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被「經濟上搞垮」的怪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四日】過去丈夫曾做管理工作,年薪十幾萬元。除了幫他做些輔助工作外,我賦閒在家,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生活過得殷實自在。後來丈夫離職回家,我考慮坐吃山空終究不是辦法,所以才有了低調開超市的想法(不在法上的想法),零一年末,我和丈夫從別人手裏接轉了一個超市。

突然由「職業太太」改做小商販,面對上貨時亂糟糟的菜市場,面對社區裏的老頭老太太,一毛錢幾毛錢的計較,磨的我心煩氣躁,有時守不住心性,簡直比常人還常人。

刺激人心的事一個接一個,雇的工人走了,新的又找不來,只好自己咬著牙幹。抹布不離手的到處擦灰,檢查出廠日期,稍不留神,出現過期商品,但我要求丈夫無論賠賺都不能賣過期產品,嚴把質量關。瑣碎的工作,沒完沒了,一會兒缺鹽、一會兒少醋,整天弄的心煩氣躁,大法弟子必須做的三件事都受影響。感覺自己實在不適合幹這個活兒。因此想趕快兌出去,甩掉這個包袱,從苦難中解脫出來,多做正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多次和同修交流,同修也建議我趕快兌出去,可是無論賠賺就是兌不出去。

因此我把所有的委屈、怨恨都發洩到丈夫頭上,三天兩頭找茬吵架,心不在法上,完全降為常人,弄的矛盾不斷。又想學法,又想出去救人,出不去就一個勁的急。自己委屈的坐在收銀台後哭,根本抑制不住魔性。多次從超市哭回家,走一路哭一路。心裏那個苦啊比吃了黃連還苦,感覺自己走投無路,修不下去了。

同修無意間把明慧製作的《密勒日巴修煉故事》傳給我,聽完以後感覺好一些,可過幾天又撐不下去了。心裏嘀咕:密勒日巴蓋房子背石頭是為了能夠得正法。我就是著急做好三件事,可開超市實在太影響我講真相救人,日積月累,法學不好,正念發不上,掉得越來越狠,越來越走不出這個怪圈。

有一天哭著回到家,想學學法,調整調整,可拿起書眼睛就打架,後來乾脆倒在沙發上睡覺,再後來乾脆冒出不理智的想法:我也不學了、我也不出去講真相了,自己這麼痛苦都解脫不了。算了,肯定自己根基有限,能到啥程度就啥程度吧,倒下睡著啥也不知道更好。兩位同修打電話提醒我說:你不要自暴自棄,選擇逃避,要面對。可我就是理智不起來。

真像《轉法輪》裏講的:「把生活中的苦當作對自己的不公」。

可每當翻開《轉法輪》,看到中一段:「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

想想自己,嫌超市的活兒苦,嫌超市的活兒累,嫌超市的活兒髒,嫌磨嘰,怕耽誤自己學法,怕影響自己講真相,怕發不了正念,怕修不成毀掉,怕救不了別人把自己也搭上。多次祈求師父幫我化解此難,化解不開竟抱怨,哀求師父難道非得這種修法修嗎?這樣恐怕修不成我得瘋了,感覺承受到了極限。

師父說:「往往有些人不悟。有的人天目開了,看到佛了,回家拜佛,心裏念叨:你怎麼不管我呀?幫我解決解決這個問題吧!佛當然不管,那一難就是他設的,目地是提高你的心性,在矛盾中你好提高上來。他能給你解決嗎?根本不會給你解決的,解決了你還怎麼長功,怎麼提高心性與層次?」[1]

師父還說:「他的師父看見他掉在常人中了,掉在名利裏面已經不能自拔了」[1]。

我不悟,但每次打開書都是看到這段話。認為自己無論賠多少錢都行,只要我離開超市、不牽扯我做三件事就行,怎麼能說掉在名利裏面了?利益之心感覺放得挺好啊,維持生活開個超市這沒錯呀?整天腦子裏琢磨超市的事。不承認自己有利益之心。慢慢的我發現,不僅有而且還很強。

