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談:諸葛亮的兩封家書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

一、諸葛亮《誡子書》

【原文】
夫君子之行,靜以修身,儉以養德,非澹薄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夫學須靜也,才須學也,非學無以廣才,非志無以成學。淫慢則不能勵精,險躁則不能治性。年與時馳,意與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窮廬,將復何及?

【今譯】
德才兼備者的品行,是依靠內心安靜,精力集中,來修養身心的;是依靠儉樸的作風,來培養品德的。不看輕世俗的名利,就不能明確自己的志向;不是身心寧靜,就不能實現遠大的理想。學習必須專心致志,增長才幹必須刻苦學習。不努力學習,就不能增長才智;不明確志向,就不能在學習上獲得成就。追求過度享樂和怠惰散漫,就不能振奮精神;輕浮暴躁,就不能陶冶性情。年華隨著光陰流逝,意志隨著歲月消磨,最後就像枯枝敗葉那樣,(成了無所作為的人)對社會沒有任何用處。(到那時)守在自家的狹小天地裏,悲傷嘆息,還有甚麼用呢?

(諸葛亮,字孔明,琅琊人。三國時期著名的政治家、軍事家。官至丞相。這篇《誡子書》,他是寫給兒子諸葛喬的。)

二、諸葛亮《誡外甥書》

【原文】
夫志當存高遠,慕先賢,絕情慾,棄疑滯。使庶幾之志,揭然有所存,惻然有所感。忍屈伸,去細碎,廣咨問,除嫌吝,雖有淹留,何損於美趣,何患於不濟。若志不強毅,意氣不慷慨,徒碌碌滯於俗,默默於情,永竄伏庸,不免於下流。

【今譯】
一個人應當有高尚遠大的志向,仰慕先賢,戒絕情慾,拋棄阻礙前進的因素,使自己的志向,在自己身上顯著地得到存留,在自己內心深深地引起震撼,要能屈能伸,丟棄瑣碎,廣泛地向人請教諮詢,去除猜疑和吝嗇,這樣即使因受到挫折而滯留,也不會損傷自己的美好志趣,又何必擔心達不到目地。倘若志向不剛強堅毅,意氣不慷慨激昂,那就會碌碌無為地沉湎於流俗,默默無聞地被情慾束縛,勢必永遠淪入凡夫俗子之列,甚至免不了成為庸俗之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