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年輕警察提高心性 走正法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九日】其實早就該參加大陸網上法會,但總是被自己一推再往外推,而且有些錯誤的想法:網上法會參不參加無所謂,反正師父甚麼都知道;以前也寫過二篇修煉心得(交給同修就沒再問過是否網上發表),等有時間再說;自己修的沒其他同修好,沒甚麼寫的,就算寫出來,也不會發表的等等。現在看來,這是沒修好的表現,沒有領悟修煉的嚴肅性,其中夾雜著求安逸心和很多私心。如今,當我邁出這一步,開始認真寫交流文章時,才真正體會到這也是修煉的過程,去執著心的過程,與同修們共同提高的過程。

一、得法學法修心性

我的職業是警察。記的是一九九八年十月份,當時還在派出所工作時,弟弟向我介紹《轉法輪》,說:書非常好,講了附體的問題,還有很多高深的東西,你看一看。雖然從十幾歲時就和弟弟接觸氣功,但以前從沒聽過附體甚麼的,就在書店買了那裏僅有的一本《法輪功》看,越看越想看,就這樣,走進了的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中。

後來看了幾遍《轉法輪》後,師父開始清理我的身體,而且是多次清理。記的最清楚的一次,是冬天,已經連續一週像得了重感冒一樣,全身疼痛,眼睛都疼,我不斷提醒自己:這是清理身體,不是病。晚上,在派出所值班室值班,蓋的被子並不厚,半夜熱的不行,全身出汗,起來擦了幾次,第二天早上醒來,一身輕鬆,但和我一起值班的同事起床卻說:啊,外面下雪了,怪不得昨晚睡的那麼冷。

《轉法輪》中講:「修煉要專一」。在明白了這個道理後,就和弟弟一道,把以前看的氣功書,送的送、燒的燒,寢室裏不是法輪大法的東西也清理乾淨。晚上,做了個夢,夢見有人給我送書,接過一看,怎麼還有「轉法輪(卷三)」?不對,我把那人打走了,沒被干擾。

得法之初還年輕,所以在男女之情上對我的考驗很多,也很尖銳。第一個考驗是拿大學時的女朋友移情別戀來考驗我。參加工作後,我與她分手,誰知和我當時最好的男性朋友(三人是同班同學)好上了。學了大法後,知道要在情上看淡,想的很少了,但《轉法輪》中講到:「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偏偏讓我看到他倆卿卿我我的樣子,哇,當時真的一下甚麼都翻出來了,心跳都加速,實在沒辦法就抱著書看,看也不行,就大聲讀,慢慢的被勾起的心消掉了一些。

到派出所後,有了新的社會圈子,一個盜竊犯準備送看守所前關押在派出所,妻子早逝,只有一對兒女,哭著要看看父親。徵得同意後,我把他們帶去見了一面。那女孩就記住我了,過去兩年,她還和我聯繫,有幾天總是打我電話,我把手機放到櫃子裏,不聽,結果吵的單位同事都取笑我:魅力好大啊。晚上,正打坐時,又打電話,變著方兒的勾引,以前覺著她可憐,但這樣也太不像話,就斷然拒絕,沒有再理她。

在睡夢中,考驗更多,有時過的去,有時沒能過去,跌跌撞撞好長時間。為去掉對色慾的執著,我三十剛過就和妻子分床睡,但還是不行──形式去不掉執著。最後靜心想想,還是自己的問題,後來就一思一念的注意,平時男女之情苗頭一出就把它排除掉,漸漸這個執著心越來越小。後來妻子說:「你總說禁慾,搞的我都不怎麼想了。」

我也經常和功友們交流修煉心得,在得知鄉鎮的功友困難,書都不多時,就從城區將大法書帶給他們;一九九九年七月上旬,還和弟弟一起在市區繁華地段參加集體煉功洪法……那段時光真是可喜。

二、正法修煉

1、修與不修的考驗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開始史無前例的迫害法輪功,環境完全變了。除能和弟弟(當時也沒走出來)交流外,就是看大法書,那時鋪天蓋地的謊言和邪惡曾動搖過我堅定修煉的決心,但大法書就是不願丟,《轉法輪》總想看,甚麼都不想做,也不想煉功,就是看,看啊看。每當看到《轉法輪》中:「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在惑亂當中對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認識還是個問題呢!」我也在思考,最後我想:「不管真假,當初既然選擇修煉法輪大法,哪怕退一萬步,就算選錯了,也就一輩子。」雖然那時的想法現在看來是可笑的,是缺乏理性、沒有站在法上去思考,但如果不是反覆的看書,我想也不會在是否繼續修煉的考驗中走過來。

因為不算真正過關,後來在這方面的考驗時不時的來一下,僅妻子就幾次逼我放棄修煉,用出走、離婚、墮胎等辦法,都沒能得逞,反倒讓我不斷的反思,不斷的更加理性的、站在法上思考修煉的問題,就這樣挺過了那艱難的兩年。

