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談:顧愷之燒債券 論敬天知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五日】東晉的著名畫家顧愷之的家庭,非常和睦,被州鄉之人所敬重。顧愷之有五個兒子:顧約、顧緝、顧綽、顧縝、顧緄。三兒子顧綽的私人財富豐厚,鄉里士人百姓,大多欠他的債。顧愷之多次禁止他借債、討債,卻不見收效。

等到後來,顧愷之做了吳郡太守,就對顧綽說:「我常常不允許你借貸給人,後來定下心來思考:人太貧窮了,生活也確實不好過。民間與你有關的債務,還有多少沒償還的?趁我做郡守時,替你督促。否則,將來怎麼有這種機會,再來幫你討債?你的債券,都在何處?都拿來,我幫你去討債。」兒子顧綽聽了,非常高興,便拿出所有的債券,共有一大櫃子,都交給父親顧愷之。

顧愷之便把所有債券都燒毀掉,並且在遠近各處,傳言說:「欠我三兒子顧綽的債務,都不需要償還了。所有的債券,都燒毀了。」顧綽為這件事,懊悔了一整天,這才心氣平靜下來。

顧愷之常說:人的命中,各有天定的分數,這不是人的智慧和能力所可改變的,人只應恭敬地約束自己的行為,信任上天的安排,安份守己,才是正道。然而昏昧的人,卻不了解這些,他們妄求僥倖,競爭強求,這只能毀壞正道,卻不能改變天定的命運。

於是,顧愷之就以他的意見,命令弟子去寫《定命論》的文章,在這篇文章中,旁徵博引的講:「孔子說:『一個措施主張的實行,是天命決定的;這個主張的廢除,也是天命決定的。』左丘明又稱:『上天所支持的事物,就不可以毀壞;老天想要毀滅的事情,就無力支持。』子夏也說:『人的生死,由天命所註定;富貴也是老天的旨意。』孟子就因為沒有遇到魯國國君而寫文感歎。這些都是命運的不尋常的搭配和安排。命運決定了人們的成敗,命運也決定了人們的離合,從來就是如此。」

(據《宋書﹒顧愷之傳》)

附原文:

愷之家門雍睦,為州鄉所重。五子約、緝、綽、縝、緄。綽私財甚豐,鄉里士庶多負其責,愷之每禁之不能止。及後為吳郡,誘綽曰:「我常不許汝出責,定思:貧薄亦不可居。民間與汝交關有幾許不盡,及我在郡,為汝督之。將來豈可得。凡諸券書皆何在?」綽大喜,悉出諸文券一大廚與愷之,愷之悉焚燒,宣語遠近:「負三郎債,皆不須還,凡券書悉燒之矣。」綽懊嘆彌日。

愷之常謂秉命有定分,非智力所移,唯應恭己守道,信天任運。然暗者不達,妄求僥倖,徒虧雅道,無關得喪。乃以其意,命弟子願著《定命論》,其辭曰:「仲尼雲:『道之將行,命也;道之將廢,命也。』丘明又稱:『天之所支,不可壞;天之所壞,不可支。』卜商亦曰:『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孟軻則以不遇魯侯為辭。斯則運命奇偶,生數離合,有自來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