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曲工作者:心性在過名利關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日】我十六歲就從事了戲曲藝術工作,為了名利,執著追求了一輩子,在名利情的大染缸中被污染了數十年,把自己的身體搞的不像樣子,從頭到腳,從內到外大小病症十多種,特別是神經官能症和美尼爾氏綜合症,長期失眠,眩暈折磨的我苦不堪言。

一九九六年我有幸得法,師父不但給我淨化了身體,而且也淨化了我的心靈。大法淡泊名利情的法理,指導我闖過名利情的一關又一關。

我師承某劇種著名表演藝術大師,是這位大師的親傳弟子,所以劇院凡青年演員參加甚麼省、市和全國匯演比賽活動時,多次請我給他們排戲。而每當學生演出成功榮獲大獎後,往往對我也高度評價,讚譽有加。這就使我受到了名利思想的嚴峻考驗,使我學法煉功受到很大干擾,學法不入心,思想溜號,煉功不能入靜,成天滿腦子想的都是戲、戲、戲,就連做夢都在演戲、排戲。為此我非常苦惱,常常在同修中訴苦,羨慕他們修煉環境好,沒有我這麼多麻煩和干擾,你們做夢都在往高山上攀登,提高層次,而我卻在夢中從高處往下跳,還坐著有輪子的板車往下滑,真是可悲又可怕。

此時我反覆背誦師父在《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的講法:「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師父的法理使我悟到問題的根子是那顆追求名利的執著心,這個執著就是我修煉路上的一關。我深刻領悟到師父要我闖關,要我在一言一行中修去這個名利心。

通過學法我擺正了排戲的位置。由於基點正了,做這件事不但對我的修煉沒有造成干擾和負面影響,相反在排戲中使我闖過了名利情的大關。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去年,我又過了一次「名利」關。

二零一一年一天,有個學生氣沖沖的到醫院找我,問我知不知道省市兩院評選劇種承傳人的事?我回答說不清楚。他說:「這件事我為您抱不平,都氣死了!您還蒙在鼓裏無動於衷。去年市裏選定您的一個學生為某派的藝術承傳人;昨天省院又報批了幾個青年演員,而您這個某派的親傳弟子、得意門生,正宗的承傳人為甚麼還不申報呢?您現在一心修煉法輪功,對這樣的大事怎麼這樣沉默呀!現在您老伴住院幾年,家裏經濟上這麼困難,如果申報成功,承傳人還可獲得一筆專款經費。我勸您趕快找有關領導申報吧!」

當時我心情非常平靜,絲毫沒有為此事動心。我心平氣和的告訴他,我是法輪大法修煉者,常人的名利都不是我追求的,對這些評選、申報,順其自然。我並鄭重的告訴他,我只有一個師父,他就是李洪志大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