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色誘福祿圓滿 通孀婦己死子殤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四日】清朝時,豫章地方有一對雙胞胎男子,兩個孩子不僅相貌相同,而且音容笑貌完全劃一,誰長誰幼連其父母也難以分辨。到兩個小孩能夠說話的時候,父母分別為兩個孩子命名,以此來區別。

等到年及啟蒙,入私塾讀書的時候,不論是對於所學內容的領悟和了解,還是寫字的行文著墨,兩個孩子也是完全一樣。年齡剛及弱冠,兩人又同時成為博士弟子。考試時,主考官看到兩人長相姿勢行為完全一樣,根本無法分辨,不得已用庠區分兩人。主考官笑著說:「庠者即是次序,府庠為兄長,縣庠為胞弟。」然後就按照這個方法把二人分為兄、弟。

成年娶妻後,父母害怕二人的媳婦無法區分各自的丈夫,就教兩個媳婦按照兩人不同的衣履穿著區別二人。過了一年,兩個人的妻子又同時生了孩子。鄰居們都說:「命同相同,也真應該事事相同啊!」

到三十一歲時,二人同時縣試及第,赴省城參加省試。在省城考試期間,他們的寓所和一個漂亮孀居的少婦住所相鄰。日來月往,孀居的少婦開始偷偷的挑逗、誘惑其兄長,被其兄長正色嚴詞拒絕。其兄長害怕這個孀居而漂亮的少婦去挑逗、勾引他的弟弟,就把少婦挑逗勾引自己的事告訴了自己的弟弟。並且特別告誡自己的弟弟說:「你與我面貌完全相同,她既然挑逗、勾引於我,必然也要挑逗、勾引於你。你可千萬別被她迷惑,做損德的事啊!」 其弟弟表面點頭稱是。

由於孀居少婦並不知道二人孿生、面貌言語姿勢相同一事,以弟為兄,再行挑逗勾引之舉,其弟竟順水推舟,與鄰家孀居的少婦私通。天長日久彼此情感漸熟,其弟對少婦發誓說:「我如科舉及第,一定娶你為婦。」等到科舉發榜,二人中兄長及第,胞弟卻名落孫山。於是其弟弟再次欺騙少婦說:「我今天雖然考試及第,但是還要參加明年的春試,到時等我考取甲等再來娶你,更能讓你榮華富貴。」並且告訴少婦自己缺乏考試所需的資財。少婦信以為真,就把自己終身所蓄交付給其弟,資助其考試。

第二年春天,二人中的兄長科考又登甲等之位,鄰家少婦卻以為與自己私通的人連考連捷,朝起日夕盼望被迎娶為婦。但是,苦於對方渺無音訊,逐漸抑鬱成疾,不得已私下修書一封,訴說其內心之苦,不久便抑鬱而死。

最後,少婦所修之書落入了兄長之手,其兄見信異常吃驚,詰問、責備其弟弟的損德之為,其弟在事實面前,也無法為自己的行為辯解。第二年其弟的兒子,突然暴病而殤。其弟悲痛異常、痛哭不止,致雙目失明,不久也傷心抑鬱而死。而其兄長卻是福厚祿豐,子孫繞膝,被時人稱為福祿圓滿。

文據史玉潔《德育古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