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奇癢 正念過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九日】那天,我像平常一樣早上三點五十開始煉功,突然覺得身上很癢,癢的不行,煉功也靜不下來,難受的乾脆停下煉功去撓它。後來一想,我得發正念清理一下,怎麼能讓這個癢影響我煉功呢。清理了,好一點,繼續煉功。

一天就是這樣,斷斷續續的,一會又上來了,發一會正念又下去了。全身都癢,從頭頂到腳趾頭都癢,癢的很難受。當時煉功是關著燈的,甚麼也看不見,只覺得癢,沒有想那麼多。白天上班的時候,就看見貼著內衣的那些皮膚都是紅色的。按常人說就應該是「風包」吧。當時一念過去:我把它當作第三者,這不是我。然後發正念滅掉它,又好了,皮膚上紅色的一片又變白了。到中午好像越來越嚴重,趕快回家了。回到家,動了人念:先沖個涼,舒服一點,好好發正念。當時發正念是好了。但兩天來反反復復,一會好一會又不行,學法還是能學進去,可是發正念就靜不下心了。

說實話,癢比痛還難受。我也知道不應該撓的,非常清楚撓就是動了人念了,可就是放任了自己,動手去撓了。而且當時有另一個同修發生一些事,我感應到了,胸口沉悶、痛,很想吐,兩方面一起來,真是內外交困,越來越嚴重了,睡也睡不著。我覺得不能這樣下去,我就乾脆坐起來,向內找自己。師父講過:「我告訴你的就是你真正能放下生死的時候你甚麼都能做的到!」(《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我問自己真的放下生死了嗎,明知道撓癢是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很不理智的,我還放任了自己,這是安逸之心。

師父講過:「對煉功人講,人的意念指揮著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為一個常人來講,意念指揮著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轉法輪》),我用手去撓,不就是意念指揮四肢去做事,那不就是人嘛。而且,偏偏是在我煉功、發正念的時候才癢的厲害,這就是迫害。這種迫害是針對大法弟子的,我不承認,是它們強加給我的,我不應該承受,師父也不應該替我承受的。我再也不能這樣了,我得神起來,我得用意念指揮功能去做事,於是,我就用很強的意志力控制自己,就像自己的雙手被綁著一樣,碰都不碰身體的任何地方。

師父在講到「真瘋」那裏說過:「比方說我們人怕冷、怕髒,把怕冷這部份大腦給他閉塞掉,怕髒這部份給他閉塞掉。」(《轉法輪》)我也把我自己怕癢的這部份給閉塞掉,封閉住不去感受,就當自己沒有感覺那樣。思想裏沒有其它的了,甚麼都不想,哪裏癢了哪裏不舒服了,對這些一點想法都沒有,不去感受這些常人的感受。然後敬請師父加持。我只有兩個意念:一個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另一個是正法口訣。讓全身的細胞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如果不念就是不聽我的指揮,不願意同化大法,就不是我世界裏的東西,我就清除。我決定如果它一直癢我就發正念發到不癢為止。再加上手是堅決不碰身體任何一個地方,就這樣,心性提高了,感覺到那些邪惡的因素弱下去,發正念時間不長就解決了。只有最後的一點,偶爾癢一下,我都是不撓,意念過去滅掉,兩天之後就徹底不癢了,這個關就這樣過去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