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縱自己 慘遭舊勢力考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名時而調皮、時而聽話的青年大法弟子,修了八年,經歷了酸甜苦辣、人心執著,在考驗中度過了八年。在這幾年裏時好時壞,不像我身邊的同修們那樣精進。

我十六歲那年看到一本小書上邊寫著推背圖和各種預言和瘟神下世的故事,我害怕了,那裏邊講要死好多人,我就想我怎麼能活下來呢?當時媽媽在修煉法輪大法,我一下子就想到了修煉。

在這幾年裏,一直走的還算可以。可就在前幾天,我的心性受到了極大的考驗,差點無法自拔,也許這是我一直不知珍惜修煉所造成的吧。師父說:「修煉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1] 而我不精進卻不覺得有甚麼不妥。前不久我迷上了網絡遊戲,天天打,而且每天都在想它,無法靜下心來正常工作,看甚麼都不順眼,還總和家人鬧彆扭,那心情極差,一到晚上那寂寞難忍的心就像小兔一樣蹦蹦的在我心裏亂竄,明知是不該做的事情,卻還要去做;明知師父講的法,也還要去玩。自己心裏還拿「自己小」當作藉口來安撫自己說沒事的,就玩幾天,然後就靜下來好好學法就好了。

玩了幾天,舊勢力真是變本加厲的往下拖我,它把我的執著放的很大。我想這幾年的修煉過程,從小我就嚴格要求自己不打人不罵人,不抽煙不喝酒,不交女朋友,不打電動。我的朋友很多,有時叫我去玩,我就儘量的推脫,有時推脫不了就去了,吃飯的時候朋友叫我喝酒,我不喝;給我介紹女朋友我也不去,他們問我為甚麼,看你挺好的孩子怎麼不處對像呢?我笑了,甚麼也沒說。我給他們講真相,有的三退了,有的說我是不是傻,有的不吱聲,有的說怎麼這麼迷信呢?我和他們說了很多,他們也看出我修煉的決心,再沒說甚麼。

再後來這幾天,我就回想我從十七歲就修煉,嚴格要求自己,不犯錯誤。到現在八年了,我就玩這麼幾天,我媽還不讓,我一玩,她就說你還想不想和師父回家了,想不想修煉了,想不想好了?……然後我們就吵起來了。我越想思想業就越泛濫,覺的活的沒勁,從小到大我一點常人的放縱都沒有,我一定要自由自在的活幾天,甚麼修煉要結束了,甚麼時間很緊了,我受夠了……。其實那個要放縱的想法是舊勢力在搞鬼,它們每次來的時候我都能看見的,可是晚上又玩去了。師父用夢來點化我,我悟到了卻沒改,又拿「自己小」來當藉口。師父用天目來點化我,我決定要好好修煉,可舊勢力一次次的猛攻,我又失陷了。

我這幾天心裏真是難受得狠,在想同修的話,叮囑讓我好好修,像我這麼大的掉下去的很多,讓我把持住,修煉就這次機會,過去就再沒了;有的說修煉很緊,還想不想成正果哪?可是我就讓這些話弄疲了,理性的那一面被慾望淹沒了,人的壞東西和舊勢力一起上來了。這幾天我過的非常麻木,真的不是自己在活。

我今天又在打遊戲,媽媽急了,說:你再玩我就把電腦砸了!我就關了電腦。我在那心情真是煩躁:電腦就在那,可我就玩不了,我就胡思亂想的呆了兩個小時。我就想我怎麼才能把自己拔出來呢?我試著問自己:想不想成正果?可是不管用;想想這幾年的努力加上生生世世的努力,還是不好使;又想到師父的苦度、加持、照顧,可我還是不能自拔……為甚麼?以往想到這些時,就能跳出來,可這次,為甚麼就跳不出來?我在心裏號啕大哭。我打開書看著師父,問著:師父為甚麼?師父總是笑。我知道是在過關,設這個難是讓我提高心性,可我咋上不去呢?是不是難太大了,我剛想說讓師父幫我撤一點,一下就看到一段法:「佛當然不管,那一難就是他設的,目地是提高你的心性,在矛盾中你好提高上來。」[2] 我想:算了,師父別撤了。我就甚麼也不想,不想為成正果而修煉,不想這幾年的功夫,不想生生世世為得法受的難,甚麼也不想,我就看書學法。

哎!你說怪不怪!一下半個月的煩惱全沒了,好像做了一個夢,玩了一場遊戲。不過玩的夠大的,太懸了,這心裏一下就變了好多,從未有過的感覺。師父笑了,我哭了,我哭的是:師父您對我太好了!您是讓我把最頑固的執著放下啊,如果不是師父不離不棄的不斷點化我,我可能永遠也放不下,我眼淚下來了,師父您為甚麼這麼好!我終於明白一些您說的新宇宙的標準了,我以前真是差的太遠了,您讓達到的是「修的執著無一漏」[3],包括對圓滿的執著都得放下,師父啊您太偉大了,我終於知道修煉的嚴肅了,終於知道珍惜修煉的結果了。

通過這次的事情,我有一些心得:師父讓我們修煉是讓我們在大法中各自修好自己,有了強大的基礎後拯救世人,時間一到我們就各自回到自己的地方去了,「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4] 我們不要為了修成正果而修,不要為成就功德而拯救世人,我們此次下來的任務就是救人,這是每個大法弟子責無旁貸的,也就是你務必一定要做的事情,師父說過:「你們做的那一切,其實都是給你們自己做的」[5],這是千真萬確不變的真理。

我希望和我一樣的同修趕緊精進吧,因為有些事情過去了就再也無法挽回了,以上是我的一點體會,如有不在法上的,請同修指正。

最後感謝老同修對我的鼓勵,也感謝老媽對我的嘮叨,沒有你們,我可能做不到那麼好,最應該感謝的還是師父,師父您辛苦了!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煉不是政治〉
[4]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5]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