這假法律的人,也隨之成為了罪犯。

二零零九年底,國際社會的法庭已經對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某定罪,並下了國際逮捕令。世界多國法庭,也分別判處追隨江澤民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三十多名中共高官有罪。修煉法輪功無罪,迫害法輪功有罪,這已經是各國法律界的共識和定論。

憲法規定:一切武裝力量,社會組織和個人都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任何組織和個人的意志都不得凌駕於或強加於國家法律之上。中共本來就是一個受國家政府管轄的社會組織,可是它卻把自己凌駕於國家政府之上,用「黨的方針政策」代替國家法律,以黨亂政。把國家「公務」變成了為黨做事的「黨務」。

要知道「黨務」是甚麼,先揭開老底,看看共產黨究竟是甚麼。共產黨的祖宗馬克思是德國「撒旦教」的教徒。「撒旦」是英文譯音,翻譯成中文就是「魔鬼」,即「魔鬼教」,馬克思將其改頭換面稱為「共產黨」。也就是說,「共產黨」就是「魔鬼教」。其教義是:用謊言、暴力、恐怖和黑暗統治世界。中共「假惡鬥」的流氓表現就是這套東西。由於「共產撒旦」的邪教本質,決定了其「黨務」就是「邪務」、「惡務」。共產黨就是最大的邪教。

例如黨的歷次運動:殺地主、殺資本家、肅反、鎮反、三反、五反、反右、四清、反胡風集團、反二月逆流、三年人為的「大飢荒」、文革、六四直到今天的迫害法輪功。這些運動直接導致八千多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目前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有名姓可查的,就達三千八百多人,還不包括更多被中共摘取器官的、失蹤的。這就是巧立名目,作惡殺人的「黨務」。

「中國」不是「中共」,「中國」屬於中華民族,中國人是中國的主人。而中共是西來的魔鬼,它附在中國人身上,偽裝愛人民,實質害人民。「國法」和「黨務」是對立的。國法理應是維護人民利益的,對照國法,哪件「黨務」都是殘害中華民族的滔天罪惡。中共要掩蓋的是犯罪事實和邪教本性,維護其偽造的「愛人民、為人民」的畫皮。揭開羊皮就看清了狼。這就是法官懼怕正義律師,不敢與其當庭辯理,變態一般非法攆走律師的原因。當然,六一零和中法院長是背後的黑手,法官曹學昌只不過是其手中的一桿槍而已。

運動中,共產黨把行邪作惡、殺人搶劫說成是甚麼「正義的革命」,欺騙那些沒有頭腦的人去「鬧革命」、「破四舊」,殘害自己的同胞,破壞中華文明。更可悲的是,有些人為了「先進、積極、革命」等虛名,出賣自己的靈魂,喪失基本的人性,在真理與謬誤,善良與邪惡面前,違心的走向邪惡的一邊,助紂為虐,淪為不講人性、不講天理的衣冠禽獸和政治流氓小人。這種人你說他是漢奸,他不服氣:「共黨也是中國人啊」。可是你幫助西方的「撒旦惡魔」殘害你的中國同胞,那不是漢奸是甚麼?

一位法官私下詢問律師:「法輪功國家不讓練呀?」律師答:「不是國家不讓練,國法讓練,是那幾個人不讓練,『上邊』更多的人不反對練。」法官問:「法律是為政治服務的,外國也一樣啊?」律師答:「法律是為合法政治服務的,不是為非法政治服務的。非法政治不能支持,支持者最終要承擔後果的。例如納粹戰犯,例如文革,支持者最後都丟掉了性命。」 法官無言。

律師說:「迫害的多,償還的也大,這個運動就是先整他,後整你,都是受害者。解脫他就是解脫你,你不害他,你也平安。可惜好多人眼光太淺,看不到這一點。」

一位經歷過數次「運動」的人說:「共產黨搞運動使喚人就是糊弄傻子:給你一塊糖,讓你去打人,打完了你去頂罪。明白人肯定不幹,但是看好那塊糖的人會衝上去。」

多年來,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各級公檢法人員,政府機關和企事業單位的人員一致指認:抓人判刑,刑期多少都是六一零讓幹的。「六一零口頭下令,不留文字,還要我們送報回執(處理結果)。」當然,誰做事誰承擔,《公務員法》已有規定。但六一零人員的罪責顯然更大。所謂的「六一零辦公室」是中共江澤民一夥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遍布各地各級政府和企事業單位,類似納粹蓋世太保。六一零本身就是非法組織,非法職務,卻脅迫公檢法人員違法犯罪,還拿你的嘴當法律,隨意把人開除、綁架、判刑。歷屆六一零政法委頭目們,你們清醒吧,這罪責你已經承擔不起,必遭追查。報應的結果早有前車之鑑。

不要僥倖以為中共的時日還很長,現在的中共已經滅相俱全,預言講:蘇共解體,隨後就是中共。貴州平塘縣天降「藏字石」,標明「中國共產黨亡」。一億一千多萬的退黨大潮已成事實。中共自己的腐敗誰都無力回天。全國罵共,全民咒共,中共民心失盡。中共爆炸式的內亂,你死我活的內鬥,滅相盡顯,解體的前兆已經一目了然。

知情者說:中國每年軍隊官兵的工資是三百億,每年給國內迫害法輪功人員的費用也是三百億。每年用貿易順差、援助和購買外國國債的形式,作為收買各國不干涉迫害法輪功的「閉口費」,遠遠高於這個數字。現在王立軍「出事」,薄熙來「沒戲」。賈慶林、周永康「到屆」,「江家幫」馬上被清出舞台,這麼多錢誰還給他們花呀?誰保中共都會被這個巨大的累贅壓垮。拋棄它,換個活法,那不是很自然的事嗎?蘇共一夜之間被定為非法組織,齊奧塞斯庫以黨魁的身份一週內被槍決,全世界幾十個共產國家脫共而出,都是突然發生,迅速解決的。中共也不會例外,有頭腦的人都在準備後路。

儘管中共在劫難逃,但上邊的頭目總要撇清自己的,銷聲滅口、拿「黨奴」頂罪,這都是慣用的手法。中共樹立的「打黑英雄」王立軍,關鍵時刻不是去找黨媽,而是去找美國領事館來保護自己。這說明,在走投無路時,王立軍起碼明白了一點:這個政黨不可能保護他,因為不只是他主子的政敵,甚至他為之賣命的主子都想要他的命。其實這也是作惡的報應。但願王立軍的今天不要成為六一零、公檢法們的明天。與那些不聽善言相勸,追隨惡黨死不改悔遭報身亡的人相比,活著的公檢法、六一零們還有機會,但能否把握住全靠你自己。真正要自保,只有真心懺悔,痛改前非,將罪惡公之於眾,將功方可補過。

迫害善的一定是惡的,「共產撒旦」對中國人民的迫害,尤其對法輪大法的迫害,犯下的是惡貫滿穹宇的大罪。從共產黨迫害法輪功的那天起,眾神就判了它的死罪。尊敬的老少鄉親們,別忘了我們是中華的兒女,炎黃的後代,不是西方「共產撒旦」的子孫,六十年來它殺害的中國人比兩次世界大戰死人的總和還多。中國人六十年的經歷說明,只要這個「共產惡魔」存在,今天迫害他,明天就可能輪到你。法國作家雨果說:「在罪惡面前,如果你不說不,你就是同謀。」讓我們拋棄這個惡魔,退出給它發過毒誓的「黨團隊」組織,給自己贏得一份平安,也給子孫後代們留下一片祥和晴朗的藍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