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利益受損 堅持修煉人的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是遼寧省凌源市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三月末,為了祛病健身走入法輪功修煉的。修煉前我也是一個爭強好勝的女人,在名利面前爭個高低,爭不來時,就認為是命運對我的不公,所以身體落了一身病。修煉後,我身心受益,煉功二十多天後,我過去的多種慢性病都好了,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更主要的是我的心靈得到了淨化,明辨了是非、分清了善惡,知道了怎樣做個好人了。在世風日下的當今社會,不再去推波助流了。

一、寧可利益受到損失也不說謊

那是在二零零三年的深秋(具體日期已記不清了),街道、社區對享受社會低保的家庭搞了一次核實,目地是把不符合條件的拿下去。當時的標準是:家庭每人平均收入不足150元的可享受社會低保。我家也是雙職工失業,也在低保範圍內,正在享受著低保,所以我和其他享受低保的人員一起排著隊,為了這點錢,一個個的謊說人均收入不足150元。

誰都知道僅靠這點錢是維持不了生活的,而且我們這些失業職工,多數家庭都是上有老人,下有讀書的孩子,都得想辦法掙錢養家糊口。當時,我丈夫在外地打工,每月800─1000元收入,這份收入不是固定的,因為打工沒準,今天用你有錢,明天不用你就沒錢了。其他家庭與我家情況都差不多少。當時,我也很矛盾,說實話吧,就領不到錢了(那時一年可領一千多元,後來每年逐漸增加到我退休前四千多元錢),不說實話吧,心裏還有些不安,因為自己是修煉「真、善、忍」的。看到周圍的人都在說謊,覺得不這樣做別人會認為你不正常了,因為在中共腐敗政府執政下,有很多有錢人和一些在職人員,他們利用著手中權力,大搖大擺的享受著低保。在利益面前自己沒把握好,稀裏糊塗的和常人一樣也說了謊。

在常人認為很正常的一件事,我回到家裏後卻越想越不是滋味,反省了自己今天的言行,認識到我錯了,我怎麼把自己混同於常人了呢?我們師父要求我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我這不是沒做到「真」嗎?修煉人怎麼還撒謊呢?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我也不夠格呀?我翻來覆去的想這件事,一夜都沒睡好。

用甚麼辦法把這件事彌補好呢?挽回給大法造成的不好影響呢?想來想去,最後決定明天就去街道、社區把事情說清楚。在我決定這樣做之前,我思想也發生了很激烈的鬥爭。心想:如果實話實說,真把我們家的低保給拿下去,丈夫打工回來,怎麼向他交代呢?他還不得跟我拼命呀:到手的錢你不要,你精神有毛病了,你傻透腔了吧!就得把我罵個狗血噴頭。因為他是一個不修煉的常人,是無法理解煉功人的。

我想我既然選擇修煉「真、善、忍」宇宙大法,那我就一定要按「真、善、忍」標準去做,把做的不正的地方歸正過來,我的做法沒有錯,我把心一橫,不論事情是甚麼結果,我都要按照我師父指引的正確的路去走。

第二天吃過早飯,我就去了我所在的街道辦事處,找到了二把手,他知道我是修煉法輪功的(以前我們打過一次交道),我向他說明了來意,並誠懇的向他認了錯,我作為一個修煉人,不應該為了個人利益而撒謊,我家這種情況如果不符合享受低保條件,你們可以馬上給拿下去,我一點意見都沒有。

他當時看到我誠懇的態度,而且就是為了更改一句假話,而不顧及個人的臉面,又不怕利益受到損失,他非常的受感動。然後他把我帶到一把手辦公室,介紹了我的大概情況。我向他報了姓名。那時迫害法輪功很嚴重,很多修煉法輪功的人在街道都是掛了號的。我說明來意,我把剛才對二把手說的那些話又重複了一遍。一把手聽後,也是非常的高興,對於我的言行給予了很高評價。不可思議的事情,就在他們身邊發生了,所以他們對我非常熱情,兩位負責人聽了我的事後,不但沒有把低保拿下去,而且還很受感動,認為修煉法輪功的人真是與眾不同,最後兩人熱情的把我送出來。

我離開了街道辦事處,又來到了社區,社區負責人和幾個工作人員都在。我說:「我是為昨天的核實低保這事來的,為了領到這份錢,我向社區說了謊,說家中人均收入不到150元,常人怎麼做我不管,我作為一個修煉『真、善、忍』的煉功人,我不應該說謊,我在這裏向你認錯,如果我家不符合條件,可以給我拿下去,我沒有意見。」她們聽到後,說:「要都像你這樣,那我們的工作就好做了,剛才來了一個為了爭低保,跟負責人吵起來,罵了一頓街才走。」

我的行為與那位爭低保的人,形成了一個鮮明的對比,她們都很高興熱情的對待我,我對她們說:「我要是不煉法輪功,今天我也做不到,因為真修弟子都得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否則不算修煉人。」