比如:有一次,經常光顧但不買東西的老太太想借一瓶水,她說家裏有的是,明天再還我一瓶,我借了。過兩天,拿來一大堆硬幣換整錢,換來換去,還得虧我一毛錢。當時心裏很不平,抱怨這人太過份,一毛錢的便宜都佔。可想想,我感覺自己挺大度的,也不是很計較的人哪,那麼為甚麼為了一毛錢還憤憤不平呢?為啥?不就是嫌人家不買東西,賺不著她的錢而憤憤不平嗎?對常來光顧的顧客總是笑臉相迎,笑臉相送,也經常抹零或送孩子點糖果甚麼的,塊兒八毛的吃點虧,也不是很在乎啊?為甚麼?為了贏得人家的認可獲得更多的利益,繞來繞去還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是把自己當作大法弟子那樣無慾無求的就應該善待別人,就應該對別人好。想想世上的人為了蠅頭小利而爭而奪。我不也身陷其中嗎?比常人強不到哪裏去。感覺修的很苦很苦。

同修梅姐提醒我說:假如地震把你的超市震沒了,你還修不修啊?我脫口而出:修啊!同修說:那你還鬧甚麼心呢!鬧心不就是沒放下嗎?同修的話,使堵在我心裏的石頭裂開了點縫,啊!原來一直用人的辦法企圖解決問題,只想讓自己趕快解脫出來,就是沒有踏踏實實修修自己。為甚麼一想繼續開超市就痛苦、恐懼得不行呢?到底觸及到自己甚麼東西了呢?安逸心,怕吃苦的心,怕耽誤自己修煉,怕耽誤自己救人,怕做不好三件事被迫害!一切都是為私的,以「我」為中心畫圓圈,那麼邪惡趁機就抓住這一點,企圖利用「超市」不賺錢還兌不出去在經濟上拖垮我。邪黨對大法弟子不是實行「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嗎?我卻上了邪惡的當,心性提高不上來,一味的怨常人,沒有想到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利用我的執著在搗亂。

攀比、爭鬥、愛面子、虛榮、好事、狂妄自大,總覺得自己比別人強,看不起別人,輕視別人抬高自己。還有一個不好的「顯示心」。在經濟窘迫的大法弟子面前有點優越感,覺得自己生活殷實,花錢大手大腳,吃、穿、住、行的都喜歡要個好兒,看著拮据的同修自己還有點說不出的高人一等的感覺。在滿足自己私慾時,出手大方,不心疼錢,而真正把錢用在證實法救人上的並沒有多少。

還有就是「虛榮的求名心」。得法初期,我是看到大法弟子中的人好多都是高知層的人才認定是好的,學人不學法。虛榮的求名心使得我願意和高知層的、或事業有成的同修來往,恐怕家人朋友看不起修大法的,其實說白了,是怕人看不起自己。被虛榮的「名」左右的找不到自我。比如:為了維護這個「名」。在超市裏,我怕鄰居看見我從事這麼低微的工作,笑話我,就躲著不出來,超市旁邊是個幼兒園,接送孩子的鄰居來來往往的還不止一個,實在躲不過去,撞上了,那窘態尷尬勁兒。嗨!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比做了賊還難受。看見丈夫穿著髒兮兮的工服拎個筐給人送貨,「虛榮心」受到極大的傷害,感覺自己沒面子,活得沒有尊嚴,害怕碰見熟人。

後來我悟到是該去那個變異的「虛榮心」和「自尊心」的時候了,慢慢我能自如的給人打招呼了。當我提著貨品送到人家門口時,面對顧客的刁難、刻薄和蠻橫的言辭,漸漸的,我能「忍」住了。那些來源於舊宇宙中敗亡了的思維都是應該被歸正的,圓容師父要的才是最正的。個人實修來不得半點虛假,必須得紮紮實實達到標準,達不到標準是絕對不行的。

現在我已經認清邪惡給我設的圈套,不再被它干擾,就走師父安排的路,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在實修當中按法的標準歸正自己。圓容師父要的,而不再按照自己的想法、喜好去做甚麼。法需要我做甚麼我就做甚麼,師父讓我怎麼做就怎麼做。

現在我慢慢的能在店裏講真相了,雖然數量還不是很多,但我明白無論走到哪,救人的本願不能忘。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