再後來在派出所院子裏看到同修發的真相光盤,接觸了其他同修,走了出來。單位領導知道我煉法輪功,走出來前,領導不過問,當我走出來後,便找我談,說:「你是個大學生,怎麼會煉這個?……你是家裏的頂樑柱,不給家人想想?」我說:「(邪黨)中央決定是錯的,根本不是宣傳的那樣。」他看說服不了我,因為修真善忍,他對我印象較好,也沒為難我,就找機會自己調走了。

2、發正念

九九年「七.二零」後,睡夢中經常看到牆上、地上、各種擺設上,滿屋子到處都是蛇(「色」)。也是當時心性低,沒有悟到是另外空間邪惡搞的,也沒想到用大法神通消滅,只是一個人辛苦的用棍子打,用腳踩,有時實在太多,打不完,就到處躲,經常被嚇醒。

師父講了關於發正念的法後,開始整點發正念,尤其對派出所集中發正念後,睡夢中看到的派出所院內水桶粗、幾十米長的大蛇不見了,滿屋子的小蛇也沒了。一次夢見被消滅的蛇只剩下了黑皮,但我一放鬆,起了安逸心,蛇又復活了,又開始咬人,費了好長時間才滅盡。正如師父講的:「甚至發正念時你的思想念頭還不能夠穩定,一邊發正念清理消滅不好的東西還一邊產生著。」[1] 所以,發正念時,不動任何心才行。

剛開始發正念的一段時間,因為大部份時間是在派出所發,所以干擾很大,夏天白天蚊子應該很少,但一發正念,就有蚊子咬,還用嗡嗡的聲音干擾,一次嗡嗡聲越來越大,像被幾百隻蚊子包圍著,我實在是受不了,一巴掌拍死一隻,一下嗡聲全部消失了。有時連不上網,就發正念,效果很好。一次,在網吧,沒有破網軟件,就用大陸的知名網站註冊郵箱與明慧網聯繫,開始郵件發不過去,我靜心出網吧,找地方發完正念,再去網吧,郵件發送成功,並收到了明慧網同修的回覆。

3、去怕心

因為修的不紮實、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被迫害,非法關押。被非法限制自由的第一天,也確實有很大的怕心,邪惡搞來幾個惡警看守,幾個領導找我談話,陣勢很大,腦袋一下懵了。晚上慢慢的想:已經這樣了,一人做事一人當,但堅決不能連累其他同修(當時還是承認了邪惡迫害,現在想來,如果堅持不配合邪惡,第二天就會甚麼事也沒有)。

從看守所出來後,一直有個怕心,擔心電話被監控、行動被監視,同修也不怎麼聯繫,碰到國保大隊的人,躲閃著目光,一有風吹草動,就把書、資料等藏好,看都不敢看,這樣持續了好長時間。後來,我想,這是怎麼了?這是修煉嗎?不行,怕心一定要去。向內找,究竟怕的是甚麼?怕被再次關押,怕失去安逸的生活環境。捫心自問,我修煉的目地是甚麼?《轉法輪》中說:「常人想得到的就是個人的利益,怎樣過的好,過的舒服。我們煉功人卻不是這樣,正好相反,我們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東西」。我還留戀人世間的東西,那些能帶到天上去?師父在經文《也三言兩語》中講到:「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邪惡爛鬼小丑,關的住大法弟子嗎?同修也給予很多幫助,這樣一想,感覺整個輕鬆不少,怕心在慢慢去掉。一次,到公安局辦事,門口碰見國保的惡警,我正視他,準備主動打招呼,結果他卻躲閃目光,灰溜溜的逃了。

4、智慧講真相

因為職業的特殊性,沒有和其他同修那樣講真相。剛開始時,我是用聊天工具,有的效果好,有的效果不佳。後來就是發真相資料,在派出所時,我注意到很多常人連甚麼是法輪功都不知道,邪黨怎麼宣傳,他們就怎麼認為。於是,向同修找來專門介紹大法方面的真相資料,發給常人。因為是警察,當地很多人認識我,就在晚上往門縫裏塞、門上貼。記的第一次,我穿著警服,帶著資料,順著街道逐戶發,結果心性不穩,有點緊張,就邊發邊念發正念的口訣,師父鼓勵我,聽到門內的狗「呼呼」出氣聲、爪子扒拉門的聲音,就是不叫出聲。我還在派出所大門上貼一份,早上,所裏的同事上班看見,我接過來,放到桌子上,讓大家都看看。

隨著正法的進程,我在派出所建立個人資料點,買來二手電腦、打印機,從網上下載內容,自己再組合一下,打印出來,交給當地同修發出去。離開派出所後,同修又將當地的資料點部份採購的事交給我。