現如今社會做好人都難,你不說假話,你的利益就受到損失,共產邪黨盡把人往邪道上領,它給你創造說假話的機會,逼著你說假話。我的行為感動了街道人員,在我身上他們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那一天我的心情非常的激動,身體也感到非常的輕快,那是因為我做了一件非常正的事。

二、在利益面前,不搞走後門拉關係的不正當行為

我是一九九七年下崗失業的。一九九九年我剛修煉法輪功不久,中共就開始迫害法輪功,那幾年我曾遭到多次拘留、綁架,並被公安部門敲詐勒索了很多錢(共有兩萬多元),流離失所兩次(共四年),為了逃脫公安局、派出所的非法追捕,住在外地的親屬和朋友家,因沒有固定住所,又不敢公開身份(怕不安全),所以不能正常的打工掙錢生活,靠花以前的積蓄維持生活,丈夫打工掙錢還要供孩子讀大學,那幾年家裏經濟很緊張。

盼到了二零零八年,到了我正常退休了,心裏很高興,雖然退休工資不很高,可是總能有固定收入了。我拿著自己的檔案去了勞動局辦理正常手續,他們看過我的檔案後,說檔案裏一張表格的出生年月日有塗改的字樣,也就是參加工作時填寫的那張履歷表的出生年月日:一九五八年的八字有改為九的痕跡。當時我就意識到麻煩事來了,因為在我們身邊發生過很多這樣的例子,也就是面臨著要晚退一年時間的問題。這個不好的消息,對於我和我的家人都是一個很大的打擊,但是我還是抱著一線希望跟那些工作人員說情況,因為我確實是五八年出生的,戶口簿、身份證和檔案裏面的其它表格都是一九五八年出生。可是這些合法的證件,在那些中共邪黨執政下的腐敗官員們的眼裏,卻是一紙空文,不好使。執意的要按著他們的去做。他們的目地很明確:一是你放棄這一年的工資,二是你給那些腐敗官員送一些錢即可辦成。這樣的事在中國大陸已經是基本公開化了,他們也不用做掩飾了。托托親朋好友,走走後門,拉拉關係,酒桌上就把這事辦了,但是前提是錢必須到位,否則親戚也不好使,除非你的權大過他們。至於說花多少錢,那得看你托的人硬不硬,是人托人還是一步到位,門子不硬或人托人,那自然就要多花一些錢,一般都在二千元至五千元之內可擺平這件事情。他們早已把這筆帳算好了。

就拿我來做例子,當年我要辦退休,一個月可領取一千二百五十元,一年可領到一萬五千元退休費。如果辦不成還需要再交納一年養老保險費三千元左右,這兩筆錢加在一起共一萬八千元損失。他們摸透了當今社會中人的心理狀態,能有幾個人在利益面前不動心的?三、五千元能換來一萬八千元,這樣的事誰不去幹,人們都得說他是個傻子、精神不正常。所以很多人都挖門子、找關係積極想辦法辦成這種事。

我面對著這件事情的時候,是怎樣處理的呢?我也知道錢是好的,何況這筆錢對於我們這個家庭來說也很重要。可我是一個修煉人,我決不能用不正當的方法來獲取這筆錢,去支持和助長那些社會上的不正風氣,所以我決定把這件事放棄了。

我有一個直系親屬在勞動局上班,並且也有點小權力。我的正常退休沒辦成,我又放棄不辦了,他感到沒面子,主動找我商量,他出面為我擺平這件事,說有兩千元錢就夠了,並表示這筆錢由他為我支付。我對他的好意表示感謝,並對他表示了我堅決的態度。明明是他們的錯,我符合了退休條件,他們卻利用三十年前填表時的不慎(寫錯或更改)來作為今天敲詐勒索的理由,我還得去做交易、去求他們才能得到本應該屬於我的那部份。這就是現如今中共從上到下各級政府官員們的真實寫照。這種社會上的不正之風,我堅決不能推波助流,因為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大法原則不允許,法輪大法是正法,作為每一個大法弟子,我們的言行都應該是正的。我們身邊遇到的一切不正的事情,我們都有責任把它正過來。親屬看到我們煉功人那樣認真的對待這件事,也把這件事放棄了。

現在我的身份證、戶口簿和其它所有證件都是一九五八年出生,唯獨我的退休證是一九五九年出生。在誘人的利益面前,我按照「真、善、忍」宇宙大法標準做出正確的選擇,用一萬八千元錢做代價,留下了正的因素。常人可能不理解,我卻認為很值得。

今天我寫出在我身上發生的這兩件事情,主要是告訴我身邊的親朋好友、同學同事、鄰居、父老鄉親們,我修煉了法輪功以後,道德提升了,能在利益面前坦坦蕩蕩,平靜的不動干戈,這也是我修煉前做不到的,現如今社會哪裏能找到一塊淨土?──法輪功是淨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