雖然做的很少,但還是體會到講真相的事也是修煉的過程,心性要穩,稍一不對,就出錯,收不到好的效果。一次同修看到我自編的《某某真言》資料後說:「你編的很好,反響好,都愛看」,並建議我投發到明慧編輯部,明慧網也轉發了,這下歡喜心起來了,結果第二次用同修提供的很好的真相素材編輯的下一期《某某真言》,明慧網沒有轉發。打印資料也是一樣,心性稍微不穩,就會卡紙、帶紙、打廢紙、電腦機器不工作等等。不起任何心,機器就會穩定運行。

5、與同修形成整體,共同提高

師父說:「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2]。因為走出來晚,同修給我很多幫助;我也利用自己特殊工作性質,儘量配合和保護同修。一次同修發真相資料,不明真相的常人打電話報警,正好我接電話,遮掩過去了。事後,我講給同修聽,他們很高興,我覺的不對,應該指出來,就直接說:「如果不是我接電話,怎麼辦?應該從心性上找原因,沒有人打『一一零』,不是更好?!」

中共邪黨要求派出所收集法輪功學員照片交上去,我沒照做,後來不了了之;上面到派出所檢查×教檔案,讓我拿,我給了個空盒子,檢查人員說:「哎呀,你們這兒還是法輪功的白區啊。」還有一次,到公安局找領導彙報工作,正好聽到國保的頭兒和局領導商量當晚行動(搞迫害大法弟子的勾當),我馬上和同修聯繫,然後同修再告訴同修,這樣,當晚邪惡的行動甚麼也沒搞成。

因為平時工作接觸電腦多,對計算機熟悉,一般的電腦毛病基本能解決。有一段時間,我修一些同修的電腦、安裝系統軟件、教操作、如何上網等,一次從沒見過面的同修電腦有問題,我去修了,過了幾天,又出毛病了,另一個同修對我說:「別人還怪你,說你帶的東西不乾淨(就是說我在公安局工作)。」我沒往心裏去,如果不讓我去修理,別人修好了一樣;又一次,又一同修電腦壞了,去修了半天,沒修好,我主動說自己有執著,這位同修也開始向內找,各自找出了一些近期出現的執著心。過了幾天,覺的狀態好於以前,就又去那位同修家準備再修電腦,她見到我說:「電腦好了,我對電腦說『你是我的法器,是救人的』,鏟除干擾的邪惡,然後它就正常了。」我倆都笑了。

6、師父一直在身邊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每個學員身後都有我的法身」。我體悟到:修煉的每個歷程都在師父的呵護下走過,師父就在身邊。

前面提到一段時間我總是看書,看看看。《轉法輪》最後有一句:「我希望新老學員,都能在大法中修煉,都能夠功成圓滿!希望大家回去抓緊時間實修。」一次我在電腦裏看《轉法輪》,突然發現在「新老學員」後面多了「還有虔誠的某某(我的名字)」,我揉揉眼睛,再看,真是我的名字,真高興,師父沒見面,都知道我啊。於是就把這事說給同修聽,有的也替我高興,有的同修說:「肯定不對,《轉法輪》裏一個字都不能改動!」這句話給了我當頭一棒,如果不對,師父為甚麼讓我看到呢?「虔誠的某某」?回想書中的「虔誠」都是講的只注重形式、不真修的人,哎呀,這是在說我呢,每次看書前,還洗乾淨手,只知道看書,看看看,成了一種形式,把這當成任務,真的用心看了嗎?有好效果嗎?我又反覆念那句原話,「抓緊時間實修」,我真正的抓緊時間實修了嗎?好大的漏呀。師父看我迷在那種狀態太長時間,用這個來警醒警醒。認識到錯誤後,我就把加的不是大法的字給刪了。

當我真正走出來與同修接觸後,晚上夢到:師父站著,給底下的弟子講法,我走近,師父向我點點頭,好像說:你來了。示意讓到弟子中去。

在遭受非法審查時,師父看到我有點怕,就借惡警的口鼓勵我:「這事過去了,你的前程大好!」可是,不爭氣的弟子執著太多,當時沒有悟好,沒過好關,被非法關押,讓師父操了好多額外的心,很後悔!

當我離開派出所,面對全新的環境時,師父又鼓勵我,讓我看到家裏的窗戶上、花盆上、紗窗上都開著優曇婆羅花,綻放了一個多月。

每當遇到困難和困惑時,只要我站在法上思考,像真正的修煉人一樣正念正行,師父就會替我安排好、給我智慧,這種事例太多,不再多述。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講到:「因為你們的個人修煉全面轉向到救度眾生、證實大法上來了。」我想:今後應該更加精進,真正像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修出真正的慈悲,救度更多的眾生,不負師父所望,不負眾生期盼。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不當之處,請指正。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九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